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学的望境


□ 许 江

近年以来,中国大学校园之建造呈现出惊人的发展态势。从设计方案及完成状况看,皆显示出同样惊人的趋同性。其中原因颇多,但是深藏其后的主要原因却在于相当多的人们对大学校园所持的功能化理解及其基础上的划一的建设要求。高大的校门,中轴的景观绿化带,中轴线端点上耸立的图书馆,左翼的长排教学大楼,以长廊相连,右翼则是校本部、体育馆等公共空间。校园的一侧,常常有一片面积可观的体育场,其后往往是学生的生活区……大学就这样被规范地规划为数块,被建造成一个整齐分明的空间,一个全然功能化的空间。一个寸土寸金、功能完满的空间,一个没有“空”的空间。
当代大学校园是无“空”的空间,首先在于它没有“山水”。传统书院依山傍水,得山水之精神,亦得仁智之乐。中国美术学院的前身是国立艺术院,初建之时,并无专门校舍,以一个银元租来白堤上的罗苑作为校址,学子与湖山日夕相伴,得以体味自然之意,从而凝聚、生发出国立艺专绵延伸展的活的历史和心迹。这也是蔡元培先生将国立艺术院设于杭州的立意所在。而在今天,“自然”已被排除出大学校园之外,成为文明教化的“他者”。当然,要拥有一山一水,在今日大学而言何其奢侈?我们今天既不能也不必如传统书院那般寻觅山川幽胜之地。真正重要的是如何在大学建造中重视保持如山水般气韵的营造,给学子们心中留下一丝面向自然的神往和亲近。
当代大学校园是无“空”的空间,还在于它的工具理性。在现代人的日常理解中,大学一方面是一个知识共同体,它用一种半工业的模式,通过各科系的劳动分工构建起“知识全体”;这个“知识全体”是公器,也是威权;另一方面,大学又是教化众人的学校,通过各系科将“知识全体”分解为学科单元加以传播与讲授,是再生产式的教育平台。前者是自下而上的“上达”,形成“知识全体”的构架,后者是自上而下的“下贯”,形成教育新人的框架。无论“知识全体”还是教育新人,其中的枢纽是学科化,学科的功能化,其中最基本的元素就是工具理性和知识理性。即使是“博雅教育”与“通识教育”,也依然无法摆脱功能化的空间规划和意义影响。
专业化、工具化只是技术化的外在表现,其要害与基础是一种知识论意义上对于世界的对象化。这种对象化在思想家海德格尔看来也同时意味着“人成为主体”和“世界成为图像”。现代大学的理念与贡献很大程度上在于它确立了一个人本主义的立场与知识体系,这个立场与知识体系维系着一系列“观点”,并形成关于世界的整体视像。其间稍有不慎,就会拘于此一观点、彼一观点,无论彼此,皆是由一点而观,是由人之立场将世界把握为图像,或将世界如图像般对象化。日常德语中有一词Weltbild,是“世界观”或“宇宙观”的意思,而海德格尔却将之用做“世界图像化”,表达人的表象活动把世界把握为“图像”。大学校园的自然之境,无功用的“空”境,正可以消解这种功能主义和对象化倾向。这正是我所说的“望境”之由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