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采风流今尚存:叶喆民教授谈书法艺术


□ 苏 滨

【编者按】叶民,字丹枫,1924年生于北京,满族人,北京大学文学院毕业。曾先后师从罗复堪、溥心畲、徐悲鸿三位先生学习书画,同时从父叶麟趾教授学习陶瓷,并得到陈万里、孙瀛洲二位先生的指导,在故宫从事陶瓷研究,兼及书画。20世纪80年代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兼在中央美术学院、北京大学等院校讲授陶瓷史及书法史课。曾赴英、美、日、意、印尼、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大学讲演,并多次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及大型书法展览,部分论文编入专辑,多幅书法作品为海外博物馆所收藏。由于古瓷、书法造诣精深,二十年前叶民先生被国家民委评选为“民族优秀艺术家”,并曾受聘为北京中国书画研究社(社长张伯驹、肖牢)顾问。现为故宫博物院特聘研究员,首都师范大学特聘教授。然而遗憾的是,或许因为他古瓷研究成就斐然夺目,或许因为传统书道式微久矣……叶民教授的书法造诣,一直鲜为世人所知。在国祚昌盛的21世纪,为使书学真知得以传承发扬,有益于中华文化的伟大复兴,本刊特此登载叶民先生专访录,希望能对书法研习者有所启发和补益。

苏滨:在中国书法史上,善书者多不胜数,其中善书而为诗名所掩者有之,为文名所掩者亦有之。与这种情况相似的是,您在陶瓷方面的学问闻名遐迩,但您在书法方面却没有那么大的名气,可以说是为陶瓷研究之名所掩。因此,请您先谈一下您研习书法的历程如何?
叶民:清人华翼纶《画说》里有一番耐人寻味的话:“俗士眼必俗,断不可与论画。世间能画者寥寥,故知画者少,但以自娱可耳。必为求知于世,是执途人而告之也。且画本一艺耳,人即不知何害?”他这番议论也同样可看作是对书法的见解。既然“求知于世,执途人而告之”为不可,“唯恐人之不已知”更大可不必。其实,古人工书者,多埋没不传。比如说,唐代诗人多有擅长书法而为诗名、文名所掩者,李白、杜甫、白居易、杜牧、韩愈、柳宗元……无不如此。我虽不能与他们相提并论,但就个人情况而言,那些听说过我的人,确实多半只知道我是搞古陶瓷研究的。我今已八十二岁,在我所经历的岁月中,陶瓷研究其实只占一半多的时间,而书法研习则占了大半辈子。我自幼酷爱书法,后来又先后师从罗复堪、溥心畲、徐悲鸿三位先生学习,数十年如一日,临池不辍,从未懈怠。晚年以后,则以读帖、写作为主。我习书法,最初从唐人楷书、行书入手,然后才直攀魏、晋、南北朝真书,追踪秦篆、汉隶与章草,参以宋人、明人草书。但我天资有限、眼高手低,不敢妄自称“家”。

苏滨:您是何时拜罗复堪先生为师的?作为您一生中最重要的老师之一,他给您留下了哪些难以磨灭的印象?
叶民:我最初从罗先生学习书法,正当十六岁的青春少年,而先生那时已是六十五岁的龙钟老人了。那时,罗先生在北京大学文学院任书法教师。他那博学多识、诲人不倦的高尚品质与严肃认真、循循善诱的教学态度,乃至刚正不阿、洁身自好的处世作风,迄今犹使我难以忘怀。追思往事,如烟似幻,但老师的音容仍历历在目。回想第一次拜见罗先生,适值我刚刚迈进大学门槛。由于我在中小学读书时即酷爱书法,临摹颜、柳字帖略有基础,所以特意拿了一张自鸣得意的临清人王文治(梦楼)书《王太夫人寿序》的习字请先生评阅。那时少年浅学、狂妄无知,原以为将会当众受到赞赏,不料竟被先生驳斥一番。他援引前人的评论指出了王文治的书法姿媚有余而雄厚不足,要我改习他们(米芾、赵孟、董其昌、王文治等)的祖师爷李邕(北海)的书法。并且为我讲述了“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的治学道理。这是我一生难忘的收获,也成为我以后用来教育学生的重要理论根据。如此一连三载每日用功临摹,终于从中悟得了董其昌所谓“香象渡河”的结体和运用中锋的笔法。还记得那时先生乘坐自用人力车,每次来校授课我都恭候在楼门外将他搀到三楼上,稍息片刻即行开讲。或者朗读《书法论略》并加以解释,或者批改学生作业,高兴时偶然为我临写王献之《洛神赋》、唐太宗《温泉铭》,或自书章草集句等以作示范。这些片纸只字,在我看来有如零金碎玉一般,迄今仍然妥善保存,未曾散失。先生逝世后我已渐步入中年,有一次偶然翻阅《欧阳文忠集》,在“试笔”章内见有“李邕书”一节,其中写道:“余始得李邕书,不甚好之。然疑邕以书自名,必有深趣。及看之久,遂为他书少及者。得之最晚,好之尤笃。譬犹结交,其始也难,则其合也必久”。读之再三,联想自己当初改学李书的经过和心情,不意竟与古人暗合。故此,愈加深刻体会到罗老师指导有方,发人深省。

苏滨:据我了解,如今已经很少有人知道罗复堪先生。您能否进一步谈谈其人其书?
叶民:罗复堪先生是老北京的“四大书家”之一,说起罗复堪先生以及宝熙、邵章、张伯英,凡是艺林中的耄耋老者,多已久闻其名。其中,独擅“章草”的就是罗复堪先生。先生名,字子燮,号照岩,敷庵、复庵,又号复堪(一作戡),别署褐蒙老人,广东顺德人,为罗瘿公先生从弟,康有为先生弟子。他曾就读于广雅书院,京师大学堂译学馆毕业。他十二岁开始习欧体书,十五岁进功颜字,十八岁后潜心临习汉魏碑及各家草书,终能以章草享誉书坛,被誉为“现代章草第一人”。早年北京出版的《艺林月刊》、《艺林旬刊》刊名常为其所题,并曾鬻书手厂肆,人获其字莫不珍藏。民国初年雕刻有孙中山像的银圆上的“壹圆”二字,即出于先生手笔。先生晚年曾在国立北平艺专及北京大学文学院执教书法,解放后受聘为首批中央文史馆员。那时他左臂病残不能伸直,犹每日作书不辍,直至八十三岁逝世,其间七十年从未间断。先生擅书之外亦精于绘事,然不轻易示人。我曾见先生所作花卉,上追徐青藤、陈白阳,画中有书,清爽脱俗。先生尤其长于诗文,著有《三山诗存》、《三山学诗浅说》、《唐牒楼金石题跋》、《晚晦堂帖见》、《羯蒙老人随笔》、《书法论略》以及《论书示门人六十首》等多种。当初我所抄录的《论书示门人六十首》,便是照先生手书原稿精心摹写,力求形神俱似,并曾返借与先生后人发表在香港《书谱》(总69、70期)内,得以裨益海内外学界。细看罗复堪先生的书法,笔力瘦硬而苍润有余,结体俊拔而古雅无比,好似铁画银勾、苍松翠柏;又如清癯高士、骨鲠学究;令人始望之而裹足,继而肃然起敬,终将五体投地,亦如欧阳修之学李邕书法一般。我自忖从师学书十五载,年逾八十犹未辍临池,但是对比先生中年之作仍有愧色。因知书法之道于功力外,天赋与文化修养缺一不可。这里不妨引先生《论书诗》一首为证:
分享:
 
摘自:装饰 2005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