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小说三题


□ 谢素军

  人间正道

  在父亲的世界里,父亲算得上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我的世界是父亲世界的一部分,所以,在我眼里,父亲是一位伟大的父亲,当然,这只是过去岁月的过去式概念。

  但无论过去有多远,世界变化又有多么大,父亲前面那个伟大的形容词从未在我心里有那么哪怕一丁点儿的动摇,简单点儿讲就是,我爱父亲,更敬重父亲,一直都是。

  所以,几十年后,当我把父亲接到自己在城市里的家,看着父亲什么都不懂的兴高采烈,我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只是让老家的父母小住几天,看看热闹便哪里来又回哪里去,而是铁了心的要把他留在这个属于我的城市,就像他当初照顾我一样照顾他。

  父亲对我的照顾,严格意义上来讲应该是教育,他说,男子汉应该抬头挺胸,目不斜视地走在道路的中央。如果我再低着头踩在路边的烂泥里,就不配做他的儿子。这话虽然已过去这么多年,我却从未忘记,那时的我正当年少,看着村子里的人看到父亲便恭敬地打招呼,只觉得父亲说的都是对的,我要做的只有两个字,服从。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的服从让我获益良多,按照父亲的计划,在别的小孩放牛砍柴时我读书,在别的青年结婚生子时我创业,所以,今天的我也算得上一个响当当的人物,至少在我的公司里,还没有人看到我不恭恭敬敬地叫一声经理的。

  可是,人生之中总有许多巧合,我怎么也没想到,父亲来后,我首先要做的竟然也是教他如何走路,更夸张的则是内容恰好相反。我总是说,爸,走路要走路的一侧,尽量靠边,眼睛要四处看,老是挺着腰跨大步是很危险的。而父亲呢,父亲总是点头,说记住了,可还没到下一个路口便又走到了马路中央,搞得后面的司机拼命按喇叭。

  我知道几十年的习惯不容易改,更何况父亲毕竟是上了年纪,只能打电话把乡下的侄子也叫来,让他全天候地跟着父亲,这样一来我和妻子都可以安心工作,父亲也算多了个伴儿。可是,我终究是忽略了生命的悸动,侄子正值青春年华,面对外面的花花世界,他又怎么会安心守护在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身边,所以,正当他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父亲便出事了。

  我是从派出所把父亲接回家里才知道,因为父亲习惯性地一次走在大路中央,竟然导致了整条大街堵车两个多小时。那天晚上,父亲闷闷不乐,我便安慰他,这是因为城市交通管制太差,不要放在心上。可父亲却只是摇头叹息,直到半夜三更,我在睡梦中突然被父亲的哭声惊醒,赶紧问他怎么了,却只见他一把抓住我的肩,一字一字地对我说,正道,你放心。

  我完全没弄明白这五个字的意思,但自从那天后,我发现父亲特遵守交通规则,即便在没有车辆行驶的大道,他也总是小心翼翼地走在路边,还不时提醒我们小心后面有车。我和妻子看了只觉得好笑,看来小侄子可以解脱了,而我也可以彻底放宽心。

  然而,我错了,错得痛不欲生。生活不仅会创造许多巧合,还更会捉弄人的命运,就在我放宽心的第二天,派出所又把我招了过去,不过,并不是父亲又搞出什么大堵车,而是在那条康庄大道上,一辆红色的小轿车带走了父亲,永远带走了他,我的父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