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清晨


□ 傅 翔

  早晨是伴着床头的阳光爬上来的,它就像是我的兄弟,悄悄地把手放在我脸上,或者就在床前静静地注视着我。是他那大大的眼睛里神奇的光芒把我催醒了。煦暖而金黄的阳光在冬天的清晨是何等快慰人心啊!
  被窝是热的,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是金黄色的,它爬到脸上时是痒的。多少个早晨,我就这样与它不期而遇,仿佛万古不变的约会,我用眼出神地与它对话。
  我静静地回想夜里发生的一切,那个似梦非梦的经历已经如烟消逝了,剩下的是被阳光弄醒前的那个梦。有时,它不是梦,倒像是刚刚发生的故事。我清楚地感到那一把一把的硬币散落在地的情形,它是从我饱胀的口袋里滚落出去的呀!我曾经花费了多少汹涌澎湃,多少喜出望外的心情去拾掇那遍地的硬币啊!我来不及细想了,我一骨碌翻身而起,把被窝掀了起来……
  多么失望与扫兴的时刻!一个子儿也没有,倒是吃剩的爆米花散落了一床。心有不甘,便把草席也翻开来看,仍然没有,倒是一把纸折的手枪被找到了,当时可是找了许久也没有找着的。这是一把驳壳枪,或者是一把双管的“勃朗宁式”手枪。我曾经多么用心去做啊,做得又是何等精巧,就连那个做客的叔叔也把它夸奖了一通呢!
  我的注意力就这样悄悄地转移了,那些硬币的发财梦曾经多么可笑地欺骗过我啊!想如今的小孩,一天到晚都有足够的零用钱了,他们还会做这样离奇的梦吗?
  有时,我也做“丁丁开飞机”那样的梦。睁开眼时,脑海里仍然翻滚着蜻蜓般轻盈的飞机。我没见过飞机,只见过蜻蜓与飞鸟。那盘旋在高空的鹞鹰就是我心目中最好的飞机模型了。也有偶然幸运的时刻,晴空中会突然响起闷雷般持续的声音。于是,在一大群小孩的大叫大喊中,我抬头看到了那比巴掌还小的闪着银光的像“个”字的飞机。它不像鹞鹰那样轻盈地盘旋,倒像一支白粉笔在黑板上直直地划了一线。它从左边山头出现,划过头顶,消失在右边的山头。显然,它远远不如鹞鹰那样让我们感到可亲可近,它停留在我们眼前的时间太短了。
  梦境总是很美的,特别是在幼稚的儿童心里,每一件小事都足以让我回味无穷。它就是这样伴着我走过了每一个充满阳光的清晨。我睁着不想看东西的眼睛,出神入化地思前想后。我不用为上学担心,不用像哥哥那样慌慌张张、脸带愁容地起床,也不用像弟弟一样又哭又叫。
  我仍旧静静地躺着,看着透过蚊帐的阳光渐渐爬到床下。床头已不再刺眼,却留有阳光的余温。床栏上那两条肥大的金鱼好像活的一样游了起来,而两侧古董花瓶里的牡丹也仿佛受到了阳光雨露的滋润,变得鲜艳了。我睁着明亮的眼睛,看着这老式的带着传统工艺的木床遐想非非。我并不是懒床,因为懒床的人是闭着眼睛的。我是如此心安理得地躺在床上,只等奶奶做完事主动出现在我床前。
  奶奶终于过来了,似乎还唠叨着什么呢,“这些懒惰鬼。还不爬起来……都什么时节了?”“该爬起来啦,该爬起来啦,是什么时节了,太阳都照屁股啦!”她一边说着,一边就把我们拉起来。有时,我们是两三个人睡在一起的,这个拉起来,那个又躺回去。特别是下霜的冬天,多冷啊!小家伙们都窝在床上不肯起来呢。有时,我们是特意逗她的,都躲到床里头她够不着的角落睡下了。这时,她便气愤愤地出去了,“好,好,让你们睡,我去拿支牛鞭子来”。很快,她手里便颤巍巍地拿着一支细细的树枝站在我们面前,而我们也早已齐刷刷地站在床上各穿各的衣服了,心里却还偷偷地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