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潜入地里


□ 何葆国

巩坑土楼

老了到底是老了,巩老福挑着两筐番薯,从坡岭上一路颤颤晃晃地走下来,两脚刚刚落到苍生楼外墙下的平地上,肩膀上的两只箩筐几乎是自动地飞了出去,身子踉踉跄跄的,差点就扑倒在墙上,他一下觉得气都喘不上来了,只是张着满口无牙的嘴,让傍晚的山风灌进嘴里,而里面什么也吐不出来。
巩坑有两座庞大的圆土楼,苍生楼在上,大地楼在下,从苍生楼大门走过去一小块平地,就是大地楼三层高的屋顶了。从山坳里抬头往上看,苍生楼好像骑在大地楼上面。从山上低头往下看,苍生楼也像是骑在大地楼头上。为了防止孩子走到大地楼屋顶上或大入夜里不小心掉到屋顶上,苍生楼门前的平地边缘用竹片围了一道篱笆墙。连接两座土楼的是一条挖成楼梯样子的土路,像一条弯曲的老蛇,从山坳里的小溪边爬上大地楼,从苍生楼大门前穿过,向山上的番薯地和茶园蜿蜒爬去。
巩老福一手撑着苍生楼的墙壁,胸腔里呶动了几次,暗暗使着劲,终于徐徐呼出了一口气。
大地楼屋顶上空升起了一股炊烟,被晚风吹得七零八落。黝黑的屋瓦上,颜色越来越深了。巩老福想起要给上学的孙子巩小固做饭,弯腰从地上捡起扁担,把两筐番薯重新挑在肩上,可是那些躺在箩筐里的番薯很不听话,一个个争着往外跑似的,箩筐晃得厉害。巩老福感觉像是走在颠簸的船上,摇晃着身子,脚步越来越不稳了。走到苍生楼门前,他的右脚踢到一块巴掌大的土块,他的身子就像撞到暗礁的破船,一下向右倾覆——他还来不及叫一声,肩膀上两筐番薯就飞了出去,人也随之摔在了地上。
那些番薯飞出了箩筐,滚落在地上,特别硕大的那个番薯从地上弹跳起来,砰的一声跳到大地楼的屋瓦上,感觉挺好玩似的,又纵身向大地楼的天井跳去。

巩小固

那个硕大的番薯姿势优美地从屋顶往下跳像一只小鸟,划出一道生动的弧线。弧线落入巩小固眼里的时候,他的眼睛一下就瞪大了。
巩小固坐在大地楼廓道的矮凳上,仰着脸看着天井上面那圆圆的天空,他的眼睛瞪大了,感觉那小鸟就要往他脸上啄下来了,他霍地站起身,啪的一声,那小鸟应声掉在他的脚下。他哆嗦了一下,这才看清那不是小鸟,而是一个红皮番薯,上面划破了几道伤痕,像是人的身体上沁出细细的血丝。他认出这是爷爷种的番薯,全巩坑只有爷爷能种出这么结实的番薯。
巩小固低头捡起了番薯,把它捧在手里,像是抱着一只温顺的小兔子。巩小固突然想起什么,撒腿就向土楼的大门跑去。他跑起来就像一头小鹿,啪哒啪哒,脚抬得很高。他跑出了大地楼,坎坷不平的路面绊了他几下,却没有绊倒他,也没有使他的速度减缓下来。他冲上了像楼梯一样的土坡,腿脚一抬一抬的,螺旋似的往上升。
巩小固先是看到滚落一地的番薯,接着才看到扑倒在地上的爷爷,他像蚯蚓一样蜷着身子,似乎不会动弹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