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唇红齿白


□ 林那北

唇红齿白

林那北

 

二十年前,一场牙周炎把杜凤的日子弄得乱七八糟。

杜凤哪天牙齿都好好的,偏偏那天,牙龈却发炎了,半边脸肿得像斜扣着一块面包。她从镜子中望见自己的第一眼起,就下了决心,不见欧丰沛。问题是,欧丰沛如果是一般的人,不见也就不见了吧,那几年,杜凤掉头不见的人多了去了,可是欧丰沛是十八中校长的小舅子。前几天,校长老婆欧丰芷下课后碰到杜凤母亲,兴致很高地说,喂,气色真好啊,是不是要当外婆了呀?杜凤母亲被突如其来的这句话弄得有点意外,各种感受还来不及涌起,先咧开嘴扑哧大笑。怎么当?她笑得话都变得断断续续了,女婿都不知几张嘴巴几只眼哩,怎么当?欧丰芷就夸张地张大了嘴说,不会吧?开玩笑吧?你们家两个女儿据说都跟天仙似的,你该不会想留在手中钓金龟婿吧?杜凤母亲就摇摇头,很愁苦的样子说,唉,欧老师,你不知道我那两个女儿的性格,她们跟别的女孩不一样,大的坐机关,小的站手术台,都文文静静的,不爱热闹,不会交际,每天下班回家,门一关,除了看书还是看书,哪有机会跟人认识交往?欧丰芷好像不相信,歪着头问,两个都没对象?是啊,没有。欧丰芷沉思了一下,跨前一步,低声说,哎呀,我也有愁哩,我最小的弟弟二十七岁了也没对象。他凭什么没对象呀?三中的语文老师,师大毕业,长相跟我很相似哩,我难看吗?即使不算俊,也不能算丑吧?杜凤母亲大义凛然地说,你丑?欧老师你一直是我们校第一美女嘛,你要丑,还有我们活的吗?欧丰芷头一仰,大笑,说,那我们攀个亲你看怎样?攀亲?杜凤母亲愣片刻,终于回过神来,说,你的意思是……噢,我得回去问问。杜凤母亲心里其实挺高兴的,但她按捺着,脸上分寸拿捏得很好。欧丰芷说,问吧问吧,我也回去问。不知道他们有没缘分哩。

母亲回家后就跟杜凤说了校长的老婆和小舅子。她当了一辈子中学教师,深谙这个职业的是非曲直,虽觉得偏四平八稳了些,但毕竟是天底下最旱涝保收的,而且三中是省一类重点校,收入少不了,行了,可以了,相当不错了。

杜凤却半天没吱声。她对自己的年纪其实也不免着急,周围的人一个接一个都找了男朋友,甚至结婚生子了,她比她们哪一个都不次,可是长到二十四岁,竟然还一直无人问津,真是奇了怪了。这时母亲做了一个决定,她手在空中用力一挥说,我看可以,就这么定了,先见一见面再说。见了面,看不上,再推掉也不迟。当然最好双方都看上,看上了多好啊,我们就是校长的亲戚了,好歹有个靠山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