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情无需和容貌匹配


□ 王琼丽

  一
  
  看到刊载我专栏的杂志上名为《二妮的天空》的连环画时,我的心微微动了一下,想到了谢云桥。
  第一次看见谢云桥的时候,我被他奇丑的相貌吓得号啕大哭。班主任被我的哭声惊动了,以为是谁欺负了我这个小人儿,怒气冲冲走进教室的时候,我正拿着谢云桥给的花生饼好奇地翻来覆去,一边还在小声地抽抽搭搭。后来,我终于在谢云桥的蛊惑下,勇敢地咬下了第一口。而后,它便成了谢云桥哄我的“绝招”。
  我太小了,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人。知道谢云桥的模样已经是一个星期后,没想到他长得那么恐怖。
  那时候,我还差两个月满四岁,而谢云桥,已经七岁了。
  我是在开学后半个来月才被母亲送进那所乡下学校的。班主任是个女老师,很和蔼地牵着我的小手进了教室,指着教室第一排谢云桥旁边的空位说,你暂时就坐这儿,过段时间老师给你调位置。
  还没等老师换座位,谢云桥就为我打了一架。
  从上海到乡下来的我,不仅样貌漂亮,而且有一头极其美丽的头发,长而卷,天然的。班上最调皮的男生,有事没事走过我旁边时,总是故意用手拉拉我的头发,老师警告也不能阻止。那个男孩再次将手伸向我的头发时,谢云桥猛地站了起来,在任何人都想不到的情况下,一拳挥向那个大块头男生。最后的结果是那个男生鼻子被打出了血,谢云桥眼睛肿了,腿也瘸了,而我在一边哭得惊天动地。
  在班上,谢云桥个头最小,不然也不至于坐在教室第一排了。
  真到了调换座位的那天,老师念了我的名字,可我拽着谢云桥的衣角眼泪汪汪,老师见了,好脾气地笑笑,依了我。
  从小学到大学毕业,谢云桥为我打过多少架,吃过多少亏,谁也不记得了。开始是因为大一些的男生欺负我,到大一些的时候是因为人家给我递情书。我早早就同他说过,我要好好读书,离开这里,去找一方属于自己的晴空,没有人知道我父母的事,没有人骂我狐媚子。
  谢云桥怕人家分了我的心。
  谢云桥心疼我,那么小就被人骂狐媚子。挨这样的骂,不仅是因为狐媚子长得好看,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我母亲败坏的名声。我的世界,在不满四岁的那一年,因高贵而美丽的母亲布满了阴云,父亲同她的情人搏斗,死于非命。母亲带我远避于乡下,没想到乡下人更刻薄。
  换做现在,某个女人被人说成狐媚子,是赞美,是抬举,谢云桥也不会为我打架了。
  也许我是真的很美吧,谢云桥说,他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我,在大学的某个夏天,坐在浓阴处看到远处走来的我时,突然想到了两个词:我见犹怜,颠倒众生。
  
  二
  
  下一个月,翻开杂志,依然有《二妮的天空》,同上一期一样,在封二,八幅,每一幅都能唤醒我的回忆:骑在牛背上的我吓得哇哇大哭,尽管谢云桥始终踮起双脚握住我的手;谢云桥魔术一般飞旋着他的陀螺,我在一旁,惊奇而又快乐地笑;我的风筝挂在了树梢,谢云桥爬上去,压弯了瘦瘦的枝丫,我在树下拼命地摆手,喊着云桥下来云桥你下来,我不要风筝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古今故事报·蓝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