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常(创作谈)


□ 王瑞芸

  读者应该看得出,这篇小说中不存在一个结构完整的故事,它其实是没有故事,不过就是一串生活的碎片,说吉光片羽有些儿偏华丽了,其实就是“一地鸡毛”。只是它们在作者眼中有些儿意思,这个意思不是人主观设定或编好出来的,它是一直就在那里,一分一秒都不曾缺席过,而且简直就是“童叟无欺”,公平地反映在生活大大小小的各个方面,乃至最细小的碎片中。看不到这个是可惜的,看到这个是吃惊的。

  那个意思大概可以借用佛家的“无常”一词来概括。在佛家看来,无常才是常,是宇宙人生的真相,我们身为“高等动物”的人类,所能做下的最合理的事,莫过于尽量让自己活在真相中,而别活在幻象中。因为认识真相可以让我们少吃苦头,少做蠢事,活得明明白白。这个道理想必人人都会首肯。

  因此,情也好——伊娃父母那样,深情依恋却不免生离死别;物也好——安迪把房子装修成了五星级,正要靠了丰厚的退休金去周游世界,可是,无常一到,什么都霍然改容,天地易色。我们人生的依靠究竟是什么?

  我们当然需要面对这个问题。如今人们终于可以吃好、穿好,乃至豪宅名车,兴出多少靡费奢侈的名堂来。可是我们无法阻止“冷不防”:地震、风灾、绝症……当然还有人祸。所以,在如今物质充裕,歌舞升平,人的欲望不可遏止,要了又要的时代中,我们退而想到无常,想到天地之间有更大的力量在,或者能让自己多少能适可而止,不可过度,不可太满,不可太贪,才好。

  记得几年前,看到文学批评家李敬泽的一句话:小说存在的理由是——人都是要死的!这句话真是“石破惊天”。表面看来,人要死和小说两不相干——小说只写活人,甚至是为“娱乐”活人而存在的;但这一句话,让听者无法不为之动容,无法不想:都说文学是人学,探究人、了解人、刻画人,那么,对于人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 到头来不过就是两件事,生与死。文学不能只管一半——描写些爱啊,欲啊,贪啊,嗔啊,恩啊,仇啊……最后让想要的得到了,然后,再去瞄准下一个目标,接着上演新一场的闹剧,没完没了,而根本不去考虑另一半。结果,正像一位哲人那么讽刺的:我们活着,好像不会死一样;我们死时,好像没有活过一样。

  文学有一项功能应该是,让人在滚滚红尘中,停下脚步,定睛注视,作一次旁观。我们旁观别人是顶乐意的,可以在一边指指点点,甚至好为人师;而最难做的,也是最重要的,我们要学会旁观自己。除非你是上帝,但凡是人,都会做下蠢事,千万小心!因此学会时时旁观自己是人人该修的一门功课。

  说到底,“带风景的房子”就是一次旁观而已,它不是故事。如今,小说允许不写故事了,不是吗? 因为“故事”没完没了,不说也罢,生死才是大事。

  责任编辑 张颐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