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多数心灵渴望新的滋润


□ 涂怀章

任何文学奖都有评选标准,都从属于竞争者的存在,但没有测量的仪表和衡器可供使用。为此我经常思索,那些获奖作品到底是怎样产生的呢?
   是否可以描绘成这样的情景:若干评委的思绪如云,从每位作者创造的文学天空里自由地飘过,你的领空中有云霞亦有精神的冰晶或技艺的雪粒,必与他的艺术经验、价值取向(包括偏见的灰尘)相互接触、交流、碰撞、融汇,一旦有幸凝为雨滴,就可能落进他的心田。这种多元的类方法论指导下的选择,只能说相对接近游戏规则的标准,作家们万勿因这样的评判而引发盲目的自大或自卑。
   在《长江文艺》去年刊登的70多个短篇小说中,第2期的《陌路恩泽》、第9期的《什么时候去武汉》和第12期的《足球课》,是全体评委看好、认为可以列在前面的三篇。毋庸讳言,三篇均非惊人杰作,并不完美,但都有突出的某个方面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
   曾哲的《陌路恩泽》,写一位跑江湖的老人以特殊方式教训一个旅游青年识别毒品、远离毒品的故事。在云南乡下的鸡毛小店,老人与北京小伙陌路相识。虽然,老人主张"我抽得少,总抽这些,不增加量,对身体对精神都好!你看我这岁数,昨晚那女人,我一宿没让她睡",其观点和行为我们不敢赞许。而且,他让刚结识的"徒弟"吸毒、嫖娼,然后猛抽一嘴巴,狠狠训斥了一顿,也绝非好的教育方式。但那怪邪之中分明带着独特的善意。他说:"明儿就要分手了,你也给不了我什么,我也教不了你什么,我只给你留下这个嘴巴子,让你记住我一辈子。我今儿要不为你关了毒粉的门,敢说你走不出西双版纳,就沁透了毒粉,那时想戒,你都戒不了了……"联想他富于传奇色彩的人生经历,敢爱敢恨,敢骗敢拼,多次救人不图报,屡屡遇险不悲观,有不良恶习,却又心地善良,一个特殊环境里生存的奇人,个性鲜明,跃然纸上。谬罕的细节令人惊讶,耳边萦回那似是而非的"道理",感到一点不假。看来,给平庸以艺术尊严,用白描独到地勾画人物,是它赢得青睐的原因。
   有位叫曹军庆的作者,去年发了三篇,内容各异,技法娴熟,隐约现出个人印记,令我感到像是某种风格的萌生。最出色的是《什么时候去武汉》,写一个人因怀恨而欲报复平日的朋友,选取的手段是勾引对方妻子与之私通。女方被撩动情欲,提出要换个环境,约那男人同去武汉享受偷情的欢愉。她说:"在武汉,我们可以手牵手去逛商场,逛步行街。保证不会被任何一个熟人撞见。然后还可以去吃西餐,喝咖啡。"一个感情孤独、追求真爱、对生存环境不满、向往都市生活、极爱面子的女性,活脱脱地站在读者面前。寥寥几笔,竟将许多人性的、社会的内容底儿朝天地揭露出来。她穷困,心灵寂寞,有情爱和性爱的需要,贪虚荣,也撒谎,其实是人性的共同弱点。但她善良厚道,两次约好去武汉都因丈夫的受伤而自动留下。可她的丈夫却与别的女子私通,约她"去武汉"的男人其实怀着报复的动机和"嫖客"的心情。相比之下,它会引起我们生命中的神秘冲动与评判,其间的哲理含量和旨趣实在太丰富了。它的缺陷是对"我"恨朋友的原因未作必要的交代,模糊了立意的根基,减弱了内涵的深度。还有一篇《电话咒语》,写的是一个女人嫉妒美丽的同事,恨人家有漂亮的手和声音,于是给对方打匿名电话:"你肯定活不过三天。三天之内,你将死于非命。而且,你的死将与水有关……"被恐吓的女人是无辜的,却"一步一步地踏进了某一个圈套",陷入"一片心灵的沼泽"。她在家里躲了三天,不洗澡,不喝水,睡不着觉,吃不下饭,变得"像是一个乞丐,弃妇或者疯子"。她"独自进行了三天战争",忽然悟出恐吓的实质和对手是谁。觉醒引起冲动,她急于把这一发现告诉丈夫。然而,她已经被恐惧与不安搅得"眼睛有些花,脚步也显得迟缓",出门没走几步,就被一辆洒水车撞死,应验了那个"电话咒语"。表面看来是偶然,但偶然中包含着必然。作品不只是摆出了普遍存在的嫉妒现象,更有力地鞭挞了极度自私、多疑、残忍,随时对假想敌下手的卑污灵魂。调子是悲凄的,给人的启示却是积极的。它使我立即想起了契诃夫的《小公务员之死》,二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它激起我们做人的勇敢和自尊,启示弱者:面临邪恶势力与卑劣手段的进攻,一定要战胜内心的怯懦,平静地生活,大胆地自卫。否则,你就会按敌人预定的结果而惨遭不幸。另一篇《预谋》,讲述一对婚外秘密姘居的男女因极度自私偏狭而互相猜忌、逼迫对方先期离婚直至杀偶,最后发展到互相防范以至一方谋害另一方,相当恐怖而丑恶。这一篇对材料的提炼比前两篇略显逊色,但对那些扭曲变形的灵魂具有惊心动魄的警示意义。从艺术路子来看,曹军庆可以这样走下去。但我希望他拓宽题材范围,把眼光投向诸如官场、商场、生产场所和学术殿堂中形形色色的灵魂空间,去发掘那些与社会体制和人民疾苦密切相关的醒世真理,可能会更有作为。
   文清丽的《足球课》,是一首凄美而和谐的心语交响乐。一位酷爱足球的少年,心比针尖细,因为怕妈妈伤心而表现得特别懂事,一日偶然看见母亲的记帐本入不敷出,决定谎称自己被足球班淘汰,从而减轻妈妈的负担。许多不为常人注意的儿童生活细节,被作者用温馨的充溢母爱的人性之光照亮。通篇是诗一般轻柔的儿童心理描写,孩子的心灵创伤和他眼中妈妈的生活艰辛与精神痛苦,被倾诉在深刻动情的敏感之中。譬如,前面写小主人公担心一个在考场呕吐的女孩会得流行病而死,末尾写少年回忆起女孩不久前问他的话:"要是有一天你忽然变成了风,你能看到别人,别人却看不到你,到那个时候,你最想飘到谁的身边?"他说"我那时最想飘到世界上最好的足球俱乐部里,跟教练和球星们好好练球,好好踢球,进更多的球。""对,要是能变成一缕风多好啊!"孩子痴痴地想着,眼泪掉在了手背上。一个爱足球胜过爱生命的孩子,不得不放弃了足球课,其幼小心灵受到的创伤是何等深痛啊!我们感佩于小主人公的锥心泣血之举,怎能不为他一掬同情之泪!怎能不对其父抛妻弃子的行为无比愤慨!至此,小说以道德谴责的深沉力量到达我们心里。略嫌不足的是,作品对孩子的爸爸与其母离异的原因未作明确交代,失去了在艺术上作更大冲刺的可能。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