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栖居谩忆


  潘溯 撰文 摄影

  几年前,与一些朋友闲聊,其中有一位是风光摄影的前沿人物,谈及在上海多年的风光照片拍摄经验,朋友戏称与其说自己摄影技术了得,不如说自己预测天气的本事了得,有时候甚至比气象台天气预报更为精确。我们起先都不解天气预测的能力与他摄影的本事何干?详聊之后才明白,作为风光摄影师,若能在前一天预知天气,第二天必定能满载而归,而对天气判断失误,往往耗费一整日却毫无收获。

  在上海,拍摄城市风光,必定离不开那些象征繁华都市的高楼建筑。虽说风光摄影中对自然光的运用从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摄影作品的成败,然而从这位朋友口中所描述的“纯靠天气吃饭”的说法,我却不能完全认同。

  我从小生长在上海的石库门建筑里,亲眼目睹了20年来这片老建筑的变化,走出这片老建筑,外头“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的城市建设速度让我甚至来不及去思考。年复一年,记忆里的美丽家园成为永远的过去。但一个月前的一次旅行,却让我重拾这段美丽的回忆。

  一个月前,我应好友推荐,跑到了祖国最西南的孟连县班文村,从上海出发坐了4个小时飞机、6个小时长途汽车、3小时当地小车、2小时摩托车才到达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佤族村寨。毫无疑问,这分明是一个与我生活的大上海截然不同的世界,然而那里的建筑、那里的道路、那里的山水,一样样无一不勾起了我对自己生活了30年的家园的回忆,我似乎又闻到了以前的那股气息——“本色的味道”。没错,那寨子就是应该建在这群山之中,这树就应该长在那佤楼后头,一切都那么自然,那么本色。好像我家房子的墙,自然就应该是青砖红砖,雕花石头门框的,无论艳阳高照或是刮风下雨,你看那山那树似乎在阴天失了色,但有寨子的山,有楼陪伴的树却无论在什么样的天气,都散发着它和谐自然的魅力。我记忆中的家园,原本也散发着同样的魅力。

  早晨,推开那扇依旧是二十年里记忆中的家门,外头却已不是青砖红砖,墙面几经大修,被漆成了灰色,用黑色随意的画了些格子表示砖头,门窗上的雕花也已被水泥填平。走到马路上,原本赏心悦目的老洋房躲到了比巨人高的围墙后头,只是露出了些房顶而已,童年那幢最最高的、上头有一闪一闪灯光给来往飞机指路的高大房子,早已成了小弟弟。大楼一栋比栋高,我们的城市建筑,为何一定要追求亚洲第一高世界第一高?而不是追求亚洲最美、世界最美?当然,美丽自在人心,这个美是自然,是谐调,不需要谁来裁判。只要这些房子让生活在它周围的人亲近它、融入它。而不是让人们觉得它多么奇幻多么让人心生敬畏或者压抑。城市是我们生活的地方,建筑是我们每天打交道的东西,它不同于一幅当代艺术画作或者奇特的雕塑,即使看着不舒服,我可以选择不再去看它。建筑和我们的亲人一样,让生活在这里头的人几乎别无选择。

  我们毕竟生活在当代,没有人会允许这一切推倒重来,但我们却完全有能力让我们的屋舍看起来更和谐,让家园更像我们的家园。这就产生一个问题:当代建筑的魅力,在于美还是在于奇?这或许是个值得深思的艺术问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上海艺术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