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舅子的小轿车


□ 火 夫

这年月需要人人献爱心,所以捐款捐物的事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
今年我们大家(也可以称作人民)就给我‘小舅子(也可以称作内弟)捐了一辆崭崭新的桑塔纳2000,那可是一辆黑光闪亮能与我们县城中两百多辆极具派头的公仆车并驾齐驱的小轿车呐。
我们芝麻县(因前秦盛产芝麻,;后汉故而命名)至今仍然是:国家级贫困县,但是我们县城的街道宽阔得几乎可以与北京长安街媲美,我们的宾馆饭店,四星级的一家,三星级的一家,二星级的还有一家哩。我知道称会问一个芝麻小县,要那么宽的街道干什么?要那么高档的宾馆饭店干什么?我说你这问题老土了不是?我们的县太爷们眼光远着哩,人家出手不凡,向来都是从高瞻远瞩大处着眼,玩的尽是大手笔哩。人家说这样做是搞好投资环境,搞好窗口建设(其实是政绩建设),所以从创建第一个二星级宾馆开始,我们县便一步一个台阶地往前迈,第一任县太爷,升了个副市长,第二任第三任第四任等等,有升为市长、市委书记的,有升为专员甚至副部长的。
你别小看我们是个贫困县,谁要想歪戴戴这顶摇钱帽子,怕还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哩。首先你必须抓出些贫困村庄的典型,让他们怎么样也富不起来。一旦上级来人核实贫困程度,你立马带他们到这些典型地方去,让他们一见就流下深似海洋的同情冬泪,怜悯之心油然而生,大量的扶贫款项才会源源不断,一拨一拨地蜂拥而来。当然你也须找出些富裕点的村庄,再给予资助,以便把扶贫以来脱贫致富的典型也让上级瞧瞧。但是这两种典型都要具有长久的生命力啊。泰戈尔说过:让睁眼看着玫瑰的人,也看看它的刺。巴尔扎克也说过:傻瓜旁边必然有骗子。你尽管把心放在肚子里,无须担心上级看出什么破绽,咱政府部门哪里不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再说了,即使有个别睁眼人发现点真相,咱的高级宾馆咱的公关高手们又不是吃素的,多拿点刺击神经的东西把狗日的搞醉了搞定了,屁事也没了。要不毛主席老人家怎么会知道敌人的枪炮打不垮我们,而荚女带着钞票却有可能腐蚀了我们的灵魂?
你看,我这人的毛病特多,尤其是抓不住中心,什么事说着说着便离题万里了吧?怪不得我老师就敢武断地说我不是块写小说的料,没办法,咱这人就编不了那些虚情假意的事,还是说说我小舅子的事吧。
我小舅子姓姚名为党,因为我大姨子名为华,我妻子名为民,我岳父又是南下干部,所以坚定地给我小舅子起名为党。如果不是我岳母到此打住,出生在我小舅子下一个无论男女,说不定起名为毛呢。要知道我岳父对毛主席那可是忠贞不二,1997年胃癌去世时还有气无力地喊毛主席万岁呢,像个昏迷的英雄似的,令人啼笑皆非。
告诉你,我小舅子是“山大”毕业生,托了我岳父在县人大当副主任的福,一分配就进了县人事局,后又转到县委组织部,按说组织部是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地方,有许多乡长、镇长的都是从这里一步提拔的。但我小舅子不知怎么回事,该提拔的时候,冷不丁却让他去当了个县残疾人联合会的主席。虽然也算个小括号(正局级)的人了,但总让小舅子高兴不起来,倒像是人家欠了他二斗核桃谁都跟他过不去似的。在家里摔盆摔碗扭鼻子,几次让我内弟媳哭哭啼啼地告状上门来。插一下说了,我大姨子一家不爱管闲事,我岳母家的事无论大事小事都习惯叫我去处理一下。也不是我的官大一级压死人好像能拿住谁似的。明说了我小舅子正局级,我连个副股级都不是,我就只是喜欢瞎胡写。把工资一分不剩地交给老婆,再吭哧吭哧写几篇小文章挣点稿费自己花着。虽然也混了个省级作家的头衔挂着,但那算什么东西,工资不长一分,福利不增一线,就是有人恭维你是个教授级别听着也虚虚的,轻飘飘飞来飞去的没点扎实感。但是怪了,咱这人坏就坏在神经方面出了问题,明知没有实惠,还乐此不疲地坚守着匹夫之责,似乎不说点真话实话什么的,将来去见马克思也不好交待。这就是犯着精神糊涂症,不用郑板桥提示也醒不起来。古话说得好,家有千口,王八龟孙都有。咱就属于不入流不入俗的那一拨,但咱心却是红的呀,也就是有书面用语中的赤心。所以就连我岳母一家也看得出来,大事小事的都愿找咱说说。不是咱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哩,我就属于那种能和老百姓打成一片的人,不用谁来鼓动我深入生活,我本身就生活在社会的基层,再深入没准就得在地球上打个洞才可以钻进去。当然在物质享受方面我是比大多数的老百姓要优越,否则也不会娶个县团级干部的千金嘛。我坚信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但再伟大的爱情也要吃饭,不吃饭的爱情只会饿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