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兰花指


□ 高薇

  到水屯湾看戏的人,多半是为了看演小铁梅的玉苗。

  玉苗是从溪水湾嫁过来的,溪水湾就在小河的对岸,长年流淌的小河水清冽冽的,将两岸的姑娘滋润得个个水洗了一样。可玉苗的漂亮和别的姑娘不一样,那就是农村里说的洋气:村里人都说玉苗的洋气是天生的,别人学不来的,所以溪水湾的白毛女一直是由玉苗来演的。

  那时候,乡村里娱乐活动少,各村里演戏、看戏是冬季里最好的休闲娱乐方式。各村有各村的拿手戏,溪水湾的拿手戏是《白毛女》,而水屯湾的是《红灯记》。玉苗嫁过来不久,原来扮小铁梅的就出嫁了,玉苗自然而然地进了村里的戏班子。

  玉苗的丈夫高友朋,是个忠厚老实的后生,在十几里外的村子里教书,不常回家,玉苗有时候就觉得心里空,空得像要飘起来一样。于是玉苗就使劲地收拾家里,里里外外收拾得明镜一般,这在那时的农村里是很少见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喜欢往这里跑,还有几个喊嫂子的年轻后生也整天跟着瞎凑热闹。

  冬来了,很闲,正是村里排戏的好时候。

  排戏的地点在大队部,那天晚上,天特别冷,从门缝和窗棂间钻进来的风,直往人身上吹,小刀子样一割一割的,可大家的心被排练的热闹暖得热乎乎的,每人怀里像揣了个小火炉。玉苗的脸红红的,一说话嘴里吐出呼呼的白气,扮鸠山的论起来玉苗得喊他“表叔”,他今晚一直替别人拉胡琴,别人的心里热可他的手冻得难受,就老是跑调,他扭过头说:“玉苗,今天就到这里吧!”

  “再练一会吧,听我唱唱这一句,看看新加的动作咋样?”玉苗的小胸脯一挺小腹使劲一收,行云流水般的唱段便在屋里绕开了:“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没有大事不登门……这里的奥妙,噢,我也能猜出几分……”唱到最后时只见她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捏成漂亮的兰花状,随着唱腔的起起落落那兰花便举过了右肩头,接着又向外轻轻翻转,划了一个圆弧,最后再慢慢地贴在胸间。

  “好,好!”几个毛头小子在一边齐声呐喊,玉苗到哪村演戏这伙人就跟到哪村,别说,还真有点像专门捧角的。

  “好,好!”一堆奶着孩子的女人也腾出一只手往半空中一举一举的,激动得恨不能要跳上去一试手脚,怀里的孩子被娘们喊醒了,抬起眼吧嗒着嘴唇。

  “嫂子,原来这动作不这样的呢!”胖胖的“李奶奶”瞪大了眼睛望着玉苗。

  “原先还不是人想出的,现在这样不好吗?”玉苗微微一笑。

  “嗯,也挺好的,嫂子怎样也好看呢!”“李奶奶”伸了伸舌头,做个鬼脸。

  人们都说,玉苗的兰花指真漂亮,很多人从外村也赶了来,就想看看漂亮的玉苗,就想看看玉苗漂亮的兰花指。

  整个冬天,水屯湾演出《红灯记》时,那露天的大场院场场爆满,人们说玉苗身段好,腰是腰胯是胯的,那纤纤玉手捏拿的兰花指像模像样的,给英气的小铁梅更增了几分妩媚。可是,人们又埋怨,玉苗总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有时候做出兰花指动作,有时候却又看不到。

  春节过后,也是看戏演戏的好时候,玉苗到哪里演戏,几个年青后生就跟到哪里,一个劲地起哄瞎捧。

  不久,水屯湾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有一天夜晚,突然回到家的玉苗男人,将玉苗和一个长着一头卷毛的年青后生堵在了自家房里,那个黑得层层卷卷、杂杂乱乱的夜晚,玉苗家院子里像炸开了花。

  玉苗当夜就被男人赶出了家门,接着就进了男人抓住的那个后生家。

  夏天过后,玉苗生下了一个胖胖的儿子,没一点像玉苗,生来就长了一头卷毛。

  生了孩子的玉苗依然漂亮,但不再演戏,大家说,没有玉苗的《红灯记》看着没啥意思。过了几年,漂亮的玉苗又被请了出来,玉苗依然演小铁梅,但是,却再也不捏那兰花指了。

  实习编辑/苏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兰花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