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书短札


□ 舒 芜等


  缺乏这样的勇气
  
  舒芜
  在新近出版的《聂绀弩全集》中,贯穿了聂绀弩知人论世的中心思想,是一大特色。而第十卷专收作者在“肃反”和“反右”运动中的交代检讨,更是引人注意的另一大特色,这里虽然不可能对这一部分详细介绍,可也不能完全略过。那么,就引录下面一段吧——
  “我对反革命有先天的契合,看见了,像看见至亲骨肉一样;对革命有先天的抗拒,这大概是所谓反革命阶级根性,使我这里那里凡碰见党群相对的地方,我总站在群众立场,反党立场。问题是我自己检查来检查去,一点主观上的反党反革命的意思都没有。赶紧声明,绝不想用这句话来企图什么,不过说一点内心里的真话,也明知凡是反革命,尤其是像我这样的反革命,大概有一条规律,自己不说知道自己是反革命。政治上的事,当是问做了什么;怎样想是次要的。我之所以说出这句话,是因为越反省越不了解自己,希望组织帮助我分析,因为这件事对我自己是重要的”。(《全集》第十卷,139—140页)
  谁见过这样的检讨交代?口口声声“我这样的反革命”,已经自处于至污至贱之地,却又这么强韧兀傲,明确宣称自己是随时站在群众立场,反对与群众利益相对立的所谓的“党的立场”,并且公然向所谓“组织”挑战:你们来分析分析吧!
  历次政治运动中被整肃的人,做牺牲的人,内心与聂绀弩相通的恐怕不少,只是缺乏聂绀弩这样检讨交代的勇气罢了。
  
  此魁阁非彼状元楼
  
  杨春阳
  《读书》今年第六期“读书短札”文章《关于魁阁》里,把费孝通先生在抗战期间所居住,并在此开展社会学调查研究的昆明呈贡县魁阁,与清朝末年云南石屏人袁嘉谷于光绪二十九年获经济特科第一名时,云贵总督魏光焘所修整之状元楼相附会了。其实,此魁阁与彼状元楼,本非一阁楼,且相距十数里。
  费孝通先生住的魁阁是“云南呈贡县魁星阁”。
  至于与袁嘉(文章中误为“喜”)谷有关之魁阁,并不在呈贡县,而是在今天昆明市区拓东路。是由于当地人相信堪舆家所言:风水缺陷导致自从中国有科举直至清末,云南都没有出过一个状元,遂于光绪十八年(一八九二),由当地人士集资在昆明城东修建的一座聚魁楼。光绪二十九年(一九○三),云南石屏人袁嘉谷中经济特科第一名,云贵总督魏光焘重新整修聚魁楼,并亲笔题写“大魁天下”匾额悬挂楼上,昆明当地人随后称其为状元楼。上世纪五十年代,因为城市改造和马路拓宽,楼已经拆除,但此处仍叫状元楼。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4年第1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