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乱红


□ 白 灵


1
故事发生在雨中。我记得10年前的春天是像春天的,不比现在四季模糊不清。那个清冷的周末,雨一直潇潇不停。料峭的寒风中,人们的脚步尚不大匆忙,整个城市慵懒从容,气定神闲。
静谧的车厢里,售票员昏昏欲睡。我望着窗外,雨珠泪一般在车窗玻璃上奔流,相拥着滑落。大街在雨水的冲刷和街灯的照射下,像水晶宫一般剔透辉煌。汽车川流着,尾灯下曳着一道橘黄的雾。我把手比做枪状,对着它们一一瞄准,想象汽车爆炸起火的美景,不禁现出一丝笑意。
车至东单,我怅怅地将目光收回,蓦然与一男子目光相遇。那人站在车厢暗处,面月看不清楚,但眼睛炯炯如炬。我有一丝羞恼,随即调整面部肌肉,一边起身准备下车。
穿过长街,我并没有回头,却知道有人尾随自己。我心中暗笑:雨夜,晚归的女人,无聊的男人,太像流行小说中的情节了,殊无创意。我懒洋洋的放慢了脚步,任丝丝雨水顺头发蠕蠕爬下。
前面有一间小小的酒吧,瀑布灯下闪着“盈盈酒吧”四个字。它是我以前教过的一个学生家长开的。这对夫妇颇为有趣,不停地离婚复婚;每次离婚酒吧判给女方就更名为盈盈酒吧,复婚后又改回同心酒吧,小小一间店面总在不停装修中,奇的是居然还能赚钱。
看到招牌就知道他们又离了,我走进去,李盈盈正在吧台前端着酒看电视,眼神寂寥,余光中瞥见客人进来,竟闪过一丝不耐烦,直到认出是我,才堆出欢意:“韩老师!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昨个小佳还和我念叨您呢!快请坐!喝点什么?”“矿泉水。”我渴了。李盈盈的目光却越过我的肩头,惊喜地说:“欧阳!你怎么也有空儿来了?真是稀客!啤酒吗?还是……”一个男人对我欠欠身,拉开斜对面的椅子坐下。他的眼睛精明睿智,审视得我好不自在。我忽然觉得这目光熟悉,慢着!他不是刚才车上的男人吗?我心里有了底细,却不动声色。李盈盈热情地为我们介绍:“这位是我们佳佳的韩老师,人特好,我们佳佳和她可亲了!我这当妈的看了都眼热。这是欧阳熙先生,是志强插队时的朋友,当初我们开这个酒吧’,真没少帮忙!”我和这位欧阳先生对李盈盈的谬赞都觉得受之有愧,于是连连摆手摇头:“过奖过奖!”“哪里哪里!”客套的场面令我忍俊不禁。
寒暄之后,李盈盈又去招呼别的客人,我和欧阳先生静静地坐着。他一刻不停地盯着我看,我别转面孔,暗自皱眉:此人年纪已届不惑,看上去器宇轩昂,如何会玩这么无聊的游戏?想想又暗笑自己,既非国色天香,有何魅力当街勾引男人?我看着墙上镜子里自己阴晴不定的脸,又差点放肆地笑出来。
李盈盈招呼完客人,又向我们走过来。我问:“佳佳的学习现在怎样?”“不用功!个子长得倒快,都快一米七了,体操也不练了,改游泳,一天到晚除唱就跳哪有正经?”她一面应着,一面殷勤地端来果盘。欧阳接过话来,不置信地惊叹:“姚佳这么大了?我还记得她骑着我脖子时的样子,也就一眨眼的工夫,你和志强还闹什么劲!”他感喟不已。“是呀,家庭和睦,孩子也幸福,好好过日子算了。”我附和着,看来他也知道他们之间的故事,而我,是有这个发言权的,他们闹得凶时,姚佳还在我那里住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