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信托投资机构信托义务的释义与认定


□ 肖海军

  摘 要:信托投资机构信托义务主要内容包括善良管理义务、忠实运营义务、谨慎注意义务等多个方面,由于现行法律规范的概括性和模糊性,加上诸多地方空白条款存在的现实性,因之在商事实务和司法实践中,对其法律释义和认定标准也有了不确定性,可见,信托投资机构信托义务的具体化和可识别性应列入我国未来信托立法、信托投资立法的重点。
  关键词:信托投资机构;信托义务;善良管理;忠实运营;谨慎注意
  中图分类号:D922.28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09)02-0084-09
  
  证券投资基金的管理与运营,须具有良好市场信用和资本运营能力的信托投资机构(注:信托投资机构,是指依照《公司法》和其他法律、行政法规规定设立的主要经营投资信托业务的金融机构,广义上的信托投资机构包括专营投资信托业务的信托投资公司和其他兼营投资信托业务的金融机构,而狭义上的信托投资机构则仅指专营投资信托业务的信托投资公司或者信托公司,本文如无特别说明,在有关信托投资机构的所指上系指广义上的信托投资机构。)作支撑,这已成为人们的共识。信托投资机构是否具有良好的市场信用和资本运营能力,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对法律规定、合同预设、商事习惯等确定的一系列信托义务的履行与否以及履行绩效的评价。自投资基金以不同方式募集而转移至信托投资机构的控制、管理和运营之后,信托投资机构对信托义务的践行,对信托投资目的和基金委托人、受益人利益的实现,相关利害关系人利益的维护,有着决定性的意义(注:参见周成建《信托义务是投资基金立法的核心》,《经济导刊》2002年第10期。)。从这一意义上讲,信托投资机构信托义务的界定,实乃事关信托投资制度命运和信托投资成败的基础性问题,学者们在考察中外信托法、证券法、投资法以及相关法律的规定后,无不认识到信托投资机构信托义务的重要性(注:参见刘正峰《信托制度基础之比较与受托人义务立法》,《比较法研究》2004年第3期;又见麻广、翁盈超《中外信托法中受托人义务比较考察》,《甘肃政法成人教育学院学报》2006年第3期。)。
  
  一、信托投资机构信托义务的意义厘定
  
  (一)信托投资机构信托义务的定义
  信托投资机构,即在营业性财产或投资基金信托中接受营业性财产所有人或投资基金持有人(委托人)的委托或有关国家机关的指定,以自己的名义,为委托人、受益人的利益或者特定经营目的,对营业性财产或投资基金进行管理、运营和处分的商事主体(注:参见张天民《失去衡平法的信托》,中信出版社2004年版,第146-150页。。在信托投资法律关系中,信托投资机构是最为核心也是最为重要的当事人,信托投资机构信托义务的性质和内容自然也就是由信托投资机构在信托投资法律关系的地位所决定。在特定法律关系中,义务系指主体在法律上应受必须作为或不得作为之拘束,其内容有应当作为或不得作为两个方面(注:参见崔彩虹《我国信托法的价值取向》,《金融理论与实践》2002第11期。)。据此,可以认为,信托投资机构之信托义务,是指依据法律和有关信托投资合同,为投资委托人、受益人的利益或者特定经营目的,在其对营业性财产或投资基金进行管理、运营和处分过程中应当作为和不得作为的一系列法律拘束。
  (二)信托投资机构信托义务的基本范围
  一般认为,信托投资机构信托义务的内容就其义务行为的具体方式而言包括作为和不作为两种状态,其中应当作为的义务是指信托投资机构为满足投资委托人、受益人的利益或者特定经营目的,依法应当或者必须积极地为一定行为的法律拘束;不作为的义务是指信托投资机构为满足投资委托人、受益人的利益或者特定经营目的,依法应当消极地不为或者不得为一定行为的法律拘束。信托投资机构履行义务的具体方式究竟是作为还是不作为,自然应当依投资委托人、受益人的利益或者特定经营目的对信托投资机构的具体要求而定参见李海涛《中国信托业的规制与发展》,《财经问题研究》2002年第4期。)。如果依投资委托人、受益人的利益要求或者特定经营目的需要而要求信托投资机构积极地为一定行为,则信托投资机构信托义务的内容即为作为。如我国《证券投资基金法》(2003年)第19条规定,基金管理人应履行:(1)依法募集基金,办理或者委托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认定的其他机构代为办理基金份额的发售、申购、赎回和登记事宜;(2)办理基金备案手续;(3)对所管理的不同基金财产分别管理、分别记账,进行证券投资;(4)按照基金合同的约定确定基金收益分配方案,及时向基金份额持有人分配收益;(5)进行基金会计核算并编制基金财务会计报告;(6)编制中期和年度基金报告;(7)计算并公告基金资产净值,确定基金份额申购、赎回价格;(8)办理与基金财产管理业务活动有关的信息披露事项;(9)召集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10)保存基金财产管理业务活动的记录、账册、报表和其他相关资料;(11)以基金管理人名义,代表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行使诉讼权利或者实施其他法律行为;(12)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其他职责。这些均为积极作为义务。反之,如果依投资委托人、受益人的利益要求或者特定经营目的需要而要求信托投资机构消极地不为或者不得为一定行为,则信托投资机构信托义务的内容即为消极不作为。如《证券投资基金法》第20条规定,基金管理人不得有下列行为:(1)将其固有财产或者他人财产混同于基金财产从事证券投资;(2)不公平地对待其管理的不同基金财产;(3)利用基金财产为基金份额持有人以外的第三人牟取利益;(4)向基金份额持有人违规承诺收益或者承担损失;(5)依照法律、行政法规有关规定,由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禁止的其他行为。如果依投资委托人、受益人的利益要求或者特定经营目的需要既要求信托投资机构为一定行为,又要求信托投资机构不为一定行为,那么信托投资机构信托义务的内容就同时兼有作为和不作为两个方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