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远逝的绝响


□ 姜 滇

远逝的绝响
姜 滇

姜滇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研究生院。现为南京市文联副主席,南京市作家协会主席,《大众文学》杂志副主编。 主要作品有中篇小说《瓦楞上的草》《花湿红泥村》等,短篇小说《佟妹》《阿鸽与船》《巴根草》《挑担鱼苗走湖湾》《东牌楼台纪事》等,长篇小说《市长夫人》《摄生草》《带露水的蔷薇》《伊水伊人》等。影视作品有电影《清水湾,淡水湾》《女警官》《钟鸣寒山寺》,电视剧《岁月长长路长长》《小城姐妹》《黑金》等。

远逝的绝响

我最早知道嵊县这个地方,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在苏州读书的时候。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却对越剧着了迷。苏州人听评弹天天不绝于耳,对越剧却并不在意。白局一带的开明戏院、新艺剧场常有昆剧、苏剧的演出,而越剧戏班却进不来。城外的乡间,那是学校每年都要下去劳动的地方,镇上的小剧场,只要来了绍兴戏班,我必定要钻进去听上一场。这个兴趣,是童年在上海跟着母亲在“大世界”听绍兴戏薰出来的。那时候的越剧叫绍兴戏,戏文多为民间流传下来的爱情故事,戏人大都来自浙江。这也是我兴趣浓厚的原因之一。有一次,我偶尔从新苏州报的一篇文章中得知越剧发源于浙江嵊县,而越剧名伶,也大都是嵊县人,这给了我极深的印象。我想,那一定是一个如西施故里一样美丽的水乡吧。

很多年以后,我知道嵊县有一个叫灵鹅的村庄,一九二一年三月的春寒中,一个姓竺的贫苦农家,又出生了一个女孩,在她之前,家里已经有了五个姐姐,怎么能养得活啊?母亲把她塞进马桶,不忍心又抱了出来,看到她额头宽大,面容饱满,就留了下来。父亲竺招见给她起名云华。小云华在村中一年年长大,果然聪颖灵动,八岁入村中义学堂萃焕小学,十二岁这年,参加过辛亥革命的父亲把她送到离村子六七里路的金溪后山村百佛堂“吉庆舞台”的科班学绍兴戏文,攻武生兼花旦。三个月后转入“瑞云舞台”。她学戏非常刻苦,悟性极好。十五岁这年与叶金彩剧团搭班,做“二肩旦”。十六岁结识尹桂芳,两人义结金兰。一九三九年来到上海,与胡素芳、姚水娟、徐玉兰搭戏。一九四○年在同乐舞台再次与尹桂芳合作。一九四二年三月,与傅全香演“并头肩”。这时候的她,台风清新洒脱,表演细腻柔美,唱腔温糯圆润,在上海滩崭露头角。尤其在《三御妹》中的表演,极受好评,报界称她是“乐而不淫的花衫佳才”。一九四二年八月,竺云华加入姚水娟领衔的越华舞台。一九四四年夏天再度与尹桂芳合演《云破月圆》《石达开》《宝玉与黛玉》《春闺梦》《沙漠王子》等戏,投身越剧改革,扩大了越剧的社会影响。四十年代的上海,是越剧鼎盛的时期,从浙江来沪的戏班纷纷登临舞台,形成了百花争艳的局面,推动了越剧艺术的发展。竺云华先与尹桂芳合作成立了芳华剧团,一九四七年又与袁雪芬、尹桂芳、范瑞娟、傅全香、徐玉兰、筱丹桂、徐天虹、张桂凤、吴小楼在黄金大戏院同台义演《山河恋》,她饰演主角“皇后绵姜”。从此,“越剧十姐妹”名声鹊起,越剧界空前的团结与发展,有着里程碑的意义。一九四七年九月,一个命名为“云华越剧团”的演出,在上海轰动一时,这是竺云华自组的剧团。她不但负责全团的业务,在艺术上也更臻成熟。一九四八年五月,她与戚雅仙合作,改演小生,走进了艺术创作的又一个领域。她戏路宽,行当全,花旦、青衣、小生、老生、老旦等均工,她扮相清俊,表演妩媚,被誉为“越剧西施”。
这就不得不说到竺云华生命中的一次重要抉择。新中国成立初期,百废待兴,国家忙于经济建设,戏曲处于发展的低潮。为了支撑越剧事业,竺云华与商芳臣、蒋鸿鳌等重组云华剧团,帮助艺人们度过难关。她又想方设法,带领剧团到外地去演出。一九五四年的冬天,云华班来南京新街口大红楼剧场唱《梁山伯与祝英台》《追鱼》《碧玉簪》,一时轰动起来。许多观众追着看竺云华的戏,既然南京人这么喜欢,那就一路唱下去吧,《钗头凤》《虹桥赠珠》《柳毅传书》《红楼梦》《盘夫索夫》《玉蜻蜓》《孔雀东南飞》《杜十娘》——唱过大红楼,又进夫子庙的秦淮剧场,有时一天演三场,五天不卸妆。这时候的竺云华,热情高涨,带着姐妹们挣钱吃饭,自负盈亏,把剧团撑了下来。一九五六年,云华班一路北上,徐州,天津,北京,唱响了长江北岸。在北京长安大戏院演出《南冠草》,郭沫若陪同周恩来总理前来观戏,成了轰动一时的佳话。就在这时候,从南京传来了好消息,市文化局吸纳云华班,成立南京市越剧团,请竺云华出任团长。
可以说,这是竺云华戏剧生涯的一个新阶段,从此,她不必顾虑剧团的衣食之忧,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已所衷爱的越剧事业中去了。她功底扎实,唱做俱佳,身材姣好,相貌标致,天赋条件加上多年的磨炼,在舞台上塑造了许多令人难忘的艺术形象,尤其是扮演小生,有着极高的艺术造诣,受到很多观众的追捧,老戏迷常在剧场包座。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她淡泊名利,儒雅大度,性格随和,对人宽厚,没有一点名演员的架子。台上是胭脂水粉,凤冠霞帔,卸红妆,绾青丝,踏皂靴,台下一袭布衣,素面朝天,是全团的好姐妹。她认真排练每一出戏,认真对待每一场演出,常对年轻演员说:“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她的吃苦精神是颇足称道的,不但练功刻苦,生活中也能吃苦。五六十年代,剧团经常下乡演出,住在农民家里,那时候,乡下的条件很差,她一点也不报怨。在转场中,她和大家一样,背着行李,带着雨伞和脸盆,行走在乡间的土路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