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石牌村记事


□ 陈小虎

一百米有多长

从石牌村黄埔大道偏西的牌坊往里走,到绿荷大街西巷口,大概一百米。我在这一百米的道路上走了六个年头。
那座牌坊建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经风历雨,还不到二十年就显出老态龙钟,一副饱经风霜的样子了。在石牌村,像这样的牌坊差不多有十个,它们是进出石牌村的必经之口。孙志刚案件之前,这里是查暂住证的理想地点。我不时就见到警察和一些治安人员站在牌坊边盘查,晚上或者早上。警车停在一边,那是一辆有着“公安”标志的人货车。警察一般站在警车的旁边,默默地看着,张罗的是那些治安员。他们大都扯着嗓门说话。有人坦然走过去,有人躲躲闪闪。在他们的旁边,总会有不少民工模样的人呆呆地蹲着,看过去,一片灰灰的。他们大多低着头,偶尔到处张望的,在治安员的声音中迅速把头隐下去。有时,还能看到三几个女孩。那是上夜班的小姐。这些人在盘查结束时,被带上那辆警车,送往派出所,然后,其中的一些通过各种关系和手段,找朋友、交罚款、补办暂住证又回到石牌村,剩下的又被送往收容站。此后,他们的一切就变得不可知了。后来,这种查暂住证的行为就没有了。牌坊边上,还伸出一条铁栏杆,那是用来拦车的。我刚搬进石牌村时还觉得奇怪。那里并没有人看守,如果有车进来,该去找谁呀。慢慢地我就知道了,如果是小轿车,尽管下去把栏杆扶起来就是了。如果是拉货的小四轮,那可就要小心一点了。说不定刚碰到那条铁棍,就会有戴着红袖章的人走过来要罚款。戴红袖章的人一般离牌坊二十米。我听过司机和他们吵架,但最后还是掏钱。
牌坊的右边,原来是一家卖包子的店面。那里的包子不贵,豆沙包、奶蓉包、肉菜包什么的,一块钱一个,馒头五毛钱一个。我是那店子的常客,买两个包子和一盒牛奶放进袋子里去上班。有时,早上那里还要排队。服务员不时就把蒸笼的盖子掀开,热气和香气袅袅而起。用塑料袋子当手套的服务员动作迅速,收钱、找钱的服务员则站在外边。在这座城市,开个小小的餐馆,除了价廉物美,还要让人觉得卫生。它变成一家卖药的超市后,我就没有进去了。超市的旁边是诊所。它们是相连的。这边看病,那边买药。靠近诊所的,也是药店,是健民药店。这是一家国营药店。但我在里面总是买不到我想买的药。我记得我刚住进来的时候,这里是一个大排档。那时,我和温志峰、江城他们打牌,傍晚就来这里吃饭。三个人一坐下,就吆喝上六碗饭,然后点三个菜,风卷残云般一扫而光,又接着打,到天亮。1998年底,一个朋友从北京带来了一个项目,想在广州大干一场。他和他的合作人也住在石牌村。我们就经常在这里吃饭。我听着他们对将来的描述,那路上全都涂满了金黄的色彩。他们还劝我加入进去。我是拒绝了。不久,他们之间出现了裂缝。我成了他们倾诉和寻找公平的对象。我对他们说了相同的话,如果对方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人品低下,人渣一样,那只能说明你没有眼光。可能是我的话伤害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