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鹿鹿是条狗


□ 康志刚

●康志刚

  秀贞洗漱好去厨房做早餐时,很意外地在餐厅瞥见了那只皮包,她问爱民:“你怎么把我的包放餐桌上了?”

  爱民一边往卫生间走,一边说:“没有呀,我没记得。”

  秀贞怔在了那里,自言自语道:“我也没动它呀,它怎么就跑餐桌上了?真是稀罕!”

  爱民从卫生间出来,和秀贞开玩笑:“你说,咱谁也没动它,它肯定是长翅膀了。”心里却想,你一天到晚丢三落四的,不是你干的还能是谁呢?秀贞的记性开始大幅度减退还是在她退休之后,有时手里明明拿着电视遥控,却还在客厅里四处寻找。做好饭后还时常忘记关煤气,幸亏都被爱民发现了。

  秀贞呢,她也知道自己有这个毛病。这几天,爱民的姐姐姐夫住在家里,因为忙乱她愈加健忘了。和平时一样,每天上午十点钟她都要出去买菜,回来后总是把皮包放到客厅沙发或玄关上,因为成了她的下意识,就不再经过大脑。

  爱民的姐姐姐夫也都起来了,随着新的一天的降临,家里顿时热闹起来。从厨房传来高压锅咝咝的放气声,秀贞又赶过去将火调到最小。早餐是八宝粥,用高压锅煮无须多长时间。从厨房出来,秀贞问爱民的姐姐:“姐,你往餐桌上放我包了没有?”问过了,又感到有些不妥。果然姐姐有些发愣:“没有呀,我哪动过你的包?”秀贞赶忙改口:“姐,我是说,你见我往餐厅放包了没有?”姐姐摇头:“没有,我记得你的包就在沙发上放着。昨晚吃饭时,餐桌上不是还没有包吗?”

  正要去外面散步的爱民在门口停住了,他回过头,目光里露出一丝警觉。“哎呀,是不是失盗了?”边说,边疾步往餐厅赶去。秀贞也跟了过去,一把拿起皮包,迅速打开,里面却是空的。

  莫非,昨晚真的失盗了?秀贞不由得皱起眉头,一脸惊悚。

  “秀贞,包里放钱了没有?”姐姐急切地问。

  却将秀贞问住了。包里究竟有没有钱呢?如果有,又有多少?她回忆着昨天出去买菜的每一个细节。因为每一天都差不多,大同小异,同一个细节往往就记错了。昨天的记成了前天,前天的也许记成了大前天,像一堆难以依照时间顺序排列的老照片。然而有一点却明白无误,就是每一次她皮包里总不会是空的,总会剩下一些钱,几百元几十元不等,抑或是一堆毛票。哪有一分不剩的时候呢?

  没错,的确失盗了。秀贞感到脊背发凉,一丝冷气在那里游走。

  四个人就在厨房里面面相觑。

  爱民的姐姐突然提出了质疑:“不大可能吧,怎么可能呢?家里这么多人呢,只要有点动静哪有听不到的?”

  秀贞觉得这话非常有道理,马上附和:“对呀,即便咱们听不到动静,还有‘鹿鹿’呢。如果真的半夜有人进屋来,鹿鹿怎么能不报告呢?”没错,鹿鹿的听觉就像一架异常灵敏的雷达,每当有人从门口经过,它都要竖起两只尖尖的耳朵,警惕地分辨着声音的去向。只要脚步声在门口停住,它立马向主人报信。汪汪汪,汪汪汪,那清脆而急促的叫声呵,让秀贞和爱民心里是那么欢喜而又踏实。“哼,家里没失盗,一场虚惊。”秀贞说。她说得十分肯定,她有十二分的把握,因为她相信她的鹿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