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亲爱的,西班牙


□ 阎连科

  1. 硬币与世界
  我把世界地图从墙上揭下来时,如同把我的生命从鲜活的人生中抽了出去。死亡,对我来说已经不再是一种恐惧,而是一隅花好月圆的景区。现在,我已经决定要朝那个景区坦然而去了,就像死亡朝我相向而来一样。在死亡到来之前,我唯一要做的,就是选择一下结束我生命的那个地点和时间。如同乡村的人选择黄昏时投井,都市的人选择日落时在郊外卧轨,我在我的写字台前铺开那张有三平米大小的世界地图,用抛硬币或石子的方法,来选择我死亡的地点和时间。
  窗外依然昏暗干燥,九月初的夏末秋端,北京本该是朗朗的天空,可现在却久恒地呈着炊烟般的灰暗,永永远远,洗不干净的抹布般。连续的三朝五日,即便无雨,也不见太阳,但又不是阴云密布的天气,在这个偌大的都市,已经习常为秋来叶黄的必然。我朝窗外看了一眼,把地图铺在了我那张连天扯地的写字台前,又看着五颜六色的印刷世界,从墙壁上拖带的微粒尘灰,黑黑的迟缓下落消失后,屋里终于宁静至除了十二层楼下立交桥上车流的嗡嗡细音外,只剩下我已失去活着意义的呼吸和心跳。
  我已经把手伸进口袋里,摸到了一枚硬币。已经决定,如果抛起后它落在俄罗斯辽阔的大地上,我就搭乘飞机到莫斯科,下机后直奔莫斯科红场的方尖碑,爬上去一头从方尖碑的顶端栽下来。如果落到美国的某处繁闹处,我就死在纽约或者华盛顿。如果落到了英国、法国或德国,我会选择泰晤士河、埃菲尔铁塔或者日尔曼民族没有推倒留下作为念物的那段柏林墙。
  当然,从我心深处说,我希望硬币落在非洲或拉丁美洲的哪个国家里。非洲我去过肯尼亚和南非,拉美我去过阿根廷和巴西。非洲无边的沉寂,会让我的死显得安详而平静;拉美悠然自得的散漫和知足,会让我的死亡如叶落水流一样自然和清寂。我希望我手里的硬币落到肯尼亚的原始森林里,让我死后成为马赛人的邻居或友人,成为动物世界的一员。我希望硬币落到拉美亚马孙河的岸边上,然后我纵身一跃,消失在亚马孙的河流里或遮天蔽日的热带雨林的植物间。
  我开始把我的手从口袋里掏将出来了。
  那枚五分钱的锡制硬币在我手上沾满了黏黏的汗。
  世界地图在我眼前,让我想到母亲在我第一次结婚时,为我准备的巨大的花床单,也让我想到我的老家陕西省,那儿的少女、少妇死去后,会在白布下,让她们穿上她们生前最爱穿的花裙和花袄。现在,这由红黄绿蓝构成的地图,成了我生前最后的选择与去处。我的手从口袋拿出来时,有一股半灰半黑的凉意掠过了我的手心和手背。我站在地图的左边,非洲和拉美的绿色,混合着大西洋和太平洋刺眼的蓝,让我的向往如风如云样朝那儿掷过去。我没有如电影、电视的情节中那样,轻生者有类似选择时,把眼睛做作地闭起来。
  我紧盯着非洲的南非和肯尼亚,也盯着地图那边蜿蜒如丝的亚马孙河,它从巴西、秘鲁、哥伦比亚缠过去,分岔到厄瓜多尔、玻利维亚和巴拉圭,如遗落在秋天土地上的一根泛白的草棵和绿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