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三家租房户


□ 王红玉

调到新单位工作后,离原来住的旧房太远了,只好贴出了出租旧房子的小广告。谁知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一个柔柔的女声打电话来问了,,那声音让我多少产生几分爱怜,我毫不犹豫地答应带她看房子。这个小女人看起来有二十几岁,人也和声音一样柔柔的。打开房门时,她看起来很兴奋,对什么都有一种新鲜感,到处看,到处按开关,试阀门,就像到了自己的新房。
很快,小女人搬进来了一个很简单的家。奇怪的是,由始至终,我也没见这家的男主人出现,难道这么年轻就离异了?人说城里人爱浪费,真是的,好好的小媳妇,说扔就给扔了,我深为她惋惜,但又不好多问。
小女人住进不长时间的一个夜晚,我正熟睡,恼人的电话铃声把我吵醒。我没好气地接起电话,那一边却是那个小女人柔柔的求助的声音:“姐,跑水了……”愁人,这小女人怎么这么麻烦呢,这么点小事还要找房东?我很不耐烦地说:“关水龙头啊!”“水龙头坏了,关不上了。”我越加不耐烦:“关总闸啊!”“我关了,关不动啊。”那边几乎带着哭腔了,我是又好气又好笑,突然想试探她一下,装作随口说道:“你关不动,你老公还关不动吗?”她突然哭出了声;“他在新疆。”我这才恍然大悟,闹了半天,这是个留守女士。我对刚才的唐突很后悔,尽量把语调放平和下来,我说:“知道杠杆原理吧?你试试用螺丝刀旋转扭动。”
事实上,麻烦刚刚开始,这小女人,经常为了一丁点儿的小事向我求助,我的地位正式由房东升级为SOS。我就纳闷了,现在的年轻人生活能力怎么这么差啊!对这个小女子,我充满了好奇,她和她的丈夫大学毕业后双双来到大庆油田,新婚燕尔,丈夫远赴塔里木油田,生性懦弱、生活能力并不是很强的她,是在怎样的绵绵思念中熬过一个个漫漫长夜的呢?
房子还差两个月到期时,小女人又打来了电话,她说:“姐,我要走了,你能过来把房屋钥匙取走吗?”我一问才知道,原来她老公在塔里木油田给她安排了一份工作,看来,她和他是准备厮守在塔里木油田了。我心里不禁一颤,这样一个柔弱的小女人,能义无返顾地离开大庆这样舒适的环境,而奔赴如此艰苦的地带,是生活使然,还是爱情的力量?我突然对她产生了一种由衷的敬意。
第二个房客,更让我出乎意料,他家一次就签定了三年的合同。当时,他们的儿子刚好考进附近的一所重点高中,租用这套房子,是因为房子的位置离学校比较近。但是房价在上涨,房租一年一个样,房子每年都能租个好价钱,像这样一租三年,便宜的是房客,亏的肯定是房东。但我还是很侠义地租给了他们,望子成龙,为油田培养新一代,我也是做母亲的,我最明白父母的那一颗颗拳拳赤心,宁肯苦着自己,也不能亏着孩子
他们搬完家那天,我去收取房租,不禁吓了一跳,这两口子为了孩子真是什么都豁出去了,床、书橱、学习桌、电脑、冰箱、热水器都是新买来的。这哪里是来上学啊,简直就是来过日子来了!当我得知这夫妻二人都远在一百公里以外的采油厂上班时,更加感动不已,孩子上学是近了,但他们夫妻二人上班却远了。因为往返跑通勤太过于辛苦,他们采取轮流陪读的制度,男单女双,风雨不误,一陪就是三年。三年后,他们的孩子如愿以偿,他们夫妻也如愿以偿,孩子考进北京的一所名牌大学。
他们高兴,我也跟着乐,这也是我最得意之处,不管什么窝,飞出凤凰就是好窝,我那房子,也因为这孩子的金榜高中而篷荜生辉。交接房子时,我逗他们:“干脆把工作辞了,去北京陪读吧。”他们哈哈一笑说:“怎么会?孩子最艰难的时候我们陪他度过,以后的路就靠他自己去闯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6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