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刘国贤自选诗


□ 刘国贤

  刘国贤男,汉族,云南省永善县人,自考中文本科毕业,系昭通市作家协会会员。有诗歌和小说在各级报刊杂志发表及获奖。现供职于永善县农行。

  是谁在敲我的窗门

  物欲的小镇霉迹斑斑的声带熟睡了

  我立在窗边调整

  上班时面部肌肉呈现的固有模式

  电视里新闻播音员机械地播着

  艾滋病、贫穷和战争

  当然还有志得意满的世界大亨

  八平方米的小屋闪着苍白的光

  囿于小镇多年来我用无力的语言

  反省自己反省

  斯丹达尔的于连

  舔着干裂的嘴唇我被飓风

  任意抛向一个又一个没有水草的地方

  十二个缺钙缺碘的四季

  一任胡子肆虐地疯长

  我已经习惯用我的左手安慰右手

  习惯看着伤口流血或结痂

  是谁在漆黑的梦里悚然惊起抚摸心跳

  是谁生命的骨质立在风中铮铮作响

  是谁越过黄灿灿的麦粒攥紧铁质岩浆

  今夜无风我点燃檀香

  执一壶甘洌绵长的美酒

  等候醉酒的李白驾驭着诗歌

  从唐朝繁荣长安的豪门面前

  狂傲地走来

  等候爱讲笑话的苏子瞻

  从公元一一零零年的天涯海角

  旷达地走来

  等候行医的鲁迅先生

  用根根最硬的骨头针灸国民的良知后

  大步走来

  今夜啊残冬的子夜时分

  是谁在敲我的窗门

  与一面墙的对视

  墙阴沉坚硬立在走过的地方

  从早上8点到晚上12点

  总会让人有很多的面对

  你当然可以对它表达你的漠视

  也可以躲在墙角

  发出一声叹息

  它兀自立着没有表情

  冷峻得如一段历史

  在它的血管里流动着蚂蚁

  也有一些高贵的东西譬如沙滩

  铁或者火

  譬如时钟的嘀嗒声

  但这些对我都无关紧要 我只听到

  风刮过脉络的一声脆响

  而我在我的声音里 茕然而立

  老 人

  无意于某种情绪

  点燃一杆烟

  温和地呷一口苞谷酒

  我听你空漠的面孔诉说山

  自然总是狗、女人和孩子

  而这一切早已不存在

  那么讲讲青色的布衫罢

  荨麻在家园里散着和气

  吊脚锅在火苗与阳光中

  凝聚世纪的意念

  你的眼睛混沌而熠熠发亮

  秦皇汉武巍巍的风采

  你敲着拔火棍踩历史而过

  鼓声响起

  围猎的是一把残破的二胡

  拉着世间种种

  末 路

  暧昧的子夜

  窗外建筑工地上的机器依旧呜咽

  一种欣欣向荣的喜悦

  弥漫在小城前进的日子里

  近代文明是从好色与好利开始的

  我与我年少的朋友

  站在生存及感官的两岸

  相对无语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

  多年以来

  我都在寻找那片能开花结果

  乃至丰收的土地

  感受着透过火、铁、零下100度的一杯冰激凌

  我知道除此以外

  你已面目全非

  在一个五彩斑斓光怪陆离的睡梦之后

  醒来的你

  将栖息在哪一树枝头

  仰望残月漠然的关照呢

  赠友人

  满天风雪

  临别的日子没有阳光

  我站在忧伤的站台上

  看大智若愚的客车载着你

  渐去渐远

  诗人高适的祝愿

  透穿历史而至

  以后的日子总有些阴冷

  但注定会春暖花开

  笔直地举起的手臂和思想

  不屑于眼泪

  傲然而立

  记忆中

  苞谷酒和炉火的温暖

  将安抚我们

  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

  抑或细雨缠绵的黄昏

  听一架古老的古筝

  弹一曲

  高山流水

  等待登机

  所有的安排都要提前

  你的生命 你的青春 或者

  一颗即将死亡的心脏

  在一个很漫长的时间 你等待

  深刻地等待

  当然会有一些面包和矿泉水

  流过你苍白的嘴唇

  你放任风情万种的空姐的蛊惑

  “来吧,亲爱的,我将与你一起飞入天堂,

  但你必须等待!”

  “你要隐藏起你的不满,

  没有一架飞机会为你单独起飞,

  当然,也许有例外,

  所有的可能都不是没有可能。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刘国贤自选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