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新诗如何浴火重生


□ 林 楠

  单纯的重返古典,或者简单地模仿西方,都不是解决新诗的灵丹妙药。只有所有关心新诗发展前途的人们,共同地认真思考,将中西诗歌的传统合理地融入诗中,同时找到对当下中国的最佳表现.也许才是新诗的唯一出路!

  翻开《诗刊》《星星》这些中国的顶级诗歌刊物,我们细心品读后不难发现,其中虽不乏实力不俗的诗人,但也有很多诗歌真像是把散文分行后的结果。怎么看待当下诗歌界普遍存在的这种鱼龙混杂的情况?有人认为新诗好得很,也有人认为糟得很。

  然而,在我看来,对新诗现状的简单臧否,对新诗的发展并不一定有什么帮助。众所周知,新诗是一个舶来品,是中国诗歌在五四时期发生的一个裂变。所谓“不破不立”,也就是说“破”是为了“立”。不过,新诗的开拓者们尽管解决了“破”的问题,关于“立”的问题却似乎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除了上世纪中国的动荡不安之外,我觉得还有一个原因不应忽视:新诗从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处于不断探索中,这常常使得一种有价值的艺术探索刚刚开始,还未来得及走向成熟,很快就被另一种探索所掩盖,比如北岛之于后朦胧诗。因此,尽管前人对新诗付出了艰辛的探索,但他们所获得的教训似乎远大于收获。我不知道这是新诗的荣幸,还是悲哀?

  既然新诗的现状如此不佳,是不是我们应该抛弃新诗,重返古典诗歌的殿堂?以我之见,这未必就能从根本上改变我国新诗的现状。举个简单的例子,但凡对古代诗歌有所了解者,都会觉得古代诗歌总体上是讲求含蓄的,切忌直白浅露。然而,时下的许多诗作中偏偏十分直白浅露,仿佛又回到了五四时期的早期白话诗的阶段,就好像作者没有读过一首古诗(这实际上是不可能的)。

  也许有人会称赞上述这些毫无诗味的诗作,认为它们通俗易懂.贴近读者。不过,我觉得这种说法首先是把含蓄与晦涩混淆了。在我看来,含蓄不是让读者完全读不懂,而是充分调动读者的主动性,使他们尽可能地从诗作中读出一些含义。当然,含蓄是有限度的;一旦过度,就容易走向晦涩。我想不会有人否认李商隐的诗是含蓄的,但很少有人说他的诗是晦涩的。因为它们尽管朦胧、多义,却可以让读者读出一些明确的含义,尽管未必是全部含义。此外,这种说法也无形中低估了读者。在我看来,诗歌的一大魅力就是让读者通过一定的努力,对诗歌作出解读。只要诗歌不是过分晦涩,我相信大部分读者更愿意去读那些有一定挑战性的诗作,否则很难解释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阅读李商隐的诗。

  现代人的情感已经变得极其复杂,比如对科技既迷恋又排斥,对乡村既憧憬又抗拒。所以不管李商隐的诗歌有多么的优秀,这些复杂的情感都已很难在他的诗中得到真实、完整的表现。此外,现代诗人主体意识的张扬,也难以被他的诗歌所表现,甚至正是它所排斥的。

  但是,古代诗歌并非要被我们完全遗弃。《雨巷》是戴望舒的成名作,是一首典型的现代新诗。然而,在这首新诗中,我们却可以找到一些古典诗歌的痕迹,比如在诗中反复出现的“丁香”这个意象。它在古诗中常被用来形容哀愁,被用在这首新诗中,不仅丝毫未影响质量,反而使这首诗成为新诗充分吸收传统诗歌营养的典范。这说明,如果我们能将古诗中的有益成分加以改造或者化用,对新诗的发展也许不无裨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Tags:浴火重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