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张学良在台湾撰写西安事变及个人回忆录始末


□ 张闾芝 陈海滨


从1946年被秘密押解台湾到1956年,张学良在井上温泉已被囚禁了整整十年,这期间,张学良除了记日记,或有个别朋友来访偶尔写些诗外,大部分时间是在读书,往事、家事留在记忆中,他不愿去回忆……
1956年12月是西安事变20周年,蒋介石似乎又想起张学良了,接连召见看守张学良的刘乙光到台北。
11月15日,刘乙光从台北归来,专门到张学良屋内,表情冷漠。张学良在日记中写道,“蒋总统曾于13日单独召见他(笔者注:指刘乙光),面告二事:不准我收听中共的广播,不许我同警卫人员接近。”11月17日,刘乙光又连夜赶回台北,仍是被蒋介石召见。刘乙光20日回到井上,说蒋介石命令张学良“写一篇西安事变同共产党勾结经过的事实,再三嘱咐要真实写来,并说此为历史上一重大事件”。
西安事变已经过去20年了!蒋介石仍没有忘掉这件事。而张学良“已数年从不再忆这个问题”。这天晚上,张学良躺在床上,“前思后想,反复追思”,“真不知由何下笔”,一夜未能睡好。
既然是奉命之作,张学良决定“不计个人利害,详述前因后果”。除了写家信,张学良很少写“大作”,为了完成此“重任”,整整埋头写了十天。初稿是先给刘乙光看,刘乙光看后说,蒋先生要求“写至离陕时为止”,但刘乙光 “认为缺乏事变后详细述说”,建议加上这一段。张学良回答“关于那时之事总统知之详矣”。张学良在日记中写下“余实不忍再写回忆录。如‘总统’指示,余当详为述写单一章。”
12月5日晚,张学良连夜修改抄写初稿,12月6日,张学良在日记中写下“将上蒋总统之回忆书,连日夜缮就,今午交熊仲青给老刘送至台北……”
这是一篇蒋介石命令张学良作为西安事变当事人必须完成的“命题作文”,尽管张学良曾“下决心永世不谈此事”,“不愿自寻苦恼,曾自勉连回想亦不再回想”。但身在囚笼之中,又不得不写。
刘乙光带着张学良的回忆书去了台北,没想到,蒋介石不在台北,只见到了蒋经国。蒋经国交代要将“西安事变”一段续上,所以刘又将原件带回让张学良补充。张学良在日记中写道:“余真不知如何下笔,不能不写真实,又不能不为长者讳。夜中未得好睡,再四思量,已得写法,真而可讳也。”这是当时张学良无奈烦恼心情的真实写照!
12月17日,刘乙光接到蒋经国通知,要他明天到台北,便催张学良赶快“将该件写好交他,他明早5点即去台北”。张学良连夜赶写,并在日记中记下:“匆匆缮就,夜间交老刘。”



12月20日,刘乙光从台北返回,说信件已呈“蒋总统”留阅。同时又带回另一篇蒋介石的“命题作文”,说今天早上“蒋总统”把他召去,“交他一件郭增恺所写的西安事变感言,嘱我(张学良)针对着他(郭增恺)驳之,加入回忆文中。”刘乙光还转告了“总统”对张学良的“表扬”,说张学良:“对共产党已有进步,我(总统)甚安慰,他(张学良)将来对革命还可以有贡献。这篇东西(指郭文)对我们俩都有关系,必须有所辟明以示后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纵横》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纵横 Tags:张学良 蒋介石 张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