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细节余先生


□ 王 莎

细节余先生
王 莎

相识余光中先生时我已远离名人很久了。远离,是有意而为之的行为,是发自内心的坚拒甚至躲避。没与名人打交道的日子,感觉内心非常清爽,生活也没偏离正常轨道。有时自己也会惊讶:“咦,怎么好久没有和某某某联系了呢?”这种惊讶,也如同一阵风掠过,那风,也是嬉戏的。
2004年冬参与筹备海峡诗会。诗会至关环节即邀请余先生莅会。在大家看来,没有余先生的海峡诗会,如同一道极品川菜少了主料,色香味大打折扣。虽素昧平生,靠朋友相助,与海峡那边的余先生很快接上了头,几次通话便得到他的慨允。但越临近诗会,我越如惊弓之鸟。某日报载余先生将在某日来蜀中参加诗歌节,真假莫辨,我赶紧致电,电话那端的声音不急不缓,他对那则消息只说了四个字“没有的事”。又说:“王莎,我答应你了总是会来的。”话不多,每个字很有分量,我心里有了定力,“惊恐”被消融成一种轻松快乐的等待。等来2005年的蝶飞蜂舞,余先生偕夫人如约跨海而来。在他离开成都前夜,我拿出专门到望江楼买的薛涛笺,请余先生为我抄录我最喜欢的他深情撑起的《六把雨伞》中的《友情伞》。当时陶陶然乐在其中,思维变得非常粗粝,没考虑两位老人下午才从峨眉山上下来又赴晚宴的劳顿。余先生也许对我无知者无畏式的莽撞习惯了,总是以长辈的宽厚慈祥壮我的胆。他看着薛涛笺微笑说:“好漂亮啊。”拿起笔,在那张透着幽幽古韵的薛涛笺上,留下他的“录旧诗赠王莎”,从此,现实版的“友情伞”也不时出现在我生活中。

诗会结束一年后,余先生作为昆剧《桃花扇》的文学顾问偕太太一同赴京,我去京邀他们秋天再次入蜀。余先生便请我和女儿共进晚餐。餐后欣赏《桃花扇》。我和女儿顶着北京春天凛冽大风,一路狂奔来到余先生夫妇下榻的宾馆。一入座,我坦陈自己的计划,请求他们九月二次入蜀。余先生安静听完我的打算,然后温和地叮嘱届时把活动方案传真给他。“你的活动我总是要配合的”,这句话足以让我记一辈子。当初听时,只是开心地哈哈大笑。现在无论何时想起,都会怦然心动,感受到一种远古的侠义之气。品美食赏大戏,入蜀计划又得余先生初步同意,物质与精神欲望均获极大满足,辞别时,欢天喜地与余先生相约秋天见。
仿佛一眨眼功夫,我们又欢聚于南方某市了。主人将我们安排与余先生夫妇毗邻而居。参会和参观,用餐与散步,四人亦步亦趋,如影相随。近距离的接触,对诗文以外的余先生有了更直观的感性认识。他的隐忍守信以及绅士风度,是如此恰到好处,在不同场合不动声色地自然流露出来。这种风度来自善良、修养、智慧、幽默、从容、淡定,是一种修炼到家的气质和品质。
记得开幕式那天,温度高达四十度,会后余先生被记者围堵,密不透缝,衬衣汗湿一大片,而他尽力不使大家失望,认真回答每位记者的提问,很多问题此记者问过,彼记者接着问,余先生耐心地认真回答重复的问题。后来病中参加活动,面对长枪短炮轰炸似的采访提问,他仍平和淡定,温文尔雅,不厌其烦地配合采访者的要求。
诗文外的余先生有时有个标志性神态一一两眼圆睁,眼里蓄满惊讶、遗憾和幽默等等。一次闲聊,他看着我和女儿旁若无人逗乐说笑,便说:“刚才开会时我就看到你们又说悄悄话又低声笑,哪像母女,倒像是姐妹。”他又奇怪地问余太太:“女儿们怎么没有像王莎和宽容一样和我们这样说笑?”余太太“抗议”:“女儿们和我这样说笑时你当然没看到,你总是那么忙碌的……”余先生对自己的健忘睁大眼睛,继而呵呵地笑了。有天晚餐,感冒中的余先生将筷子伸向鸡丝,我们说感冒不能吃鸡的,筷子马上又伸向鸡蛋,我们说鸡蛋也不可以吃的。“哦,母子都不能吃”,如同一个食欲正旺的孩子被大人突然克扣食物,余先生圆睁的双眼有几分不甘和委屈。我们先一愣,既而被逗得哈哈大笑。
余先生的隐忍,可说到了克己的程度。奔波劳累,感冒发烧,为不拂主人的兴致也不想让大家操心,尽力撑着同参观共用餐。有天下午见他精神实在不佳,力劝他在房里休息,我留下女儿,对余先生说宽容就在隔壁,有任何事都可叫她。他终于同意留下,满脸歉意地对大家说:“不好意思。”我们游山玩水回来后,女儿说余先生房里很安静,偶有几声压低嗓子的咳嗽。怕他一进一出冷热不适,我们欲送晚餐进房,他坚拒,全身发冷的他穿毛衣戴帽子来到餐厅,谈笑风生如常。次日凌晨,我被一墙之隔的咳嗽声惊醒,大骇。当天我们就要飞成都。我深知余先生的重承诺,只要不躺下便会要求一切按计划进行。我赶紧叫醒熟睡中的女儿,打电话去隔壁房间,果然病情加重,低烧未退,咳嗽加剧。此后又目睹了他的种种隐忍。他唯恐咳嗽惊扰大家,拼命克制,实在忍不住时,便以手绢紧捂嘴,几声沉重的钝音后,又是长久的安静。我们劝他不要忍,咳出来好受些。他总是若无其事地说“没有问题”。无论体力如何不济,上下电梯进出大门,余先生仍站一旁优雅示意女士优先,行李也不让我们帮着拎。见惯了公共场所男人女人气壮山河的粗糙粗俗甚至粗鄙,一个小小的细节往往会将衣冠楚楚的人打回暴发户原形。余先生病中也不失绅士风度,在我眼里是一道风雅的景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