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红论


□ 聂绀弩

  小红是《红楼梦》里唯一的表现了正常爱情的丫头——何只丫头,包括小姐在内的一切少女
  《红楼梦》是一部人书,人是从非人中生长出来的。几百个少女,长长幼幼,都只十几岁,关在一个“牢坑”(龄官的话)。名之曰丫头,也就未成年将成年、已成年的女奴。这些女奴,其实也包括小姐在内——甚至包括公子,都是没有人身自主权的。有的是被卖出来的,有的是家生的(家奴之女)。这些少女不但在这牢坑里无人身自主权,在外面也一样,除了吃喝穿戴,生活坏得多以外,外面有拐子,香菱就是被拐卖来的;有强盗,妙玉据高鹗说就是被劫去的。少女甚至妇女,没有社会,没有家庭,只是父兄丈夫甚至儿子的所有物。不但如此,谁都可以抢她们卖她们,《红楼梦》若还写得不够,如鲁迅的《祝福》里的祥林嫂,被抢卖几次,她固然没有自主权,那抢卖她的人,既不是她父、兄、丈夫、儿子,又哪来对她的所有权呢,只不过是非人社会的胡作非为,使她们在哪儿也是过非人生活。
  少男少女到了一定的年龄,就象生理上缺少了什么,要填补一下;又象多出了什么,闷在心里发泄不出来。由于生理上的改变,进而引起心理上的改变,也象缺少什么和多出什么,于是产生烦闷,其实生理与心理是一件事,又是两件事,是两件事又是一件事。这正是人的需要,是人的青春期的需要。善哉,《聊斋志异·绩 女》篇,绩女之言曰:“偶堕情障,以色身示人,致为淫词所污。”所说的情障,就是这里说的需要。她不但以色身示人,还需要欣赏对方的色身,互相欣赏,享受彼此的色身。绩女显示了一回色身,使人倾家来朝,可惜她所得的只是一首“淫词”,而不是“淫词”以上的实际,她感觉失败,立刻从这地方逃走了。这样的题材的长短小说,外国不少,都忘其书名和作者的名字。好象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痴》里有,高尔基有一短篇,白朗宁诗《立像与胸像》也属于这之类。
  我深恨自己的脑子乱杂无章,正写到这里又想到别的。我想那倾家朝绩女的人,绩女问他:“何以教我。”他回答只想饱饱眼福之类。这当然不是真情实话。但他的封建思想、礼教观念太深,他大概以为他的回答已经是最大胆(放肆)的了吧。
  黛玉对宝玉的直接的挑逗,“你也是银样蜡枪头!”
  这一句话当是一颗炸弹,把宝玉惊死震死,至少要把脑门震动。他以为至美至圣至洁至高的林妹妹根本只是下到凡尘来被人崇敬伏拜的,任何俗人凡念下流私意,也看不见、想不到、听不懂。对于我宝玉这个只是离云端不知几千万里的一个匍匐者,看也看不清楚,谁知倒还看见了我、于我不敢亵渎的地方,还说“你也是银样蜡枪头”!
  谁知这颗炸弹是没有炸药的,什么都没炸开,引起的只是我也告诉谁去以及黛玉的只许过目不忘不许一目十行之类的废话。这是因为宝玉(尽管是反封建的主角,但这时候还很封建很封建)尽管心在“意淫”(恋爱?),真碰着对方表白,反而无法应付了。宝玉尚且如此,黛玉的不仅对宝玉,甚至对紫鹃,甚至对自己,无数次无法应付,更是理所当然。
  理解了这一个问题,对下一个问题也可随之而理解了。脂批说小红是“奸邪婢”,把这和令雪芹把秦可卿淫丧天香楼改掉以及在宝玉出场的《西江月》词下批“终身惭恨”(显然是宝玉的口吻)一齐读起来,这脂批者无论其名脂砚斋或畸笏叟或别的谁,无论为一个人或几个人,这位或这几位先生脑子里装的是些什么?他配批《石头记》么?他是和那说什么人是腐儒禄蠹,厌弃经济学问,说女清男浊的贾宝玉是一路的人么?
  一个人的思想感情的演变,是非常细微、曲折而缓慢的,比如最初的革命者或革命者的最初阶段,应该是一面革革命对象的命,一面革自己身上的革命对象成分的命。所谓改变客观世界同时也改变主观世界,要经无数次反复,无数次成败,无数次的正面与反面的教训。贾宝玉的思想、感情乃至性格的变化,非一朝一夕之故,他要从晴雯、林黛玉起,死的死了、走的走了,几乎是一片白茫大地了,这才形成和完成了宝玉的世界观。在此之前,宝玉的思想是时时在矛盾、时时在变幻、有时也萦心功名富贵,爱听人称他为“富贵闲人”,说袭人不走,不愁没八人轿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84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