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路


□ 李宁武

●李宁武

  一

  我关于走路的一些想法,是从我过去的一篇小说里来的。我过去是写过小说的,后来不写了,觉得没意思,不如混个小官什么的。那官就和上帝一样,说这世上要有光,就有了光,说叫谁当官,谁就当上了,说给谁汽车坐,谁就坐上了。不过我现在好像又有点想写小说了。我过去写过一篇叫《车伙》的短篇小说,登在一家杂志上。意外的是那篇小说居然给选到了《小说选刊》上。当时凡是多少知道一点文学的熟人都给我祝贺,不知道的也都跟着起哄,把我半年的工资喝光了,直气得我老婆翻白眼,叫我骑着自行车,上我老家驮白菜,来回四十里,翻倒好几回。

  其实那篇小说里的故事很简单,就是一溜农民推着车子走夜路。车是农民老辈里的独轮车,路是农民老辈里的沙子路。那一溜农民全都脱得光光的,一串光溜溜的大光腚,推车推得很有劲,一路吱吱哑哑的。路上有月光,两边铺天盖地的青纱帐,还有秋虫的鸣唱什么的。我写了那篇小说很得意。不过我写那篇小说是有背景的,那背景也是关于走路的。我在县城一中上过三年学,离家三十里,每个星期一的一大早,就得赶到学校去,不能耽误上早操,更不能耽误升国旗。我那时三点就起床,三点半上路,背着九块黄饼子,十个煮地瓜。我穿胡同,出村头,一条大路通到县城里,就是那种滑溜溜的沙子路。秋气凉飕飕,夜雾白茫茫,鸡鸣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我在县城高中那几年的寒窗苦,不是闹着玩的。

  那年深秋里的一个四更天,我就在那条上县城的大路上走着了。我的前后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大平原上有浓雾,但都沉在地面上,一动也不动。天空还算很清亮,挂着半个黄月亮。但前后左右看不远,无论朝哪个方向看,都是一片白茫茫,人就站在一个空荡荡的大圈子里。无论走多远,那个圈子就跟多远,穿也穿不透,人就觉得老是原地踏步走。我明明知道是错觉,可心里还是挺急切,就加快步伐走下去,走得挺起劲。我把胯骨一圈一圈地转,腰也一圈一圈地拧,就像练竞走,心想今天这两个半小时的路,争取两个就完成。

  那年我才十八岁,长长的一双脚丫子,长长的两条细长腿,长长的腰身既灵活又柔韧。我是一条又细又长的半大狗,一跳一跳窜得风快,能在大平原上撵兔子。我对那速度很满意。当时我窜得正起劲,听见身后一溜沙沙响。那声音轻得不能再轻了,虽然一下一下很踏实,却轻如一团气,飘如一缕风,就是猫在路上走,也不过如此了。我在心里吃一惊,转脸往回看,一条黑糊糊的长影子,推着一辆独轮车,轻轻几步跟上来,几步就和我并行了,还没等我回过神,就已经闪到我前面去了。我一时觉得那个人简直不像人,就紧紧跟着看,一溜小跑跟不上。

  那个人影实在太长了,整个就是一条黑糊糊的长影子,推着一辆空荡荡的平板车,上面捆着一团破麻袋。我一路小跑跟上去。不过一眨眼工夫,那人已经老远了,影子已经模糊了。我紧紧跟着小步跑,才能勉强跟得上。等我一松劲,那人又走老远了,径直穿进雾里去。我又紧跑一阵子,紧跟着那人穿雾洞。那人不紧不慢往前走,雾从他两边凉飕飕地流开去,流到我这里,把我裹在漩涡里。那人脚下拖着两只破布鞋,就像两片芭蕉扇,一替一下往后翻,却一点声音也没有,挨近了才能听见沙沙响。后来那人渐渐走远了,渐渐没影了,我才傻愣愣地慢下来,觉得那人的胳膊和腿都太长,如同几条船桨在划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