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诗歌,终极的诱惑(创作谈)


□ 卢辉

我一直把诗歌当作彼岸的昭示,终极的诱惑,流动的驿站。这种神性的存在,不是玄学,更不是臆造的家园,它是时间的绵延和空间的扩张所呈现出瞬时的救赎和牵引。这正如当你早晨醒来,推开窗门映入你眼帘的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被界定的“常景”,另一种是流动的“变景”,要得到第一次的“鲜活”,取决于“变”的形态,而诗歌正是从此走出的,它无依无靠,无须染指,无须设定,更不便去装饰,它永远成为一种无极的趋向,在一次又一次的“可能”中完成近乎宿命的召唤。

诗歌总是从否定后的认定中开始的。是“第一次”,没有任何文化积淀的“唯一”的一次,一直处于否定中“发现”的一次,因而也没有一个界点的一次,正是这些无数个“第一次”组成心灵中短暂而新奇的景观,它永远只能是一种样态,而不能是一种凝固的结论。这正如生命的张狂,或是愚钝有时会与急剧上扬的理念巧合在一块,形成重构的虚妄,诗歌迫使这种虚妄既细切又坚韧,既粘连又脆薄,这是一笔怎样的“签约”?带着这种审视,使诗歌永远怀着乡愁的冲动到处寻找家园,而诗性永远在寻找中或明或灭。

也许一边是神性诱惑,一边是惨淡经营,二者注定成为一对“孪生子”,诗歌总以“废墟”为起点,无以圆满,无以归宿,只有挺住,这决定了为诗的根本:淡泊。当我一次又一次企图接近诗神的光芒之时,我才真正觉得:离无限最近的地方,心无比脆弱。然而,这种脆弱不是病态的,也不是体虚苦吟的一种,这是思接千载,心连浩渺时的恍惚,这是顿开茅塞前的无以皈依。

老子说:夫物芸芸,各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知命曰常,知常曰明。寥寥数语,集中国文化之大成,聚人生信仰之大义,汇千嶂万川之渊源,我试图聆听,试图俯仰,试图汲取,以展示我心空的茫远,以体悟斗转星移生命环复的轮回。于是,说不破道不尽的诗歌与极其有限的生命构成了“逆反”现象,这本身就是一种大文化的景观:缺憾中的行进,亏空中的弥漫,凹凸中的缠绕,这正是诗歌隐没升腾的气象,也是诗歌存在的理由。

在这个世界里,有很多问题引起我们的思索。生,是命定的吗?生下来在这个世界活着,现实早就等着我们,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面对。而我们流浪,我们安居,我们找寻,我们放弃,我们选择独踞一隅,我们奔向远方,这难道不是生命的历程吗?而诗歌就在其中,尽头呢?对人,是死;对诗,是思。生与死,爱和恨,内界与外界,超越与沉沦,哪一种才是生命的原生质?只有诗保留着生命复合体中两种质点的对峙。

天地间唯一值得在意的,便是生命丧失与呈现的对应互动:生命助长意志,意志点缀生命,生命占领意志,意志消耗生命,诗歌在这个二律悖反中滋长。可以断定,意志的真实换来生命的受难,这几乎是意志与生命邂逅而成的景观:诗人的生命空间和意志空间总是如实地流入“直觉”景观中,这是浑然的交响:生命在意志的支配下,呈图形展示出来。图形不是简单的画面排列,位移,晃动,它是生命与意志互为磨砺,妥协,激发的空间,诗歌就是生命空间向意志空间冲撞时留下的碎片。意志使上(天)与下(地)一分为二,生命使上下一片浑沌。人一直在完成着一场场寂寞与隆重的生死经历,庄严的产生也伴随着怪诞的出现,短暂的美引来永恒的意义和展望,这时,唯有诗歌成为生命与意志的资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