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重走江南大堤


□ 郑寿安

  又一次去走江南大堤。
  不知为什么,我对江南大堤总是怀着浓厚的兴趣,甚至情有独钟。它像生命历程中不可断码和或缺的一段篇章。或许,是因了在这里我走过了少年岁月和经历了朦胧爱情的缘故。
  我所走的江南大堤不过五里长,是江南大堤其中的一段。然而,却是其中风景最美的一段。大堤不算高,大约高出周遭十多米,站立其上,四面来风,无遮无拦,视野开阔。堤内万顷良田,堤外一江碧水。春天,田野锦绣,油菜金黄;夏天,知了声声,荔枝正红;秋天,稻浪滚滚,金风送爽;冬天,水气氤氲,寒林肃穆。朝晖夕阴,春云秋雾,四时变幻,万千仪态,久看不厌,好一派田园风光。行走其上,吟着“何似浣纱溪畔住,绿阴相间两三家”、“屏山掩梦不多时,斜风雨细江南岸”,犹如踩在一首首唐诗宋词的韵律上,令人不禁心旌摇荡。畅开胸襟,吸一口气,或许便有田野江水泥土的气味。那滋味甘甜鲜醇独特,历久难忘。我知道,一处山水能以自己的神韵净化人的灵魂,安定人的心绪,启迪人生哲理,使人思想升华,教人回归本真,就是这山这水的魅力所在,就是它给人的恩惠了,就是它对人的洗礼了。江南大堤,确实给我这般享受,这般愉悦,这般陶醉。它就像王维的辋川山庄、苏东坡的大江赤壁、夏丏尊的白马湖、朱自清的月下荷塘、刘白羽的九曲武夷一样,让人魂牵梦绕。因此,我这个当年仅十岁的农村小孩,考上县城实验小学高小,早晚两次迈着一双幼稚的脚步往返大堤之上,也不觉路途遥远。恰恰相反,一踏上大堤,如入画境,心情感到无比舒畅,脚步也更加轻快。一路行来一路歌,大堤在我心中就是一首没有休止符的乐章。
  我所走的江南大堤呈弓形。鳌江在它脚下划出一道柔美的弧线,转眼间飞身向东穿山夺隘而去。每当凌晨,我穿越田间小道跨上大堤,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如练的江水。江水清澈得可爱,看得见河床里橙色的沙子和水中成群的游鱼,没有凶险的水窝,也没有震耳的吼声,只是悄悄地流,静静地淌。偶尔腾起的浪花,如跳跃的珍珠,嬉闹于江面之上,俄顷即消失于水流之中。此时此刻,江水柔顺得像绵羊。江水清凉与静柔、温存与妩媚相交织,世间一切自然美的形式中,恐怕只有这江水才如此尽情尽性了。早间,是江上来往船只最繁忙的时刻,城关下水门是它们装卸货物船坞码头。我用眼极力寻找那艘竹篷船,船尾是一位掌舵的老汉,船头撑篙的女孩年纪与我相仿。大概他们是祖孙两代人生活在“连家船”上,在江上跑运输的。不一会儿,这艘竹篷船准时出现在我的眼前。船上的阿妹停一停篙向我挥挥手,我同样向她招手致意。这时,我看清她那秀丽的脸庞,盈盈笑出两个深深的酒窝,双目含情脉脉,秋波暗送。她窈窕婀娜,温存纯真,轻柔文静,水灵清秀,妩媚得叫人步不出那份迷醉。我们虽然是萍水相逢,素不相识,彼此都叫不上名字,而且总是水陆相向而行,相逢难有机缘。然而就依这江这水传递着相互的爱慕与喜欢。可是,流水无情,不容我和她作太多的停留,便拥着她和她的船只飘然离去,远处传来了她清亮悠扬的渔歌声。于是,鳌江似乎流荡着一江甜甜的歌了。我一边聆听着那迷人的渔歌,一边依然背着书包赶我的路。从此,静静的江水,默默的大堤,蕴含着我心中无人知晓的秘密。多少年后,每当想起这一幕,美得让人难以名状,难以着墨。无论那时还是现在,无论梦里还是现实,我都相信,江水也如名曲,能销魂铄骨;江水也如利剑,能刻骨铭心。江水,永远是一张诗笺。
  我所走的江南大堤,有它清晰面容,也有它朦胧画面。清晰时,显出它的壮美;朦胧时,不失它的空灵。特别是隆冬早上,江面上升腾起白茫茫浓雾,这时那江那水那堤那过往船只,都笼罩在浓雾之中。飞烟走絮,烟波浩渺,世界一片混沌。江飘浮起来了。船飘浮起来了。岸边的树林飘浮起来了。沉沉的大堤飘浮起来了。天也飘浮起来了。这时,唯有我和我脚下那块地成了宇宙之孤岛,苍穹之中心。这大雾妙哉,如甘霖滋润万物,如水墨濡染江山,使一切朦胧、隐约、清幽,使一切产生了古朴、苍野、动感。可是,每天迎迓我的那位可爱的渔家少女在哪儿呢?我情不自禁地朝着江面大喊一声——“喂”,没想到,回应的是,浓雾深处传来了熟悉的渔歌声。半个世纪过去了。沧海横流,大地桑田,时过境迁,大堤故我,尽管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每一种自然力都在大堤身上刻下深深的印记,磨砺着、雕塑着它的性格,然而,我对它的感情与思念,与日俱增。
  
  责任编辑 贾秀莉 林芝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