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傅天余(台湾)

  姐姐特地赶来,陪桑孟森一起办理结清住院费的手续。人很多,一楼大厅的收费柜台前队伍排得很长,终于轮到他们时,关于某项检查费该由病患自费负担或由健保给付的问题,他姐姐与收费小姐争执起来,双方各自坚持着,最后桑孟森不耐烦起来,提议打电话找保险业务员,确定父亲的寿险能给付后才解决。
  剩最后一件事,一切便结束了。
  结完账,他们默默走到电梯前,准备乘那半年来已进出无数回的电梯上八楼,到病房取走父亲的东西。
  在等姐姐来以前,桑孟森已经先把东西收拾好了,全塞进一个大纸袋里,搁在病床上。方才他想说提下去碍手碍脚,决定先放着,等办完手续再上来拿。原本以为只是一会儿,没想到耽搁这样久。他抬头看看墙上的钟,光是缴个钱,竟花了快一小时。
  一个女人匆匆推门进来,看见他们,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打招呼。女人四十出头,是隔壁床的家属,来照看丈夫。她的男人上周才住进来,听说是胃癌。
  床边堆着一大叠陪伴父亲时用来打发时间的八卦杂志,桑孟森拢拢齐,问隔壁床那女人要不要,不然就扔了。女人说好,伸手接过那沉甸甸的一摞,转身堆在自己那边的床头柜里,砰地发出一声闷响。
  你的苦日子还长呢,而我的已经结束了。桑孟森看着女人的背影,心中泛起一股真诚的怜悯。
  他低头瞪着空荡荡的病床,一瞬间陷入恍惚——一向都躺在那里的父亲不见了。与癌细胞缠斗了六个月,今天上午七点四十八分因为多重器官衰竭宣告不治。
  “这段日子多亏有你了,小弟。”站在身后的姐姐伸手按了按他的肩膀。
  桑孟森并未转过头看她。这时候才觉得我这不务正业的家伙还真有点好处吗?他在心底嘀咕。过去半年,他算是看透他们了。兄姐们各自摆明有工作孩子要忙,于是很快达成共识——桑孟森反正没结婚,写剧本的工作时间又自由,从各种角度考量,由他来照顾父亲最合适。
  桑孟森并非不满自己为何必须付出最多,他恨的是他们那样地顺理成章,似乎并不以为他必须为此做出任何牺牲。凭什么,我选择过的生活并不比你们的容易,桑孟森愤愤不平地想。
  哐当一声,他姐姐一脚踢到什么东西。
  “唉呀,这东西怎么会掉到床底下!”
  他姐姐蹲下来,伸长手,从床底摸出一只钢碗。
  沮丧的声音:“连炉子都有了啊,好像就要这样住下来,回不去了。”
  看着那只钢碗,桑孟森想起父亲说这话时的表情,心头仿佛被一根长而细的针戳进去。
  “你带回去吧。”姐姐边说边抽一张面纸,仔细擦拭钢碗沾上的灰尘。
  “扔了吧,我不要。”他说。
  “你怎么老是这么浪费!还好好的啊,你不要那我带回家用。”姐姐责备地看他一眼,珍惜地将那只钢碗放进手提包。
  桑孟森低头看着他姐姐。她一手撑住床沿,两腿岔开不雅地蹲在那里,努力张望床底下是否还有其他遗漏的东西。太紧的胸带捆住膘肥的身躯,背上绷出一个明显的胸带形状,多余的肉从肩带边缘难看地溢出来——完全是个家庭主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