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洗澡


□ 徐宁

  一伙衣着褴褛、破鞋踢踏的民工走进了开发区最高级的洗浴中心“太阳雨洗浴城”。寒酸的穿戴、龌龊的形象和金碧辉煌的大厅形成鲜明的对照。

  服务生见状赶紧跑上来问:“你们干什么?”

  其中一个人回答:“洗澡啊。”

  服务生说:“走走走,你们这些人不在接待范围之内。”

  民工又说:“这不是澡堂子吗?”

  服务生不耐烦地说:“什么澡堂子啊?这是洗浴中心!”

  民工纳闷:“洗浴不就是洗澡吗?”

  服务生逞能似地解释:“洗澡是净身,洗浴是消闲,懂吗?”

  这时民工们的老板就进来了.见状就对那服务生说:“你这个人有问题吧,洗浴就是洗澡,开着店门拒客,天下有这么做买卖的吗?”

  服务生见这个人衣着鲜亮、器字不凡,自然就矮了三分,陪着笑脸说:“这位老板,不是我不接待,你看门口这不贴着告示吗,衣冠不整者概不接待.小弟也是照章办事。”

  老板说:“放屁,什么叫衣冠不整?他们光膀子了还是脱光腚了?脚上没鞋还是没袜子?”

  见服务生不说话,老板说:“我不和你说,叫你们经理来。”

  不一会儿一个中等身材的胖子来到大厅.也是满脸陪笑,听了老板的斥责,不卑不亢地回答道:“老板您原谅,哪个行业都有哪个行业的规矩。原谅我说话冒昧,咱这地方是一个高级休闲场所,您搞这么一伙人来是不是有些砸场子的意思?”

  老板说:“高级场所是指高消费,我不欠你钱就是了。”说着就从包里拿出一沓钱摔在柜台上:“一晚上多少,我包场!”

  经理说:“不是钱的问题,您看您领的这些人,配到这来吗?他们一进去,正经顾客还来吗?”

  老板火了:“放你娘的屁,干活儿的人就不正经了?”

  正不知怎么回答.一个30多岁的瘦高个走过来,先掏出一个绿本子亮了亮自报家门:“《城市晚报》记者。”然后慷慨激昂地说道:“洗浴中心是干什么的?就是为大众提供净身、休息的场所。大家都是花钱,就得贫富无欺、一视同仁。衣帽取人,是不是有些歧视穷人的意思?再者,谁最需要、谁最有资格洗澡?就是这些为我们城市作出辛勤劳动的农民工。他们整日劳动,哪能够衣着整洁?每天出大力干脏活,能不一身臭汗?今天你若是拒客,我就在报纸曝你光!”

  经理知道今天碰到了碴口上。到底是买卖人,脑子转得快,马上改口道:“记者同志、这位老板、各位民工兄弟,小弟刚才失口,你们是贵客,难得光临敝处,接待接待,热烈欢迎。”说着赶紧招呼服务员:“还愣着干什么,赶快给各位贵宾拿拖鞋。”

  老板承接了一个不小的工程.为一座规划中的商业大楼挖槽打桩。

  大楼高二十多层,槽挖得深,运出去的土也多。一伙民工就被安排干这种活:一个拿一把铁锹,专门铲除翻斗车落在地上的稀泥。这是个繁华地段,不容许随地撒漏。他们从早晨5点开始,要干到夜里9点才能收工。离驻地很远,来回接送耽误时间,老板就安排大家就近进了这家洗浴中心,连洗澡带住宿58元一位,比住旅馆便宜。

  这伙民工就走进了洗浴大厅,欢呼、惊诧之声此起彼落:

  哎呀,水池里的水都能看见底,碧蓝碧蓝的,纯净水似的!

  我靠,这里还吹气,开了锅一样!

  你看,墙上的画,女人都光着屁股!

  芬兰浴,屋里热死人了!

  一些皮肤白嫩、鲜光的浴客纷纷撇嘴或低声议论:少见多怪,什么素质……

  人一多,身上的汗酸和脚臭之气到处弥漫,莲蓬头冲下来的浴液沫也是酱紫色的,不一会儿,这些人厌恶地走光了。

  老板也光着进来了,兴高采烈的:“大家可劲造,搓澡、敲背、盐奶浴和刮痧,想干什么干什么。”

  洗完澡,大家就进了休息大厅。这时,演艺正在进行中,一男一女《小帽》唱得正欢:

  正月里来是新年儿啊,

  大年初一头一天啊,

  家家团圆会啊,

  少的给老的来拜年啊,

  也不论男和女啊,

  诶呦呦呦呦诶呦呦啊,

  都把那新衣服穿……

  最后节目是艳舞。哈哈,原来就是光腚舞!一丝不挂的舞者挨个走到跟前挑逗.猛地拽掉一个人的大裤衩子,竟然是玉柱擎天,又引起了城里人的一阵哄笑。

  老板兴犹未尽,叫来服务生:“来几个姐姐(天津方言),一人做一个足疗。”

  服务员说:“没有了,小姐们集体请假了。”

  老板烦了:“什么集体请假,看他们是农民工不伺候是不是?这些妞有什么了不起,不也是农村出来的吗?遇见自己人反而瞧不起了?叫你们经理来,今天这足疗我做定了!”

  服务生走后不多久.一伙穿着红套裙的小女孩撅着嘴来了。不一会儿,抱怨和奚落从各个角落里传来:“看你这脚,老茧厚得按都按不动。”‘‘你这指甲一年没剪了吧。”“你就是脱得再光,一看脚就知道是出大力的。”

  这天晚上.劳累一天的大家反而睡不着了,才知道有钱人原来这么活。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

  活儿干了三天,这伙民工就住了三天。老板发现,后两天除了他带来的15个民工,再也没有其他人,演艺也停了。他想,可能对方真按包场处理了,不怕!演艺停就停吧,省得这些民工看了兴奋过度,影响明天干活。本来就是和这里的经理斗气,作为胜利者,他心满意足。

  第四天早上,老板去结账,银台把一万块押金全退了回来。问为什么,银台说经理吩咐的。

  老板纳了两天闷,后来见到《城市晚报》一篇消息才恍然大悟:

  为劳动者洗尘——太阳雨洗浴中心免费接待农民工兄弟。

分享:
 
更多关于“洗澡”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