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宿仇


□ 邢庆杰

  阳光下,一片刀光剑影!
  杀杀杀!
  血肉横飞,尸横遍野。
  两个家族,几百年的血债与仇恨,将在今天了结。从此,一个家族将会永远消失,另一个家族就会在劫后余生的漫长岁月中逐渐恢复得更加强大。
  双方势均力敌,拼杀进行了一天一夜,大多数人都倒下了,只剩下了两个人。梁姓家族剩下的是一个男人,我们叫他梁。郝姓家族剩下的,也是一个男人,我们叫他郝。
  梁和郝旗鼓相当,两人的决斗从戈壁打到田野,从田野打到海边,又打到了泊在海边的一条大船上。
  打斗进行到第三天,两人都累了,躺在甲板上大口地喘着粗气,像两条离了水的大鱼,手里兀自紧攥着刀。
  天忽然暗了下来,狂风大作,大雨滂沱。两人想下船,船已被大风推离了海岸,向大海深处飘摇……
  两人抱紧了船舷,谁也不敢妄动。
  当风平浪静,日头重新焕发光彩时,船已停靠在一个不知名的荒岛上。船在靠近小岛的同时触了礁,正慢慢下沉,两人同时弃船上岛。
  船沉了,两人对着一望无际的大海,都傻了。
  两人都感到了饥饿。于是,分头上岛找东西吃。岛不大,却林深草密,林中遍布着野果树,还有兔子、野鸡、狐狸、蛇等小动物隐匿在草丛中。另外,他们还看到了几具人的尸骨。
  两人吃饱肚子后,仇恨又染红了双眼,新一轮的拼杀又开始了。
  最终,梁打败了郝,梁将郝绑在了一棵大树上,梁在郝的胸口浅浅地划了一刀,鲜红的血蚯蚓般顺着肚皮蜿蜒而下。梁说:“我要你一天流一点儿血,直到你血快流尽的那一天,我再将你碎尸万段。”“是男人,就让我死得痛快些!”郝说。梁狞笑:“那样怎能解我心头之恨!“
  从此,梁每天都在郝的身上轻轻划一刀,想哪个部位就哪个部位,胳膊、大腿、后背、肩膀,到处都被划开,流血,血凝,结痂。
  郝破口大骂,想激怒梁,求速死。梁却充耳不闻。
  闲下来,梁就到林子里采野果,用藤条做扣子,逮野味。他吃饱了,就喂郝。郝不吃,梁就把野果捣成汁,和了野味的血,用刀尖撬开郝的牙齿,硬灌。
  郝大骂。
  梁大笑。
  一个月后,郝奄奄一息了。“明天,我就会把你肢解,剁成一块一块的,扔到海里喂鱼。”梁大笑着说。
  郝无语。
  第二天一早,梁在石头上磨好了刀,走近郝。
  郝的头耷拉着,梁托起他的下巴,见郝双目紧闭,面色如霜。莫不是已经死了吧?梁探了探郝的鼻息,感觉不到一丝气息。
  “你死了?你到底死了?你怎么能死呢?”梁先是感到愤怒,后又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孤独和恐惧像积满乌云的天空,黑压压地笼罩了他。
  他死了……从此,这个孤岛上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将独自面对潮涨潮落、日月星辰、花开花谢、四季轮回……这是多么恐怖……梁不敢往下想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古今故事报·蓝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