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作为鹤


展翅的事物有着如此清晰的投影

  世间哪有扬州鹤

  生铁特意拎了几听冰镇的青啤,必须赶在小文和赵亦可动手前送到。倘若一个男人在公共浴室,用中指弹了另一个男人的鸡鸡,那么被动弹的那个男人他是该无动于衷,抑或是拳脚相加,像个愤怒的小鸟?

  就算是小文执意干上一仗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这是赵亦可后来埋头切西瓜时说的。赵亦可发际稍卷,挑染金色,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说话的时候耸了耸肩膀,显然不为刚才的冒失认错。就在刚才,西去的光线像廉价的羽毛滑进嘈杂湿漉的浴室,如果不是隔壁的水龙头出了故障,赵亦可也不可能去开这个玩笑。

  不管怎么说,我们是兄弟。生铁表示,情同手足,弹下那个又不是要命的事!为了缓和气氛,他说据悉,在宝岛,男人夸自家媳妇勤劳时,用“很耐操”这个词,但说女人“能干”则很不雅……

  小文“噗哧”乐了,终于伸手接过青啤,抠了易拉盖,举罐说:敢不干么!

  考虑到暴走的时间已经过了,小文反而带着歉意,他小声问铁哥,你不会怪我吧?话虽如此,小文和赵亦可对这次的暴走热情并不高。不管怎么说,那不是我的主意,生铁回应。或许也不是巫娜的主意,只不过是她先提出来罢了。关于暴走的具体地点,他们甚至还有些意见不合。国家森林公园,可能是最不着边的选择。活动的组织方似乎隐藏得很深,他们只留了一个联系方式。赵亦可建议生铁打个电话过去。生铁昂头吸掉了每一滴酒水,往窗外扔了青色的罐子(传回一阵清脆声响,是砸在去教学楼的石阶上,它一路下去,滚远了),又开了一听。开喝前,他说他们的联系电话只有巫娜才有。她的手机里尽是些陌生的号码。小文说赵亦可的建议蛮靠谱,不行的话你给巫娜打个电话。生铁放下青啤,看着窗外月明星稀,给巫娜挂了过去。电话没人接。

  关于暴走,起初的理解并不一致。小文以为是日文中飞车党的意思,比如我们在弘毅录像看的头文字D。铁,飘移,你也会。赵亦可说小文,你也太逊了!怎么可能是机车骑士,伤不起的家伙不是暴走族。按赵亦可的理解,暴走嘛,“暴”是暴力,所以没有对人施暴,单纯只是飘移看风景的家伙不能算是暴走族。至于“走”这个字,就是闪人或打了就跑的意思,所以K了人还傻傻地站着等警察逮捕的太鸟也不算是暴走族!

  几年前在金山,通往翠微山南岸的高速公路上,近泉港服务区加油站的空阔地,数十名骑着雅马哈,打扮像大鸟伯德的混球儿,手持空心管袭击了另一伙叫“达马”的暴走族。等警察通过监控发觉抄近道的闯入者并赶往现场时,热衷滋事的他们早已一哄而散。惟有吹开去的零星衣物碎片和渗入黑色柏油的血渍,说明之前曾发生不愉快的争执。事后才知道,械斗源于“达马”他们剃了贝克汉姆参加欧洲杯时的莫西干头,貌似马鬃。小文懂得赵亦可的意思,可还是嘴硬得像鸟喙。不就是些改装了排气管的破摩托嘛,又或爆了人家后脑勺,这些有什么好拉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