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国家与社会的互动:美国大麻管制政策的源起


□ 张勇安

  摘 要:20世纪初,美国州与联邦政府介入和参与大麻管制之时,社会反对大麻的一致性已经确立。随着社会的文化机理与道德因素的变迁,公众对待大麻的态度开始发生变化,逐步制造出一种“道德恐慌”。大麻逐渐由社会问题的边缘向中心靠拢,问题中心化的结果聚合为社会一致性,这种一致性的确立不仅影响着大麻管制的起源,而且是政策强化与弱化的重要晴雨表。同时国家与社会都存有部分的“自我限制”,致使二者之间的互动并不完全同步或对等。但是,可以肯定,国家与社会之间的互动无疑是政策调整的基点,而国家与社会的和谐则成为政策制订与实施的归宿。
  关键词:美国;大麻管制;道德恐慌;社会一致性
  中图分类号:C913.8;K7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09)02-0129-10
  
  20世纪初,美国州与联邦政府介入和参与大麻管制(注:国际学界相关研究的评述可以参见张勇安《美国大麻政策史研究:文献的整理与批评》,《历史研究》2006年第1期,第157-169页。)之时,社会反对大麻的一致性已经确立。这种“社会一致性”(social consensus)源于文化、政治和社会的建构。首先,大麻娱乐性使用与新教伦理的冲突导致了大麻“妖魔化”意象的形成与确立。同期,墨西哥移民吸食大麻的习惯为美国社会固有的排外主义情结和种族主义话语下大麻形象的建构提供了借口;而另一股担心大麻成为新禁止的酒类饮品和麻醉品替代品的潜流与此相汇合,加上传媒的恶意宣传和煽动,逐渐形成了大麻、墨西哥人与犯罪“三位一体”的概念谱系,美国社会进入了“道德恐慌”(moral panic)期。社会文化机理(social culture fabric)的变迁,致使管制大麻成为州与联邦政府必然的政治选择。
  
  一、大麻意象的“妖魔化”
  
  1839年,欧肖内西(W.B.O'Shaughnessy)第一次将医用大麻介绍到西方医学界,讨论了大麻产品在东方的使用情况,揭示了这些药品不仅用于治疗目的,而且被用作娱乐和宗教目的(注:W.B.O'Shaughnessy,“On the Preparations of the Indian Hemp,or Gunjah”,in Tod H.Mikuriya ed.,Marijuana Medical Papers:1839-1972,Oakland,California:MediComp Press,1973,pp.3-30.)。其后,关于建议把大麻医用的文章不断出现,1840-1900年间,欧洲与美国的医学杂志共发表了100余篇关于大麻作为药品用于治疗的文章,建议把它作为开胃、舒肌、止痛、催眠和反惊厥剂(注:各国对于大麻有不同的称谓,北美和南美把墨西哥-印度产地的大麻称为marihuana ;英国使用Indian hemp ;中东地区使用的是hashish ;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称为“基弗”(kif);突尼斯称为“塔罗里”(takrouri);南非称为“达格”(dagga);印度使用bhang,charas 和manzoul;巴西称作maconha 和 djamba;土耳其称为“埃斯拉”(esrar)和manzoul。美国坊间流行的词汇包括:reefer,pot,grass,tea等。美国政府文件和法律条文中一般使用“marihuana”一词。参见:Harry Anslinger and William Tompkins,The Traffic in Narcotics,New York:Funk and Wagnalls,1953,p.18;魏玉芝主编:《毒品学》,群众出版社1999年版,第108页。)。
  大麻被作为药品适度使用之时,其在坊间的娱乐性使用所带来的不良反应同样受到了关注。贝亚德·泰勒(Bayard Taylor)(注:贝亚德·泰勒(Bayard Taylor,1825-1878),美国作家和旅行家,是第一位描述麻药对自己影响的美国人。他的两本著作:《中部非洲之旅》(1854年)和《撒拉逊人的国家或巴基斯坦、亚洲小国、西西里和西班牙素描》(1858年)描述了他的大麻体验,激起了美国读者的想象,并影响了其中的一部分人。Ernest L.Abel,A Marihuana Dictionary:Words,Terms,Events,and Persons Relating to Cannabis,Westport,Connecticut·London:Greenwood Press,1982,pp.99,63-64.),被誉为“美国的马可·波罗”,19世纪中叶,他的探险故事和对大麻体验的描述开始改变合法化时代大麻的形象(注:Dale H.Gieringer,“The Forgotten Origins of Cannabis Prohibition in California”,Contemporary Drug Problems,Vol.26,No.2 (Summer 1999),p.239.)。1854年,美国诗人约翰·惠蒂尔(John G.Whittier,1807-1892)出版了《反奴隶制诗集》,其中一篇短诗:《哈希什》(The Haschish)(注:诗中包括这样的内容: “Of all that Orient lands can vaunt; Of marvels with our own competing; The strangest is the Hashish plant; And what will follow on its eating.” Ernest L.Abel,A Marihuana Dictionary,p.110.)描述了麻药引起的幻觉和胡思乱想,这是第一篇记录关于以印度大麻提炼麻药的作品。三年后,菲茨·勒德洛(Fitz H.Ludlow) (注:菲茨·勒德洛(Fitz Hugh Ludlow,1836-1870),第一位撰写关于大麻长篇论著的美国作家,著有《大麻食用者》(1857年),他也是第一位用英语来写关于大麻著作的作家。)的《大麻食用者》(The Hasheesh-Eater)一书出版,该书凡25章,描述了许多关于大麻奇特影响的细节,成为当时美国人知道的最著名的关于大麻的书籍(注:Fitz Hugh Ludlow,The Hasheesh Eater:Being Passages from the Life of a Pythagorean,New York:Harper & Brothers Publishers,1857.该书多次再版,曾摘刊于:“Hasheesh and Hasheesh Eaters”,Harper's New Monthly Magazine,Vol.XVI,No.XCV (April.1858),pp.653-658; 关于该书的评论可参见:“Narcotics”,The North American Review,Vol.XCV,No.197 (Oct.,1862),pp.379-382.)。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