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梦里的村庄


□ 王爱英

张三贵圪旦

梦里的村庄在遥远的内蒙古,阴山脚下的黄河套。
梦里的村庄叫张三贵圪旦。张三贵是人名,圪旦是平原上的高地,适于庄稼人居住,只是用于村名听起来怪怪的。其实在黄河套这样的村名很多,清末民初时,从晋北和陕北走西口过来的农民在黄河套扎下根来,于是水生圪旦、有财圪旦,包括张三贵圪旦便应运而生,这些村庄都是以拓荒者的名字命名的。张三贵是河曲人,张三贵圪旦的村民也大都是河曲以及府谷两县的移民。我们下乡插队是在1969年,尽管那时候阶级斗争天天讲月月讲,而且张三贵的孙子还扣着地主的帽子,奇怪的是贫下中农与张三贵的后人相处得很融洽,根本没有一点阶级仇恨。当时我们知青对此很不理解,因为不管怎么说,张三贵毕竟是地主啊!当时张三贵的孙子是个沉默寡言表情阴郁的老汉,很像电影里的地主。1970年夏秋之交的一天,县里来了清查“地富反坏右”的指示,我和村里的民兵当天夜里奉命带着枪翻箱倒柜地搜查了他们家,以期能找到“变天账”之类的东西,当然是什么也没有找到。那天夜里给我的感觉是这地主比贫下中农还穷。后来才渐渐明白,人家张三贵有双重身份,既是地主,又是这个村庄的创始人,是第一代的拓荒者,家乡逃荒的人走西口投奔他,逐渐人丁旺盛,形成了村落。也就是说,张三贵是张三贵圪旦的奠基人,没有张三贵,就没有张三贵圪旦。如此背景和如此渊源,就是开批斗会也尴尬,连口号都喊不起来,想想也难怪,先人们都是血汗往一起流的创业者,后人们却非要斗个你死我活吗?——那些尴尬的批斗会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许多年以后终于悟出那是人的良知在起作用。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良知并没有体现在从大城市来的知青身上,却偏偏存活于张三贵圪旦的村民中,这是两种文化(“文革”也是一种文化)的对抗,红卫兵——知青(前者与后者有文化传承)的良知早已蒙尘,张三贵圪旦的村民于不经意间拂去了我们心头的污垢,“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竟如此这般地演绎,应该是决策者始料未及的吧!
去年八月我和许多老知青回访五原,我在张三贵圪旦非常欣慰地见到了张三贵的重孙子二铁。这个比我大两三岁的二铁好像早就忘记了当年的芥蒂,亲热地和我搂在一起,打问着其他知青的情况,谁谁咋没回来,谁谁现在做甚呢……看着二铁一脸的善良纯真,尽管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却仍然使我愧疚和感动。

走西口的人儿回来了

在五原下乡的老知青以天津人最多,天津的老知青总想回第二故乡眊一眊,大家的这种想法一拍即合,再加上五原县政府的支持,去年八月终于成行。
这几年,回访第二故乡的老知青逐渐多起来,或单身独访,或结伴而行,但像这次大规模回访五原的活动还是比较少见。
从天津回访五原的老知青,原计划有二百多人,为此我们提前包了两车厢卧铺,但仍然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回访五原的消息一经传开,希望参加这次活动的人就像滚雪球般越滚越多,结果通过各种途径回访五原的老知青竟去了近六百人!那两天,五原县的宾馆、招待所都住得满满的;住不下的,就安排到县城周边的村里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