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流沙时光


在沙漠里,在沙巴拉浩特,时光像流沙一样游走。我们不关心日夜和季节,只关心天上变幻的云。若是深暗的天边出现旧棉絮似的毛毛云,便是刮风的征兆,我们就 急忙赶往风口,在一块块沙柳的边缘,抢栽横竖成行的挡风的沙蒿界子。往往正在干着,背后的大叶白杨便沙沙地“哭喊”起来—— : w: B( _% ~& {8 N
“黄毛沙婆来啦!” $ W; w! ^8 q- ~
这一片瞪眼明沙,有一万八千多座沙丘,包括曼黑塔拉大沙湾和沙坝中间的盆地。那座金字塔般的大沙丘下面,在有月或无月的深夜,会听到隐隐约约的马嘶驼 鸣。据说,很久以前,有一支马帮驼队遇到了黄毛沙婆,躲进沙蒿林里,沙婆发了一昼一夜的威,马队不见了,沙蒿林也不见了。从此,沙丘里面夜夜呜咽啾啾不 绝。那时,生长杂草和灌木的沙巴拉童秃了,西北风口上刚种的小树一下子连根拔掉好几百棵,刚栽好的沙蒿界子也被毁坏过半! 2 O# X% r7 r9 ?6 |( H, i

退耕还牧、还草、还林的号召,合我们的意,我们配置了脚踏挖坑机和马拉插条机,还有栽树时用来划线的定距机。这些机器省时省力,但我们手栽的、汗浇 的、是满带感情的。经过阿文锡里的沙漠,冒着早春的暴风雪,驮来一捆捆柴禾似的青皮干枝;要的就是这些还未发芽的树苗,如果苗一出芽,再栽,反而不易成 活。当我们把雪铲进树坑的时候,我们戴着的山羊羔皮帽已把雪花化成汗水,一滴滴掉进树坑。经常地,我们半夜披衣起床,像老额吉照看自己孩子似的,将一棵棵树上的雪摇落,为的是不让小树儿感 冒,否则,到了凌晨,厚雪冻硬了树桠,风一吹,就要崩脆了、断裂了、夭折了。 ' A# c  S: }1 A( k6 j& i, a
离沙巴拉浩特不远,有一个面积很小的无名沙湖,当地人称“水泡子”。“水泡子”里常有绿头野鸭游弋。湖边的沙蒿丛里有花褐色的沙斑鸡。孩子们耍过水之 后,便钻到沙蒿丛里和沙斑鸡“躲猫猫”玩。逮到大尾巴黄鼠,回家便用绳子拴住,像对付大蛐蛐似的,递给黄鼠一穗草根,黄鼠就抱着草根转圈儿……日子呢,也 这样转着圈儿走。
5 u. e/ c- l6 W% ]9 f  起初,我们住的“崩崩”房, 是用柳笆、沙蒿、黄泥糊成的,简易却暖和,旁边则是沙柳栅子围起的羊圈。我们的小萨茹拉(蒙古族女孩的名字)放学回家了,一做完功课便急不可待地用奶瓶喂 黑羔子、白羔子;羊羔的小粉嘴舔着小萨茹拉五颜六色的袍沿儿。黄昏时刻,我提来一筐干牛粪饼子烧茶,喝完奶茶,就熬“忽烈粥”——一种用碎羊肉和糜米熬的 肉粥。香喷喷的“忽烈粥”是沙巴拉的“美食”,使我们长肉长骨头。
8 Y% `9 q) F' u/ h/ {  我们在浩特的东北角,开辟出 了大片草场,种植了生命力极为旺盛的沙打旺、苏丹草、草木樨,房屋后起伏 的沙坨子上,密密麻麻的沙枣、红柳、酸刺、爬地柏,也个挨个地抗着风沙。串地杨、大叶榆、青榆、和黄榆树围绕着浩特。不光种这些,我们还种植经济作物。孩 子们并不缺乏自产的果子:桃呀,杏呀,枣呀,槟果呀,苹果和梨呀……在秋天,在葡萄架下,熟透的果实常常会掉到我们的茶桌上。在岁月的变迁中绿得耀眼。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流沙时光”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