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非常的春天


□ 谢 冕

正是花事阑珊的时节,我和一些从事写作的年轻的朋友有一次远行。在春城昆明,在花城大理,春天依旧,花开依旧,只是这一场突如其来的袭击造成了心灵深处秋天般的萧瑟。
这年的春天如期而至。燕园的迎春花开得比以往茂盛,但我无心赏花。这年的春天真的很怪,和往常的早春的燥旱不同,雨是时不时地下着,空气湿润。风是温顺的,往年此际那一场紧似一场的可怕的沙尘暴也不见了。而我并不快乐。我的心,被遥远的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上空的战烟牵萦着。我每天坐在电视机前,透过沙尘滚滚的迷朦,谛听那来自巴格达城郊的爆炸声。后来,樱花开了,珞珈山下有一个约会。在鲜花、诗歌和青春的包围中,我仍然不能忘怀于遥远的苦难,我的心依旧哀伤。我为那些无辜的平民祈祷。那时,我对那些年轻的朋友说,珍爱和平,珍爱生命,远离战争,让鲜花和诗歌与我们永在。后来,联军攻陷了巴格达。那里的巴比伦时代的艺术珍品遭到劫掠,街头的铜像被推倒,数十万共和国卫队一夜间蒸发得无影无踪。那一场战争在毫无所获的搜寻中,逐渐地淡出了我的视野
没有想到的是,当遥远的天边那些硝烟还没有散去的时候,一场可怕的灾难却在我们的身边悄然降临了。它怀着嫉恨,似乎是对着我先前的祝祷而来。它要夺去我们所珍惜的宁静和温馨。饱经战乱的中国人,已经享受了至少五分之一世纪的没有硝烟也没有血污的生活。中国人正在历经灾难的国土上,在广阔的山崖水滨,也在城市的中心地带和僻远的街区,遍植花木和树立大理石的或青铜的塑像。告别了动乱和劫难的中国人,正在建设自己崭新的生活,而且满怀期待地享受着和平赐予我们的安宁。这年代赋予我们的无尽的灵感和想像力,正在我们面前展开着一种前所未有的生活。但是就是此时,灾难以鬼祟的猫步悄无声息地逼近了我们。
这个春天,一场人与人的战争进行得如火如荼。坦克轰鸣着,弹片呼啸着,鲜血浇灌了无与伦比的巴比伦空中花园。从停泊在波斯湾和地中海的航空母舰上发出的巡航导弹,从英国和美国本土起飞的远程轰炸机,在那片创造了古老文明的土地上留下了一片又一片的废墟。这个春天,也就是这个春天,中国江南正是莺飞草长的季节,中国北方正是桃红柳绿的季节,那一场规模巨大的被称为现代信息战的隆隆爆炸声尚未远去,而在我们这里,一场旷古未有的“战事”突如其来地降临了。不是本·拉登,不是萨达姆,不是基地组织,也不是共和国卫队,那一切的邪恶和残暴做不到的,这一双无形的手,都做到了———它实现了对一个伟大国家的首都及其周边地区的恐怖袭击!
我们的天坛没有像纽约世贸大厦那样被轰塌,我们的长城依然坚定地拱卫着东起渤海西迄嘉峪关的漫长疆域,但是,那些我们无法视及的敌人,越过了我们的边界,透过了我们的空防,一切的边防巡逻,一切的雷达搜索,对它全是空设。这些敌人,既无弓弩,又无刀枪,它无影无形,无声无息,却又无处不在。它阴鸷毒狠,它让所有与它“有染”的人在高烧和窒息中毙命。而且可以无限地扩展受害的群体,使所有的亲密接触者纷纷倒地。它侵入了我们城市的街区,侵入了我们的家庭,在朋友之间,在亲人之间,它极端奸险地制造疑虑和防范。在城市,也在乡间,在一切的公共场所甚至是私秘的空间,在公共汽车上,也在轮船和飞机上,它以无色无形的“军队”对我们实行了全方位的占领。
这个春天,天空晴朗,雨水丰沛,花开依然,草绿依然,而我们却沉重而哀戚。不是战争,比所有的战争更严重;没有血污,比所有的血污更惨烈。这是一场“没有”敌人的遭遇战,这是一场比珍珠港更为严重的阴险的偷袭。一场不宣而战的战争来临了。恐惧在偷偷地袭击着并考验着勇者的内心,紧张和危惧的心情在空气中弥漫、扩散。一些社区被封锁,一些人群被隔离,过去的战争倒下的是武装的士兵,而现在,倒下的是更多的穿着白衣的女性,她们在抢救病者时遭了暗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