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醉过才知酒浓


□ 李道鸣

  男人有几个不喝酒的?喝酒的男人有几个没醉过的?醉过的男人哪个不说酒香?

  一生中,人有亲情、友情、爱情相依相随,那浓浓的情谊温暖着人,感动着人。还有一种无形的情,渗透在人的血液里,对我而言,便是酒1

  1

  1967年。我正当风华正茂时,赶上了那场史无前例的“文革”运动,“内查外调”后说我家庭出身不是城市贫民,是地主,一夜的工夫我从“无产阶级”变成了地主“狗崽子”。正值部队招收新兵,我满怀激情要求参加解放军的申请被驳回了,生产车间也不能容纳我了,被下放到厂“劳改队”劳动改造。这还不算,最令我伤心的是我那清纯的初恋也失败了。

  一连串的打击使得我这个本来十分阳光,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变得寡言少语,垂头丧气。我原先每天都是无忧无虑,活蹦乱跳的,舞台上,球场上,图书馆里都有我的身影,现在,沉默了,消极了,孤单了,种种有形无形的压力侵袭着我,整个人变了,开始是躲着别人,再后来是失眠,以至到后来烦躁郁闷,人像没了魂似的。

  一次意外让我彻底崩溃了:有一天晚上,与我同宿舍的两个北京知青去会女朋友了,我自己翻来覆去睡不着,便服下了“安定”,还是不能入睡,我又将“利眠灵”也服下了,还是睡不着,我便点上一棵烟,躺在床上吸着。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被浓烟呛醒了,我的被子燃着了,要不是突然醒来,啊,那后果真是不敢想。

  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一天傍晚,独自一个人来到了厂区南面的穆棱河边,奔腾的穆棱河水自由自在地,欢笑着向乌苏里江奔去,霎时,脑子里有了一种幻觉,我似乎被河水簇拥着去追寻自由与欢乐,便一步一步地向大河走去……

  “小李子,你看我们打到了什么?”

  像是被人猛击了一下,我从幻境中回到了现实,是爱打鱼的彭师傅,他一手拿着一条大鲤鱼冲我挥着:“走,上去我家吃红烧大鲤鱼!”

  在彭师傅家的饭桌上我第一次端上了酒杯,第一口酒就呛得我直淌眼泪,彭师傅看我直吐舌头,笑着对我说:“酒啊,是个好东西,它不像人可以负人,古人说,‘一醉能消万古愁’!”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酒能消愁,便试着喝了起来。怪了,三杯酒下肚后,那酒进到口中,不再是辣的了,进了肚里热乎乎的,口里留有一股沁人的余香,人也兴奋起来。

  酒席中,彭师傅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小李子,人生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俗话说的好‘百炼成钢’,能经风雨见世面,就会有出息的那一天。”

  师娘也在一旁鼓励我:“小李子,打起精神,我们大家都喜欢能写会唱的你!”

  是师傅和师娘的教诲和理解,还是酒的力量,当第二天我从醉梦中醒来,头不再是那么昏沉了,身子也不是那么懒散了,心里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念头,再有想不开的事,我就喝酒,喝像彭师傅家的那种北大荒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