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兄弟之间


□ 李治邦


去美国纽约的第一天,我就到世贸大楼的遗址。那天刚下完雪,满地踩的还是残雪。风也硬,显得刮脸。我站在世贸大楼的遗址前,见一圈铁丝网把大楼遗址罩了起来,铁丝网上悬挂着世贸大楼的照片。我发现那两座双子大楼在纽约鳞次栉比的楼群里亭亭玉立,并肩站着,像是一对亲兄弟。据说,这对亲兄弟在飞机撞塌的时候,没有惊动周边的任何一座楼,先是坚持了一个多小时,让楼里更多的人逃生以后才缓缓地在原地瘫痪。周边的楼房甚至连一块玻璃都没有被碰碎,以至于住在周边楼房的人都感激这对兄弟楼的仁义。更有人传说,当一座楼房倒塌的时候,另一座楼房也随着倒塌,兄弟楼房之间互相搀扶着倒了下去,场面很是悲壮。我没有去印证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只是围绕着世贸大楼的遗址转了一遭,果然是周边的楼房都完好无缺。
今年春节的时候,我去杭州,几年没来,突然发现西湖旁边又多了一座湖,面积虽然不如西湖那么宽广,但也是烟水浩淼。听当地人讲,这里原本只有沟沟叉叉。为了使西湖不孤单,杭州政府决定在这里新挖掘出一座新的湖泊,与西湖结为兄弟。于是,我乘兴在这座兄弟湖周边游览,游人虽然不多,但也是景色怡人。有水鸟在湖面上掠过,芦苇摇曳处有小舟在风中轻轻摇荡,又是一个风花雪月的好地方。虽然春天来的迟缓,但柳色已经发绿,杭州人对柳树特别喜欢,唐朝时的白居易在白堤上种柳栽桃,而到了宋代的苏东坡又把柳树种植得满湖满坡。兄弟湖的柳树和西湖的柳树没什么两样,虽说春节时节的杭州凉意十足,但两座湖泊的柳树都是那么郁郁葱葱。黄昏,夕阳如火。我在西子湖畔的雷峰塔上登到高处,看到整个兄弟湖泊,像是两只镶嵌在美人耳际的金色吊环。听杭州人讲,外地人来杭州只知道有西湖,不知道西湖旁边这个兄弟湖,都劝游人到那座湖泊走走,这个湖的风景也很美,千万不要冷落了它。去广西,曾经看到一棵兄弟树,下面盘根错节,上面却是两根独立的树干。一年大旱,一棵树依然发芽结果,而另一棵却很快干涸。没多久,那棵发芽结果的树也开始干涸。有旁人看着心疼,就给这两棵树一起浇水。慢慢地,两棵树缓解过来,都冒出了绿色。这兄弟树成了当地的一景,来了外人都要去看看。看的时候,当地人都爱这么形容,树都能这么互相感应,互相照应,我们人呢?
说来,自然界也好人造的建筑业也好,但凡是兄弟式的都显得很亲密,情同手足。它们之间没有嫉妒,也没有互相攻击,而是友好相处,相得益彰。有时候看报纸,经常听到兄弟之间反目成仇,甚至动了杀机。再有就是兄弟之间为了区区小利而剑拔弩张,或者老死不相往来。我曾经有四个哥哥、大哥和三哥相继因脑溢血去世,留下二哥和四哥。二哥一家去了加拿大,天津就剩下我和四哥。有好几年没有给大哥和三哥扫墓了,清明节那天,我和四哥去了殡仪馆,看望了留守在那里的大哥和三哥。那天刮起了风,我和四哥祭奠完了以后,抱着两个哥哥的骨灰盒回到存放处,但两个哥哥的骨灰柜子怎么也打不开,打不开就意味着不能把骨灰盒重新放回去。我和四哥相互看了一眼,我感慨地说,我们知道,大哥和三哥不愿意和我们分手。你们放心,我们一定经常看你们,我们还是亲兄弟。说完,两个哥哥的骨灰柜子都打开了。告别的时候,我和四哥都流泪了,即便是一个在天堂一个在人间,兄弟之间也要惦记着。想来,兄弟之间没有贵贱,没有高低,没有先后,更没有名利场,有的只是浓浓的情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4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