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扶贫手记


□ 詹文格

詹文格

1

快近年关了,天气阴冷,我随扶贫工作组深入一个叫苦竹坳的山村慰问。我们顺着山径来到一个院落,院里有一棵濒死的枣树,枣树旁堆放着一些零乱的禾草,草垛上两只母鸡精神萎靡,缩着脖子在打盹。

院子的南面立着两间低矮破旧的泥屋,墙体闪电似的撕开多条裂缝,台阶长满了青苔,如果不是听到紧闭的门扉内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咳嗽,我们根本不敢相信,这般朽败的屋子里还住着人。

支书推门而入。门洞狭小,我们穿着蓬松的羽绒服,只得弯下腰,侧过臃肿的身子,才算勉强进入。

屋内像个储藏红薯的地窖,黑咕隆咚,一股霉腐的气味直冲鼻孔。支书想给我们换点新鲜空气,用手拉了一下窗板,刀子似的北风却伺机而动,呼呼几声便刮落了蒙窗子的塑料布,顿时彻骨的寒气朝屋里肆意灌来。

我们在黑暗中站了许久,还是看不清屋内的一切。随行的支书赶紧找来一根蜡烛,微弱的烛光里,我们看见一张用松木板和老烟砖搭成的床。床沿泛着幽暗的冷光,我知道这是主人的躯体经年累月打磨出来的颜色。再看看床上的用品更让人吃惊。首先发现枕头竟是用一根圆形杉木做成,硬邦邦的木头,已被脑袋打磨得异常光滑。一床补丁摞着补丁的毯子,上面布满大片的污迹,毯子根本分辨不出本来的颜色了。支书见我们盯着这床破烂的毯子,脸上显得有点尴尬。他走近床前,俯下身子问老人:“去年不是给过你一床新毛毯吗?你弄哪去了?”老人低着头,显得有点怯意。轻声回答:“是给了,我放在箱子里呢,不舍得用,将来留给儿子用吧。”

听了老人的回答,支书脸上好像有了一种被澄清的感觉,话语立刻恢复了先前的自信。他用眼睛瞟了一下带队的领导,然后无奈地摇摇头。

其实老人床上还有一床好点的被子,却被扎成了一个布袋,塞在放脚的那一头,上面用稻草绳一圈圈地捆绑着,听说这是为了晚上给脚保暖。被子可以看出也是某个单位的扶贫捐赠,天蓝色的被套上印着“×××招待所”字样。

看看这一贫如洗的小屋,看看蜷缩在角落里的干瘦老夫,我心里禁不住泛起一阵寒凉。老人喃喃而语,他说老伴十年前就患癌症去世了,为了给老伴治病,把家里最值钱的一头牛也卖了,而且后来还落下一身债务。这两年自己又患上风湿性心脏病,幸亏有农村合作医疗,才算勉强维持下来。现在膝下有一痴呆儿子,生活几乎不能自理,一日三顿还得老人侍候。贫病交加,可以想象得出,老人的日子有多么艰难……

领导的眼睛也湿润了,他赶紧递给老人一个红包,几位记者抓拍了这个镜头。就在我们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脚下挤过来一只似狗非狗,似猪非猪的活物。我仔细辨认了一下,发现是只小猪,尖嘴猴腮,皮毛脏乱,看来是饿急了,哼哼唧唧在找吃的。我是畜牧工作者,见到这头小猪,便萌生出一个想法,回去决定给领导打个报告,申请到这里对口扶贫。

想不到一切都很顺利。我的报告呈上去,一周之后领导就作了批复,同意我上报的扶贫方案:采取以点带面,使扶贫工作由输血方式向造血方式转变。拿到批复我十分高兴,好像找到了那种天降大任于斯人也的感觉,不由想起《老子》里那句:“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授人以鱼只救一时之及,授人以渔可解一生之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