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念想


□ 澜涛

  儿时的新生小村,家家户户的日子都很清苦。夏天的时候还好,每户人家房前屋后园子里的黄瓜、豆角、茄子相继熟了,菜桌上才终于有了一些变化。但地处北疆的新生小村的夏天总是很短,转眼入秋,饭桌上便只剩下土豆的身影了。而漫长的冬季里,有的人家甚至连土豆都不常见,取代的是各种咸菜。日复一日的大饼子和大糙粥把大人们吃得眉头紧锁,孩子们则满眼期盼。这时候,谁家若是吃了一顿鸡肉,一定是那家的鸡意外死了。不然,是没有人家舍得杀鸡的,因为,家家户户的鸡都担负着产蛋的重任。

  不记得是哪年春天,家中有一只老母鸡流露出“趴窝”的迹象,母亲兴奋地忙碌起来。

  “趴窝”,就是母鸡用自己的身体趴在鸡蛋上孵化小鸡。母亲找来一些废纸壳,用水浸湿、捣碎,搅拌成纸糊状,再找来一个直径大约在一尺半左右的盆做模具,翻扣在面板上,开始往盆上面均匀地糊上纸浆糊,半寸左右的厚度。然后就是静静地等待纸浆糊慢慢阴干。大约一周左右后,纸壳盆干透,家中也积攒下二十几个鸡蛋,母亲在纸壳盆里面放一些棉絮,再放进去精心挑选的二十几个鸡蛋,然后把老母鸡放上去,老母鸡便趴在鸡蛋上,把一个个鸡蛋严严实实地盖在身下,每天除了吃食、方便外就再不肯下来了。而母鸡离开纸壳盆那短暂的时间里,母亲无论正忙着什么,都会立刻冲过去,用事先准备好的棉被盖在纸盆内的鸡蛋上。日复一日,三七二十一天之后,一只只小鸡破壳而出,母亲便将金贵得平时连人都舍不得吃的小米用开水泡后、晾凉,喂食小鸡仔。小鸡仔稍微大一些,母鸡妈妈就会带着它们外出觅食,草地、树林,每每发现食物,母鸡妈妈便用嘴边啄着边咯咯唤叫着,小鸡仔们就聚拢过来,争食起来。临近傍晚,母鸡妈妈带着小鸡仔回家,悠闲地享受完母亲准备好的晚餐后,便到枯草铺的“床上”睡觉,小鸡仔则一个个钻到母鸡妈妈的翅膀下,魔术般不见一点踪影了。

  随着这些小鸡仔一只只长大,家里便会间或有鸡蛋吃,过年的时候,也会有鸡肉吃。

  若某一年,家中没有母鸡“趴窝”,母亲就会客串起母鸡来。在火炕上用棉被围起一个“鸡窝”,放进去精挑细选的几十个鸡蛋。为了让这个人工“鸡窝”维持一个相对的恒温,母亲会每隔三两个小时就用柴草烧炕。那时候,只有村赤脚医生有体温计,母亲就依靠自己的脸蛋做体温计,每次都是将鸡蛋贴到脸上检查鸡蛋的温度,若火炕的温度高了,就会将“鸡窝”从炕头挪到炕梢,待炕头稍凉一些,再挪回来。同样的三七二十一天,日日夜夜,母亲既要忙农活家务,又要扮演好老母鸡孵化的角色,辛苦可想而知。待那些鸡蛋一个个破壳钻出小鸡仔,母亲的脸上就堆满了笑容。

  那此后,几乎每年春天,都会有乡邻们端着鸡蛋、鸭蛋或者鹅蛋来找母亲帮忙孵化小鸡,母亲则一概应承下来,张家的蛋画上圆圈,李家的蛋画上一杠,赵家的蛋画上三角……一段时间后,乡邻们便会满脸堆笑地端走一只只叽叽喳喳欢叫着的鸡仔、鸭仔、鹅仔,而母亲站在门口目送的眼里总会有几分不舍,仿佛那端走的是她的孩子们。这样,一个春季下来,母亲总会瘦很多,每每这个时候,父亲便会心疼地挪揄母亲:“自己找罪受,贱命。”母亲则幽幽地说道:“命,这个东西,可能改不了,可过日子总要有个念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