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靠窗的客人


□ 朱国勤

我从厂里下岗后,筹了一点钱,在这条街上开了一家小餐厅。生意马马虎虎,维持家人的生活略有宽余,要想发财,一个字——难。
初冬的一个星期天的傍晚,下着凄冷的雨,店里同外面一样的冷清,只有一桌客人在吃火锅。透过玻璃窗看过去,有一个人站在窗子下避雨。我对服务员小刘说:“你出去跟那人说说,请他换个地方避雨,这玻璃上印着咱店的菜名呢。讲话时客气点。”
小刘正欲出门,那人却进来了。这是一个小伙子,身上的夹克衫已淋湿了一半,一只帆布包背在未被打湿的那只肩膀上。他径直坐到了那张靠窗的桌子边,小刘赶紧拿上菜单走过去。
“老板,那人说先不忙点菜,他要等一位朋友。”
我轻声道:“没事,反正没人,你给他沏杯茶,再端上一碟花生米,让他来了就不好意思走。”
那小伙子从包里取出纸笔,在桌子上写起东西来。小刘给他续水时瞟了一眼,他立即用手把纸盖上。
吃火锅的客人结账走了,我迷迷糊糊地趴在吧台上睡着了。
“老板,老板。”小刘把我推醒了。“老板,打烊吗?”我一看钟,九点半了,这是冬天哩。“当然了,收拾一下就下班吧。”
“可是,你看——”小刘提醒了我,我倒把那小伙子给忘了。“怎么,他等的人没来?”“嗯,他也一直没点菜。”“好吧,我去说,你去收拾一下吧。”
我走到那人身旁,他正痴痴地瞄着窗外。莫看我这边冷清,街对面可热闹呢,那是一家大型娱乐城,一二楼是游戏机房,三楼是迪士高,四五楼都是KTV包房。
我对他说:“先生,你还吃饭吗?”
他一愣神,“哦,对不起,我的朋友没来,我不吃了。”
我笑了笑,指着桌上的茶杯和空了的花生米碟,压着嗓子道:“你看这,我们是小本经营。”
他立刻在荷包掏了起来,找出一张五元的钞票递过来。“这样行吗?老板。”
我当然得客气一下,“这就不必了,你下次记得来照顾我的生意就行了。”
他仍旧坚持要给,我就自然地接过来了。他又问道:“老板,您是不是马上就要关店门了?”我答道:“还没有,做做清洁什么的,大概要个二十多分钟吧。”
“那好,我就再坐一会儿,等您关门时我就走,不碍您的事吧?”
“没关系,你坐吧,我再给你倒点水。”
七天过去了,又一个星期天的傍晚,外面雨雾迷蒙。这是一个多雨的城市,夏天动不动就大雨倾盆,冬天则绵绵细雨没完没了。
星期天的晚上是生意最差的时候,周一至周五,有附近几家公司的职员们来吃饭,周六和周日的上午,多是那些懒得做饭的三口之家来光顾,到了周日下午,人们似乎都猫在家里了。这会儿店里只有几个大约是在对面的游戏机房里玩了一整天的大学生,我无精打采地坐着,突然,门开了,又是上星期天的那个小伙子,今天他带了一把伞,身上没那么狼狈了。
“哟,来了,今天吃点什么?”我亲自上前招呼。
他淡淡地笑着:“老板,我还是先等一等朋友。”顿了一下,他又说:“不好意思,我的朋友经常会失约,要是像上次那样的话,我还是给您五块钱行吗?”
我愣了愣,便说:“行,没问题,你安心坐着吧。”我心想,一杯茶一碟花生米加起来也花不了一元钱,你要把我这儿当茶馆你就尽管请,反正这时辰也没客人跟你抢座。我喊道:“小刘,沏杯好茶,上一碟花生米。”
他依旧安坐在那靠窗的桌子边,摊开纸笔,又埋头写了起来。
从此每个星期天的晚上我都兼做一回茶馆老板,赚这五块钱。
门前大樟树的叶子返青了,浓密的树叶遮挡着火热的阳光,夏天来了。
夏天店里的生意要比冬天略好一些,不过夏天就得开空调,刨去电费,我仍旧只有那么一点利。
那小伙子如同收税员一样准时,每个星期天的傍晚就会出现,在那张靠窗的位置上消磨着时光。他总是一来就铺开纸笔写东西,有时写上两三个小时,有时则十几分钟就写完了,而后痴痴地看着窗外。
我们已经不问他什么了,因为他的朋友估计还在遥远的火星苦苦等待着返回地球的宇宙飞船呢。每当他一来,我们就马上把茶沏好,连同一碟炸得酥酥的花生米一同端给他,而后就不再打扰,让他一个人呆在那里干他那些一成不变的事情。
有一个星期天的傍晚,一对情侣来店里吃饭,占了那张靠窗的桌子。稍后,那小伙子来了,我安排他到另一张桌子,他对我说:“老板,我还是要坐那儿,您能不能安排一下?”我说:“哎呀,怕不好办吧,人家菜已经上桌了。”他说:“这样,我今天给您十块钱,您就帮帮忙,我真的太习惯坐在那里了。”我说:“那好,不过我只能试试看,人家要非不换,我也没办法。”
我对那对情侣说:“对不起二位,这张桌别人预订了的,您二位能不能换一下位置?”
那男的不高兴地说:“既然是别人订了的,你们为什么先让我们坐在这儿,现在我们正吃着,不想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