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冤枉一个好人 不放走一个坏人!”(点评)


□ 白连春

  本期向朋友们推荐的小说《泰山重》的作者张乐群,“出身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教师。父亲是解放前的大学毕业生,国学底子好,解放后任中学语文教师。由于他解放前任过三年伪职员,‘文化大革命’中受到了致命的冲击,被打成‘黑帮’而强制劳动改造,因脑溢血发作突然逝世。”这一段文字,我摘录自张乐群的自白。

  类似这一段文字讲述的故事,曾经在中国大地到处发生。我们很多人的父母辈或祖父母辈都遭到过冲击。“文化大革命”,那是一个冤枉好人放走坏人的时代。现在,我们亲爱的祖国要把这样一个错误的时代改正过来,成为一个“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走一个坏人”的时代。然而,在纷繁复杂的现实生活中,好人和坏人是不容易区别的,因为任何一个好人他的脸上不写着我是好人,任何一个坏人他的脸上也不写着我是坏人。正如张乐群的小说《泰山重》里讲述的故事,即使是地主也不一定是坏人,即使是贫下中农的代表也不一定全是好人。在小说《泰山重》里,地主李福贵率先背了扮桶来到禾场里,地主老婆李天龙的娘也用小箩筐挑了一运谷。就连不满五岁的地主儿子李天龙,也抱着一大抱几乎与他身子等高的稻穗,跌跌撞撞地朝着禾场上奔来。这一处细节描写给我的印象很深。还有就是“李福贵到灶房里来盛饭,连忙把潲桶里的饭捞起来,放在鼻子边闻了闻,皱了皱眉头后还是把饭放到了自己的碗里,端到桌子上默默地吃,一张脸青青的,像铁板一块。”这一处细节描写,说的是地主吃已经馊了又被贫下中农倒进了潲桶里的剩饭。读到这里,我的眼睛噙上了泪水。

  在那样一个颠倒黑白好坏不分的岁月,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都已经发生过了。

  但愿冤枉好人放走坏人的时代,就这样一去不返,永不回来。

  现在,我要说说本期向朋友推荐的小说《泰山重》。正如小说里的故事所讲述的,坏人和我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说不定,坏人就是我们的亲人,就是我们自己。谁敢保证自己一分一秒都没有坏过?你敢?我不敢。

  在小说《泰山重》里,早年的地主儿子李天龙,如今的农民李天龙,显然是一个好人。村支书王得志,早年的贫下中农显然是一个坏人。

  小说取名《泰山重》,意思是说(按我个人的理解)农民的利益比泰山重。作者张乐群在小说的最后说:“稳定压倒一切,稳定重于泰山!感觉到肩上好像承载着一份神圣的责任。这份责任好重好重,就像泰山一样。”不管我们把泰山比喻成什么,意思都大同小异。

  幸好,在小说里,这个坏人不是乡党委书记,只是一个村支书,假如这个坏人是更高一级甚至更高几级的官员,人民的利益受到的伤害就更大、更严重、更无法弥补了。在小说里,即使一个村支书坏,农民的利益都得不到保障。可见,无论在哪个国家,好官远比好人迫切和重要。因为只有好官才“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走一个坏人!”

  愿我们亲爱的祖国,像乡党委书记陆红梅和县政法委书记张志坚这样的好官越来越多,愿我们亲爱的祖国像村支书王得志这样的坏官越来越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不冤枉一个好人 不放走一个坏人!”(点评)”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