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守护精神家园


□ 王本道


美国文艺复兴的领袖和杰出的散文大师、哲学家爱默生有一个重要的哲学观点,人心与宇宙间有着对应关系,每个人凭内心体验就可以认识自然和历史的真理。这种超验主义的观点,与我国宋明理学“吾心即是宇宙”的主张极为相近。这一观点和主张,虽然夸大了人的主观意识即精神力量的作用,但是却充分表达了对人性完美发展的自信和期待。
人的生命是具有双重属性的。作为物质形态的人是它的第一属性,它是生命的载体,但不是生命的全部。人的生命的本质属性在于人的思想意识即它的精神世界。正是这种思想和精神,引领着每一个个体的人去积极追求和履践人生的意义,实现生命的价值。可以说,世界上除了精神紊乱者和白痴,每个人都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尽管它不在人的视觉和触觉之内,但是却可以潜滋暗长出诸多的思维、理念,绽放出姹紫嫣红的花朵,人类历史因此而生生不息,薪火相传;大千世界也因此而千姿百态,多姿多彩。
“每个人都是一个宇宙”,它的内涵首先是每个人都拥有一个精神家园,人生的欢乐和痛苦都将化作宝贵的体验珍藏在这里,这是任何灾祸都无法侵犯的。有了丰富的、自足的精神家园,人才会有精气神,去生机勃勃地创办事业,如痴如醉地堕入情网,痛快淋漓地享受生命。生活中的家园遭到摧残以致荒芜是令人沮丧的,然而精神家园的荒芜会更可怕。人如果丧失了精神家园,没有了精气神的支撑,整天像只瘟鸡似的,耷拉着眼皮,挓挲着毛荐,哆嗦着腿,那还算是活吗?
“每个人都是一个宇宙”,另外一个内涵是,每个人的精神家园都蕴藏着大自然赋予的创造力,它应该是独立存在的,藐视世俗的舆论和功利的绝对自我的。有了这种“独立”,就会让“自己的”思想在精神家园的土地上深深扎下根,生长出奇花异草,并对大千世界产生影响。如果在本应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中,栽上别人的花,种上别人的草,那不啻是把自己的生命依附和攀援于身外之物上,即使那花、草、物是美好的,在顺利和正常的气候下,也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可是一旦有了变故,如社会动荡、事业挫折、恋人失和,那他就会失去根基,一蹶不振乃至精神崩溃。正如爱默生所说:“然而事实是:他早已是一只漂流的破船,后来起的这一阵风不过向他自己暴露出他流浪的状态。”
一个人的精神家园并非与其物质生命自然成长,而是在人有了思想意识之后,用一生的经历去开辟、养护、补充、丰富、完善的,即使物质的生命止息了,那崇高的精神家园依然可以清明芬芳,充满活力,昭示后人。然而不幸的是,在这个传统价值观已经发生动摇的时代,我们看到社会上太多太多的人失去了对生命的美的崇敬与热爱,他们的精神家园被诸多外在因素左右着,要么杂草丛生,要么被商业的肥水侵蚀,使得灵魂萎缩,人格变矮,终日沉湎于死气沉沉的“物理人生”之中,听命于时尚,顺从着集体价值和世俗评价,不再对精神的东西感兴趣。任其发展下去,实在让人担心,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了什么变故,例如发生了战争,还会不会有黄继光、董存瑞,国家再出现如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时那样的连年自然灾害,还会不会出现焦裕禄?
诚然,任何一个社会中的领衔和先进人物都只是极少数,大多数人是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地工作、劳动,创造着。但是正如四十年前社会提倡的一种说法讲的那样,在国家整个一部大的机器中,每个人都只是一个齿轮和螺丝钉,缺少了哪一个,抑或是哪一个没有进入工作状态,都会对整部机器的运转产生影响。假使每一个齿轮和螺丝钉都能尽心竭力地恪尽职守而不是把自己当作“雇佣”,都能工作着并快乐着,而不是去为“稻粮谋”,那我们的国家和社会将会多么美好!
十分幸运的是在我的童年时代,刚刚有了朦胧的思想意识时,社会上的空气是那么清新而朗润,生命之间的关系是那么天然、朴素、健康、平等、友好、率真、和睦,没有人去想物化交易的游戏规则,也没有人为权财而互相倾轧。在那几乎是“绿色”的环境之中,家庭、学校、社会的循循善诱,使我从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小喇叭”、听孙敬修老师讲故事、阅读《渔夫和金鱼》、《七色花》等童话以及观看《马兰花》等儿童剧开始,幼小的心灵中便潜移默化地播下了追求真善美的种子,我想这大概就是属于我个人的精神家园的雏型罢。从童年至少年、青年,在差不多二十年的时间里,外部环境为我提供了充足的营养,这些营养在我的体内经过有机的转化,使我的精神家园也在健康成长而未遭任何侵染。即便是在“上山下乡”的那几年里,我也睁大眼睛去寻找农村“广阔天地”里蕴藏在青山秀水间和淳朴农民身上的亮点。应该肯定,在我的精神骨骼里,有一部分营养绝对是取自农村那块土壤的。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的冬天总是多雪而又寒冷。一九七一年的冬天,由于知识分子家庭出身以及“政审”人员的乖巧,本来已经抽调到大连人民广播电台的我仅由当权者的一次谈话,便又被打发回乡下。翌年的冬天,还是同样的原因,我又被拒之于大学“工农兵”学员的门槛以外。在那多雪而又寒冷的冬季,很多同学和朋友为我多舛的境遇而不平,他们流着眼泪劝慰着我,担心我会倒下。但是我没有倒。我坚信,任何时候只要自己不倒下,任何外力也不会将自己推倒。“如果冬天已经到来,春天还会远吗?”在呼啸的风晨,在纷乱的雪夜,我总是憧憬着新的一天的到来,期盼着生活中每一天清晨那永不重复的日出。在那苦难的岁月,我时时在给自己的生命升旗!所有这些力量的源泉,盖出于我那“独有的”精神家园。由青年到中年,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此间除了在社会上恪守职责外,我努力以各种方式积累知识,凝聚着精神和品质。对所有身外之物投入的目光则更加唯美、从容、平静了。尽管各种各样的挫折、不如意也时有发生,但是有了自童年起就营造出的精神家园的支撑,使我学会了以平和的心态,去处事、待人,不求闻达,不期蹭蹬,“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始终工作着并快乐着。
分享:
 
摘自:海燕 2004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