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残垣明故宫


□ 山 谷


又一次走进明故宫,站在它北边空阔的操场边缘。
时值仲春,季节回暖,地气上升,在宽阔的青草坪上,几十个少年奔跑跳跃,把形状各异、五颜六色的纸鸢鹞子,一次又一次执着地将它们放到天空中,偌大的空间回响起一阵阵欢声笑语。我熟悉这个场景,有数年光景在附近上班办公,曾不止一次地停下自行车,欣赏这春日里的青春欢笑,心里始终有种复杂的情感在荡漾。
这是昔日的紫禁城苑,皇宫大内的所在地,肃穆森严的气氛和严格的保安措施,是不容任何外人出入的禁地,而如今一茬茬无忧无虑的少年郎,用他们的快乐和欢愉,在这里散发他们的热情,没有任何禁忌和顾虑,全然不理会脚下昔日的神圣和庄严。这无疑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是历史走到这个层面所应该有的结果。抬望眼,朝阳门(现中山门)近在咫尺,葱郁的钟山也如屏风一般矗立在不远处,历史迈过了几百年,人间换过几番风景,可是原先雄踞在这里的气势恢宏的庞大建筑群却消失殆尽,连历史氛围和文化气息都完全不存在了,是不是也有点不够正常?
隔街南望,苍茫的午门残存在那里,缄默不语,斑剥的墙体上垂披着满身的翠枝绿条,上面的五凤楼罹难于战火后,至今没有得到恢复,光光的模样让人觉得有种残缺之美的沧桑。穿过马路走过去只见在原三大殿(奉天、华盖、谨身)的遗址上,许多残破的柱础、石雕、石碑、石构件和御花园假山卷门,散落在水杉林中,忽隐忽现,像一个个历史的谜团,让人猜不透内中的曲折和故事。这些零星的遗存午门及两侧的左右掖门,被圈围起来,形成一座明故宫遗址公园。
午门内的内五龙河的桥面青石被人踩得分外光洁,映在水里的拱形桥身依然有着优雅的弧度,踱过桥去,便可挨近巍峨的午门墙体,三个拱洞敞开着,高高的拱顶依旧保持着它整体的严正,没有了大门,也彻底消失了启闭时的嘎嘎声响,但门洞里面依然有一派褪不去的森严气氛,站在门洞的阴影里,朝光线充足的南北眺望,已听不见孩子们的笑闹声了,但仍可见他们跑动不歇的身影,心里那旧有的感怀再一次不由自心里涌上来。
历史是不是儿童放飞着的风筝,惹得人们用长长的思索去牵挂着遥远的那一头?
南京被称作十朝古都,六朝的东吴、东晋、宋、齐、梁、陈,五代南唐,大明以及清末的农民政权太平天国和中国民国,都留有建设首都的历史遗迹,而明代定鼎于此的拓建的宫城,无疑是历代皇都建设中最为引人注目的。从至正二十六年(一三六六年)朱元璋下令筑应天城,作新宫于钟山之阳,到永乐十八年(一四二○年)秋朱棣迁都北京,这儿成为洪武、建文、永乐三个朝代共五十多年的统治中心,其后二百多年做了陪都的角色,金碧耀眼的宫殿以皇家的非凡气派,沉静在蓝天白云下,相沿相续了近三百年。
元末群雄问鼎,乱世纷争,到天下大体可定之时,朱元璋就开始了首都的选择。洪武元年(一三六八年)八月朱元璋下诏:“朕观中原上壤,四方朝贡,道里适均,其以金陵为南京,大梁(开封)为北京,朕以春秋来巡狩。播告尔民,使知朕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