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育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偷吃了贡品


  肖定丽  江显英

  油是很神秘的东西吗?一定是的。腊月二十九炸油货时,妈不让乱说话,说如果乱说话,油就会发火溢出来。油溢出来是吓人的,因为油很烫很烫,溅到皮肤上,那里就会起大水泡。所以,这天,大家说话都十分小心,就连大人生气时,也不叫我“小鬼儿”,就连妹妹小鬼儿的名字也不叫,只说你妹妹什么什么的。

  油真是个神秘的东西,还很神奇,好吃的东西离开油可不行。

  鱼块和肉块都切好拌上面,等着夜晚炸年货,也叫过油。

  这时,爸在用剪刀裁红纸,准备写对联。

  偷吃了贡品图片1

  我可不困,香味不时地从厨房里钻进我的鼻子里,我的口水都流了出来,怎么睡得着呢。肚子里呢,好像有一百条馋虫在叫,在央求我:来块香喷喷的肉吧!来块香喷喷的肉吧!来块香喷喷的肉吧!

  我一步步接近厨房,从在门框边歪着头看,到悄悄地坐在灶台下。在过油的时候大人不允许小孩儿接近,怕小孩胡说八道。我轻轻地进来,几乎没惊动任何人。紧抿着嘴不说话,连声音也不发出来。厨房里又暖和又香,全世界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了。爸烧火,三姐在拌鱼块,用力把鱼块里的面拌匀。爸说要多拌些面,这样就显得鱼块大些,多些,受吃。三姐搅拌得每一块鱼上都包着大坨的面,炸黄以后,就分不清哪是鱼哪是面了,这样能多做几盘,招待的客人也多些。妈坐在高凳子上,把拌上许多面的肉坨儿用筷子夹进

  偷吃了贡品图片2

  问。

  “啊,是爷爷奶奶吃了呀。”我立刻回答。

  我心想,供给爷爷奶奶吃的小酥肉,当然是他们吃的了。

  “奶奶没让你吃吗?”爸问。

  “让了,我,我也吃了。”

  刚回答完,肚、子就一阵疼痛,我穿好衣服急急慌慌地向外面跑去。

  我拉肚子了。

  刚拉完回来,肚子又疼起来。

  就这样,我一趟趟地跑向厕所。

  妈问: “昨天吃了爷爷奶奶的小酥肉,是不是喝凉水了?”

  我点点头。妈是怎么知道的?

  我接连拉了几天肚子,什么东西都不想吃,闻到油味儿就头痛,眼睁睁地看别人吃好东西。照镜子看看,我的小脸儿黄黄的,小得小圆镜都能放得下,本来是小小的眼睛,现在变得大大的,可怜巴巴的,没了神。

  妈对爸说:“给小豆子吃片药吧。”

  爸拉长脸没说话。

  “再拉下去,就不行了。”妈说。

  爸没说话,向外面走去。

  “小豆子,快来吃片药,吃完肚子就好啦。”妈小声喊。

  原来有药片啊,爸为了惩罚我嘴巴馋才不让妈给我吃的。

  吃完药,我的肚子果然好起来。

  看见我端起碗吃饭,爸瞅着我说:“谁让你偷吃供品的?是老天爷罚你肚子痛的。看你以后还敢,你这个小馋鬼儿!”

  唉,我这个小馋鬼儿瘦得像只猴儿。

  老天爷真小气!

  我的肚子好后,闻见油味儿又变得香喷喷的。可是,放年货的气死猫筐子已经见底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偷吃了贡品”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