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聊年代(组诗)


□ 荣荣

文 荣荣

荣荣

原名褚佩荣,女,1964年出生于宁波,现为文学港杂志社主编,宁波市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参加过诗刊社第十届青春诗会,曾获首届徐志摩诗歌节青年诗人奖,第五届华人青年诗人奖,诗集《看见》获全国第四届鲁迅文学奖。

无聊年代

他虚拟的快乐有着上房的腿揭瓦的手无事生非的

舌头

并在虚拟中一次次远足碰上另一群自己

他们互致问候想从对方的喉咙里抓住一点点

类似返青的春天的声音

这是徒劳的就像他从自己的命根里

摸出一大把陈腐时光

让他的身体像过了保质期

越来越

他的内心有过怎样的爆裂行动

一场革命他推翻了他自己

而这之前他提前摧毁了一个男人可能的

前程和雄心

一条安静下来的河流他的欲望越来越

趋于无他的生越来越趋于死

接近于某种最原始的意义

冥想很大一只人类的胃能容纳的全部饥饿

讨薪

没有学过资本论这并不妨碍他

拥有剩余价值与自用价值

过去的一个时间段里

他用他的汗和血创造了前者

现在他想用他的命换回后者

他知道命要更值钱些

围观的人也知道

他要的钱太少却爬得太高

他学过一些低等数学他也知道不划算

他只想努力努力在这之间画上等号

背叛

那些无可奈何的花开败了春天仍要在别处继续

世界是过程的集合集。”

唯物者说:谁都处身于

联系运动变化和发展之中

他不由自主地走了他要赶着春天

去别处刨坑让剩余的种子发芽

或者他要追赶另一场雨水

接不住的雨水多像一个女子夜半的哭声

也将随着云朵转移或者飘逝

而她守着抛荒之地

守着欺瞒背后痛苦的坚持

她有止不住的眼泪和彻夜不眠的星星

还有唯物主义的诘问方式:

什么样的动机参与了具体的背叛

或仅仅是外表光鲜的欲望

肉体在其中又有怎样主导的意义?

记录

那些乌云若不被删除天空仍会下雨

或者不是乌云是内心的阴影

它仍在飞升并被记录着

还有太多的偏见

它们是人为凿宽的河道

雨季来临我听见了泛滥之声

呵旧日的痛苦我看着它们流逝

又看见它们一再地等在前方

我面对的下一刻的水

仍在绕着那个旧日的弯

改变

改变。生活并没有更多的秘密

下一次你将酒醒何处?

一只鸟在枝头间跳跃

一缕风快乐地尖叫 当它又一次拐弯

我只能一再地记录 回忆或一次次返还

那一夜的真实也在改变之中

这是亲热的方式:一杯茶隔着另一杯

你也在其中一再地回转

无数的你。另一个。

好人

好人好得像一个人 这是花与蜜的互置

他的外在部分她的内心

如果不刻意掩饰这唯一可能的裂缝——

阳光静美而山川祥和

她将是他一滴温暖的现世之泪

艺术有太多的和谐之力

他倾情表现她青山绿水的感性

而她有太多太美的画面或碎片:

那是他无限接近地向她走来

他的紧张迫切也无限接近爱的本源

乌鲁木齐十一公里

这个灯火璀璨的夜晚我突然伤感

我得外出走走痛不欲生的感觉产生在

一公里处仿佛被人弃在闹市

两公里的道路纵横爱恨纠结

那张脸清晰起来时空对白发生在

三公里处他的歉疚让第四公里笔直宽敞

我终于说出了想说的但五公里处的路阻

让对话断裂六公里时他仍坚持离开

原来歉疚与回心转意是两码事

我会是路边的哪处古迹?

接下来我跑过了七公里处的清真寺

八公里的空旷拐入了城区快车道

九公里的大巴扎那些林林总总不再让我心动

在十公里处我失去了体力

但恢复了一点点的意志和想

我能否再走上一公里然后若无其事地回转?

对得太多了突然想住进一个错里

错的时间错的山水错的院落

在错里安下一张床耐心养育一堆错孩子

分享:
 
摘自:海燕 2012年第06期  
更多关于“无聊年代(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