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逃逸


□ 周 亚

逃逸
周 亚

周亚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花鸟画家协会会员。一九八六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已在《中华散文》《散文百家》《海燕·都市美文》《江南》《东海》《散文诗》《幼狮文艺》(台湾)《中国花鸟画》《浙江师范大学学报》等国家、省市级文学、美术刊物发表小说、散文、文学、美术评论若干。

有很多时候,我是很羡慕风的。譬如刚才窗前袭来的那一片风,将白色窗帘雪涛一般高高掀起、甩下,粘满纱窗。房间立时像个闷罐,嗅不到一丝新鲜空气。我走过去,拉下窗帘朝外张望。风呢?风逃往哪里?它的举动那么自由,那么轻率,在它天性的游走里,有多少是追寻的成分,多少是逃逸的成分呢?
如果将人的一生串成一个因果链,我能看清来路是由追寻构成还是被逃逸差遣么?黄昏里我被这个意念攥住。关于追寻和逃逸,我一直未能有一个确定的界限。那就是说,我们在追寻的时候,恰是潜意识里逃逸的开端,而逃逸的目的是为了摆脱,为了对光明的向往,接近某种精神的因素,因此变得崇高起来。
最早被我定格在时间段位上一句关于逃逸的短句是:我们逃走!眼看我的奶妈就要离开我家,我也将被家人送往另一个城市去,面临离别关头,六岁的我坐在奶妈的膝盖上,从齿间迸出那句叛逆的话。
一粒苞芽一旦从幼稚的心底冒出,就会膨胀着,顽强地生长起来。成年后我一直心神不定、东张西望,以为冥冥中另有一块栖身之地在等待我、召唤我。偶尔的,我被童年的这个细节袭击一下,才恍然明白,在暗中怂动着我的,正是那粒以逃逸为源头的苞芽。
天色更为昏暗的时候我坐到写字台前,打开电脑,屏幕在暗淡的光线里亮出一片雪域似的光芒,我以一个习惯的动作轻轻点击鼠标,寂寞无望的时刻我多么喜欢这个动作。汹涌而来的页面里我看到这样一小段文字,它使我空茫的内心突然有了方向感:第三宇宙速度(又称逃逸速度),是指在地球上发射的物体摆脱太阳引力束缚,飞出太阳系所需的最小初始速度。摆脱束缚,飞出去,它恰好切中逃逸的命题。在科学直截了当的阐释之余尚有这一层美妙的想象,我如获至宝。看来天体的问题与我们的问题一样,均须由逃逸来解决,而在我少时的观念里,宇宙何其伟大,渺小的自我又何以能够相提并论?课堂上我偷偷看过一本天文学书,从那时起,深邃浩瀚的天体便成了我始终的敬畏。

我说过我是个很磨蹭的人,这样说,绝无半点开脱或是自慰的意思。相反,这是一个很恼人的缺点。因为这个原因,我错失诸多良机,在大大小小的错失里,包括使我痛惜不已的机遇。这时,我对自己无可挽救的天性就会有几近绝望的痛恨。现在我把话题拉回来。举简单一例,我不能像姐姐那样上市里最好的小学,只能按就近原则入学。那个学校教室简陋,门前有一口发出暗绿水色的池塘(我一直固执地这样以为,事实上到底有没有一口池塘,已无法考证)。自打某天我站在教室门口听到一个学生向老师打报告起,我对这个学校的印象便如同那口池塘一样晦暗了。其实那个报告很简单,就像说错了下午几点上课。我听到我的名字,就是说,被指控说这话的人正是我。我一阵无措,犹疑几秒钟,转身走掉了。记忆中我与一个高我半个头的女孩一块走的,我们走在去看珠子的路上,这使我的逃逸具有一点喜剧色彩。我听她讲稀奇古怪的事儿,譬如她的姐姐如何化妆、演戏,头上戴许多珠子,我坠入云里雾里。那天的我绕着高低不平的小道走在一个叫做小花园的地方,那个如今花木扶疏之地从前是多么荒凉啊!后来我忘了珠子,忘了我逃走的原因,度过短暂的、不知所云的半天。
对于这一次逃逸的经历,我一直三缄其言,觉得不甚光彩。想想一个一本正经的人居然有过不可思议的逃学经历。那件事后周围大人视我为一只迷途的羊羔,他们及时地纠正我。幸亏我除了潜在的逆反心理,基本是个听话的女孩,且家教严谨。别人不知,那天的遭际无异于一次自尊的杀戮,我完全是无意识的,无论如何,那个下午我再不愿走进教室去听老师的课了。
几年之后已成少女的我在一个江南夏日凉爽的间隙里,读到莎剧《第十二夜》薇奥拉的一番自我表白“我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一点点轻辱都受不了的”。我想这就是我了。
我对待书本的态度就像我的为人,只喜欢在个人偏好的为数不多的文字间蚂蚁一样反反复复地啃动,以作滋心。对大多数热热闹闹沸沸扬扬的东西引不起兴趣,不管它有多高调多么虚张声势,我只愿意接受我的感官告诉我的事实。有一个阶段,我被要不要换个环境的念头弄得迷乱,细想一下,其实我一直被这个念头困扰着。所谓心梦可栖,我没有兑现它的地方,反有被吞噬的痛苦。但是问题并不那么简单,人一旦到了养家糊口身不由己的年龄,现实逼将你左顾右盼。我被单位一套结构精良的二居室房子困住。一想到此前的住房像蒸笼一样闷热难奈,纠集了我许多天的念头即刻雪崩。
分享: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