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酒馆趣事


□ 马学文

  又落雨了。一翻过秋的门槛,我们这个盘踞在云贵高原山顶上的小城,就像刚死了男人的寡妇,见天都泪眼吧咂地落着冷雨,还夹了一扎一扎阴硬的风。风都往北面吹来,可着性子呜呜咽咽,像无影的冤魂哭泣,又像断肠的怨妇哀嚎。
  我倚在茶馆临街的窗口边,目光从一个地方钻探过去,望着被风雨洗劫得空落落的街道,心里也像漫漶着污水的马路一样透着寒气。
  随着天气日胜一日的凉下来,茶馆的营生也像三泡四泡之后的茶汤,越来越清淡了。那些从门前经过的人,也都似这个时令里蓬松着羽毛的麻雀,团着身子,目光沉迷地睃着步履匆匆的脚尖,连茶馆张灯结彩的大门和玉立在大门两边腊梅一样红红艳艳绽放着芳姿的迎宾小姐也懒得瞟上一眼。看来这个晚上是又无指望了。
  正想着,门口却传来了迎宾小姐“欢迎光临”的问候,茶馆的一扇大门也随之一下子打开。可是门开了半天也不见有客人进来,进来的只是一团浓烈的烧酒味和腥臭的羊膻气,我估计客人是从街对面的羊肉馆里过来的,只有从羊肉馆里过来的人气味才这么浓。
  街对面是一家烫皮羊肉馆,见天都要杀七八只羊。老板为了表明羊是现杀现卖不掺杂使假的黑山羊,每次把羊一杀死,毛一烫光,开膛破肚涮洗干净之后,就把羊子血淋淋地吊在门口的铁架子上招徕顾客。等到客人到了,要肥要瘦,才看肉下刀,清炖红烧爆炒全随客便。老板为人和善,做出的羊肉味道也好,生意很是火爆。来茶馆喝茶的客人,大多都是在烫皮羊肉馆里喝醉了酒的人,按我们当地人的话说叫喝麻了。伺候这种喝麻了的客人就像摆弄一只上了膛的火枪,随时随地都得格外小心才是,一不留神就会走火伤着自已。在我们这个小城里,敢在外面喝麻的人都不是一般人,一般人也不敢在外面喝麻。即便是不小心喝麻了,酒席一散,两腿也会情不自禁地急着往家里赶。就算是赶不了,一起喝酒的朋友也不会随便把喝麻的人扔下不管,总是要想方设法把他弄回家。因此在我们这个高原上的小城里,平时喝麻了酒又不肯回家的人无外乎有两种,一种是在小城里抓拿骗吃的地痞流氓;另一种就是在小城里吃公家饭的达官贵人。地痞流氓是小城的怪物,达官贵人是小城的人物。但无论是怪物还是人物,都是我们这些做店小二的人怠慢不起的主。所以,一看到门打开之后无人进来,我就估计不是人物就是怪物来了。人物和怪物们来茶馆里喝茶的时候,为了显示自己与众不同,即便是到了大门口也是不会轻易登堂入室的。人家得先在外面弄出点音响效果,以便让茶馆的员工有足够的时间通知我这个做老板的人,好让我这个做老板的亲自到门口恭迎大驾光临。其目的一是为了提醒你,人家来照顾你的生意了,往后过日子你得时时处处敬着人家;二来呢,也好让你明白人家是个东西,吃好喝好之后,该结帐的就结,不该结帐的还不能结,甚至有时碰上人家心血来潮了,白吃白喝一气再把茶桌给你掀翻,你也得忍气吞声。总之,怪物有怪物的脾气,人物有人物的威风。你要是不想让人家发脾气耍威风废你的摊子砸你的饭碗,你就得忍辱求全把人家侍候好。于是也像每次有怪物和人物来的时候一样,我便慌忙起身到门口把另一扇门拉开,哈着腰笑容可掬地站在门边迎接来者的光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