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怎样描述白的消失


□ 青年河

●青年河

  首先是味蕾上的葱白在舌尖上欢快地跳跃。厨师看到了葱白。他已经进入状态,他的手舒展开来。然后(其实这只是一个瞬间的过程),他一手(他的手轻轻的,感觉像是在握住婴儿的手臂,这时他内心里产生了爱怜的意味)捏住葱白,一手握刀,在疾速的、带有着紧张细碎声音的节奏下,葱白绽放、破碎成青白相间的美丽繁花。葱白让味蕾欢悦。那双娴熟的手突然停下来。他望着那些青白相间的、细碎的、美丽繁花在出神。他一定是想到了什么,也或许在绽放中嗅到了什么——泥土的味道?这是白在远离故土的奔波,这是一条无法回归的路。它一路风尘,来到陌生的城市寻找熟悉的同乡,它散发出的泥土的味道令孤独的他回到了遥远的故乡。这葱白就来自他遥远的故乡,那熟悉的味道就是故乡的味道。“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他时常一个人吟诵这一古老的歌,然后在吟诵中让泪水送他回到日思夜想的故乡。他与他的同乡在异乡相逢,它把故乡给他带到了他寄居的异乡,它为他带来了梦中的故乡的消息。

  那时候,他还在乡下。他在乡下看到了对葱白的喜好。也许是生活贫瘠,也许是真的喜好,酒徒们以葱白蘸大酱下酒,喝得潇洒,吃得恣意。葱白,光滑、亮洁,辛辣中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他看着那些土头土脸的饕餮之徒额上冒着汗,嘴上试试啦啦着,他真为葱白可惜:暴殄天物。但是,他却不大喜欢那辣得他满头大汗的葱白。盛夏时候,他随父亲去青年河南河滩里为葱培土,父亲说,土培得越深,葱长得越好。他不懂,也不问,他只是蹲下身子随着父亲给葱培土,他以为这不是他的事情。他看到的只是纯的、视觉中的葱白,它让他想到少女的玉臂。刚刚入冬,父亲又喊上他去青年河南河滩把葱收回家,看着那长长的葱白,父亲一脸的高兴.对母亲说:“你看这大葱长的!”母亲挑出一棵回应着说:“真喜人,像小孩儿的胳膊胖嘟嘟的。”父亲不说葱白,母亲也不说葱白,小村子里大多数人也不说葱白。葱白与小村子没有丁点干系,小村子只知道沾有着泥土的大葱。

  只有一个人说葱白,这是个例外。他是小村子里的一位古怪的老中医。小村子里没人知道他的名字,除了有病去找他看看,几乎没人去他的散发着浓浓的草药味道的小屋子。他显得有些另类,他还显得有些孤独,但看起来他对此好像并不在乎。他有一本纸页发黄、破旧、散发着浓浓的草药味道的书,里面就记载了葱白。他问老中医什么是葱白。尽管他还是一个孩子,但老中医还是像遇到知音一样郑重其事地从抽屉里拿出那本破烂不堪的书。他哆哆嗦嗦地把那本书翻给他看的时候.书里的尘土像多年前的往事一样跟着飞扬起来,他用半截破旧的铅笔在早已经有了划痕的“葱白”两字下又重重地再画了一道横线。然后他诲人不倦地给他解释葱白的药理。他有些怀疑老中医的讲述,同时对那本古老泛黄的书本也深深质疑,那光滑、亮洁的葱白怎会写在他那本散发着草药味的古旧不堪的破书里。乡下炒菜用的普通葱花,怎么就成了葱白,而那样的白、洁,又怎么与难闻的、甚至是晦暗的草药混杂一起。在记录着葱白的那发黄纸页的边上,他看到了密密麻麻地写着的一些模糊不清的、褪了颜色的字,老中医读得慢,却抑扬顿挫、顺畅无误:①《本经》:主伤寒寒热,出汗中风,面目肿;②《别录》:治伤寒骨肉痛,喉痹不通,安胎;③孟诜:通关节,止衄血,利大小便;④《日华子本草》:治天行时疾,头痛热狂,通大小肠.霍乱转筋及责豚气,脚气,心腹痛,目眩及止心迷闷;⑤《用药心法》:通阳气,发散风邪;⑥李果:治阳明下痢下血;⑦《日用本草》:能达表和里,安胎止血;⑧《本草蒙筌》:蛇伤、蚯蚓伤,和盐署即解;⑨《纲目》:除风湿,身痛麻痹,虫积心痛,止大人阳脱,阴毒腹痛,小儿盘肠内钓,妇人妊娠溺血,通奶汁,散乳痈,利耳鸣,涂猁犬毒。老中医说,这些字是他写上去的,那时候,他在城里跟着一位老先生学徒,那位老先生真是位神人,一开始跟老先生学医时,他也不相信一棵普通的大葱也能治病,但是后来他看到了。葱白是小村子里的少数,人们几乎可以忽视掉它,就像人们忽视掉那个没有名字的老中医一样。葱白为更大的白所淹没掉。

  人们想到的、看到的、说起的白,大约只有棉花的白才让小村子一直无法忘记。当然,这也是近二三十年的事情。棉花的白以铺天盖地的气魄淹没掉小村子的一切。好几十年里,小村子好像一直幸福地漂浮在这无边无际的白之上。棉花的白,逐渐成了小村子里的多数。原先的时候,小村子里只有少数人家种棉花,慢慢地,家家户户都种棉花了,后来,索性大多数土地都被种上了棉花。小村子注意到这些的时候,已经欣喜地被棉花包围了。小村子里的一个人抓起一把棉花,把棉花捂在脸上,好久不说话,也不动,最后只是说了几个字:“真白啊!”棉花的白,柔软、温暖、舒适。那是他自己家的棉花,他家里第一次有那么多棉花,他套上马车去镇上棉站去了六七次,每次看上去马车上的棉花都高得摇摇欲坠。他的父亲像大多数人一样,把村子里分给他的土地大都种上了棉花。柔软、温暖、舒适、洁白的棉花令堆在父亲额头上的皱纹舒展。父亲的笑在纷繁的白花间随风飘荡。那些日子里,父亲与母亲就长在阳光下白花花的棉花之中。他们好像舍不得离开这片白花花的棉花。那是一段很长的日子,父亲与母亲几乎沉醉其中,他们与他说起那些白的时候眉飞色舞的样子令他也深受感染。有二三十年,小村子一直被这白暖暖地包围着,一直在这白中舒适、滋润着。

分享:
 
更多关于“怎样描述白的消失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