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抖抖抖(短篇小说)


□ 寻 歌

  赵正国是局里做报表的职员,因为会办事得到领导赏识。又因为脾气暴躁,连办公室主管都怕他,他还得了个“冲天雷”的外号。可是在一次饭局上的小小失误,使他添了一个啼笑皆非的毛病,并由此闹出了一系列笑话,使人忍俊不禁。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失误呢?

  茅台、五粮液、汾酒,都没有了。龙虾、螃蟹,甲鱼等等,也没有了。没有了好,没有了就踏实了。没有了那些美酒佳肴,就连食客们的食欲也都渐渐冰消瓦解了。局里的聚餐会到此时已经酒过三巡,只见此时桌上杯盘狼藉,参加聚餐会的人们借着酒劲儿猜拳行令,笑语喧哗,毫无顾忌。就连一向胆小的赵正国都放纵起来。他大口大口地往嘴里灌着可乐、雪碧,不时还要以饮料代酒与周围的领导们碰上一杯,说些拍马屁的祝酒词。在刚才那瓶高度酒的作用下,他的胆子似乎大了不少,平日里老是改不掉的爱发抖的毛病好像也在喝酒时痊愈了。

  赵正国以前不是一个胆小谨慎的人。他刚到局里工作的时候,身上也有一股年轻人不服输的劲头儿,做起事来也是敢作敢当的。由于会办事的缘故,得到领导的赏识。所以就连办公室主管偶尔都让他三分。与脾气暴躁的办公室主管比起来,赵正国的性格就沉稳多了,那时不要说有发抖的毛病,就算是和再大的领导说话的时候他都是一副“稳坐钓鱼台”的安稳样儿,绝无半分紧张和失态。不过他那慢条斯理的性格让办公室主管很是接受不了。就为这个原因,主管平时也没少跟他找茬儿,但这些都没用。这就好比主管性子急一样,他赵正国就是性子慢,这也是永远改不了的。可是有一回,主管仅仅因为一点小事就和赵正国较起真儿来。没想到一向好脾气的赵正国此刻倒是火气大了,他当着主管的面儿一拍桌子,大声喊道:“你总嫌我报表做得不好,那你来做做看啊!我告诉你,上次交表的时候,科长都说做得不错呢!你凭什么老是挑肥拣瘦的?实在不行我就辞职!”这话的意思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咱不信,死了张屠夫,就吃连毛猪了?赵正国发了一通儿脾气,主管当时就被吓住了,他料不到看似温和的赵正国居然敢发这么大的火儿,难道他上边有人?从那以后,他就再也不敢轻易得罪外和内刚的赵正国,赵正国还得了个“冲天雷”的外号。

  可是上天偏偏爱捉弄人。在一次局里的饭局上,赵正国跟一个胖子碰完杯喝完酒之后,又开玩笑地拍了胖子的肩膀一下。当时赵正国已经半醉了,这一下拍得着实不轻,胖子的身体不禁歪了一下,险些摔倒在椅子下面。旁边的一个人赶忙制止了他,说:“正国,别没轻没重的。你知道这是谁吗?这是咱局长的好朋友,市里的吕书记。你喝多了是怎么着?还不快给吕书记道歉!”听完这话,赵正国的酒当时就吓醒了一大半儿,他又是点头又是哈腰地给吕书记赔不是,不断地说自己黄汤灌多了,有眼不识阿尔卑斯山,千万请书记原谅。吕书记和刘局长看他确实是喝多了,倒也没计较。可是天生就有一项察言观色本领的赵正国还是从两位衣食父母的脸上看到了不悦的神色。他当时就吓傻了,从手到身上都不由自主地发起抖来。打那起,这发抖的毛病就一天没断过,尤其是看见上司或是遇到紧急事件的时候,更是抖得厉害。单位里那些曾经和他很要好的朋友也都有些看不起他了。他们闹不明白,昔日性格刚强的“冲天雷”,怎么突然就被浇灭了火儿呢?私下里,朋友们给赵正国编了个顺口溜,说他是“男人气概全没有,遇事就会抖抖抖”。现在朋友们再拿他取笑时,他都懒得还口了。连他自己也想不到,只是因了一次小小的失误,就使他莫名其妙地开始了倒霉的发抖,并从此添了这发抖的毛病。

  在这一次局里的聚餐会上,赵正国多喝了几杯茅台,五粮液,借着酒劲儿算是暂时“忘了”发抖,这倒真应了那句俗话——酒壮怂人胆。不过话说回来,这是局里的公款宴会,大家都抱有不吃白不吃的心理,所以就都拉下了脸皮、敞开了肚皮大吃大喝一通儿。可是这大吃大喝的名声传出去还真不怎么好听,于是局领导在每次聚餐前都对外宣称是开例会,并且也在例会上有板有眼地作作动员、谈谈工作。大家心里都明镜儿似的,这会上的讲话不过是作作姿态,会后宴席上的名烟名酒和山珍海味才是实实在在的。局里的职工们往往是散会后刚放下笔记本就冲进事先订好的餐厅,迫不及待地享受佳肴美酒,一个个早把领导在台上讲的话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大有一股“你尽情高谈阔论,我只管胡吃海塞”的磅礴气势。

  现在,赵正国在酒桌上经过一番“拼杀”,终于酒足饭饱了。他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往餐厅外走去。一个同事对他说:“正国,吃好了吗?你喝那么多酒还能走么,要不要我送送你?”赵正国大着舌头说:“我……没……没醉,已经吃好了。放心,只要桌上的东西还没有消灭,我就不……不找……饭馆的出口。”赵正国醉成这样还模仿苏联小说中的保尔?柯察金,他醉态可掬的样子让同事们好一阵哄堂大笑。

  赵正国来到餐厅外,找到了自己的摩托车。他拿出钥匙想把车开动,可是钥匙在锁眼儿里捅了半天却怎么也捅不进去。他把钥匙拿到眼前一看才知道,原来他拿的是钥匙坠,难怪捅不进去呢。“嗨,我真他妈笨,拿个破铁片子瞎捅什么呀?”赵正国自言自语地骂了一句。刚才的一阵着急让他出了一身汗,再经凉风一吹,他喝的酒全都涌到头上去了。

分享:
 
更多关于“抖抖抖(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